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0章 靖王动心

第320章 靖王动心

  靖王宗宇根本不缺女人,但是多一个也不多,她又不是养不起,至少眼前的这个顾宛娘,会让他觉得他可以作为一个女人的天,一个女人的地。

  甘心卑微地跪在他脚边求他收留的女人,顾宛娘还是第一个,顾宛娘的性格确实不错,至少不多话,也沉闷,性格不喜欢争抢的那种。

  不像现在自己府上的那些个夫人,各个都是表面伺候他伺候得好好的,私下却绞尽脑汁地明争暗斗,想方设法争夺自己更多的财产。

  偏偏他也不能斥责得太过分,毕竟以后都是需要那些个女人的娘家帮自己成就大事儿。

  从来没有哪一个女人他可以放心宠爱,甚至不需要想太多阴谋,可以伴他而眠的。

  顾宛娘出身卑微,娘家无权无势,攀上自己只会一心一意服侍自己,稳固他们的荣华富贵,不会与他起二心。

  加上自己若是成为顾清风的亲戚,好好提拔顾清风为自己所用,可比现在府里的夫人们的哥哥弟弟强多了。

  找他们商量什么事儿还要讨价还价,而顾家和她,除了依附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根本就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资本。

  顾宛娘看着靖王宗宇蹙眉,以为他不会答应了,遂小声地把额头抵在他的膝盖上,委屈地哭了起来,哽咽地道,

  “殿下,哪怕是让宛娘进府,做个打杂的丫头也好,宛娘不可能再嫁人了。

  虽然跟了殿下是宛娘的荣幸,可有哪个男人能接受宛娘非完璧之身,还愿待宛娘如珠如宝呢?

  宛娘不想让爹娘蒙羞,虽然宛娘觉得能伺候殿下是无上的荣耀,可别人不会这样想宛娘。

  殿下,人心的成见就像座大山一样,宛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为家人移山,殿下,求你收留宛娘吧!……”。

  顾宛娘虽然哭得伤心,也是真的伤心,若是靖王收留她,以后她就真正与百里尊无缘了。

  可若能为百里尊做点什么,她也是心甘情愿的,爱一个人,不是只有一种方式,被利用为他谋利,就是顾宛娘心悦百里尊的方式,哪怕苦,她也甘之如饴。

  但心里还是有一丝丝弱弱的期盼,靖王殿下不要答应,这样,她就可以身心完完整整地爱着心目中的他了,哪怕他们没有可能,哪怕她一辈子都不会让他知道。

  靖王宗宇看着顾宛娘哭得可怜,又在心里思量了一番顾家的利用价值。

  顾清风能被百里尊提拔,想必是有点本事的,就是缺少晋升的机会,毕竟百里尊不是个喜欢乱用人的人,他用人的要求极高。

  好吧,不就府上多双筷子的事儿,这一回,他赌,他相信百里尊看人的眼光,虽然很不服气,但没办法,百里尊的实力他还是要承认的。

  就是有这样强的对手,他的大业铺路上,这才艰难并快乐着,一关关地去攻克,不然早实现抱负了。

  不过这样也会让他自己觉得,自己也是个很强悍的男人,不似自己这病体残躯。

  靖王宗宇心里做完衡量,伸手挑起顾宛娘的下巴,迟疑地问道,

  “本王当初,并非有意冒犯你,事儿后也言明会对宛娘负责,可宛娘,你心里还住着别的男人,本王虽病体残躯,但不至于要一个心里还住着别的男人的女人。”。

  靖王是认真的,他就是想看看顾宛娘的心意,他十分相信,女人爱一个男人,和成为另一个男人的女人的转变。

  因为心中在爱一个人,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之前,男神在心目中是无法撼动的。

  可某一天,发现自己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与别的人有了夫妻之实之后,慢慢就会向着自己的男人了。

  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医者曾说,女人在变成某个男人的女人之后,身心都会有归宿感,慢慢会忘掉曾经心中的执念,跟着真正属于自己的男人生活,相夫教子。

  自己的母妃就是个例子,小时候听母妃聊及年轻时的青梅竹马,被逼嫁给自己的父王时,成婚之前都是伤心欲绝的,但是为了家族利益她忍。

  后来,他的出生和父王的宠爱,让她心甘情愿付出一切,虽没忘掉自己年轻时的心上人,但两人相见时,已经像平常朋友一样,各有各的家室,能相互真诚祝福。

  母妃与他的相处,一直都像好朋友似的各种谈心,教他许多,母亲教他的东西,靖王宗宇自然是记在心里,并记得很好的。

  现在,这个归属感,他想给顾宛娘,哪怕他没有那么喜欢现在跪在自己脚边,匍匐在自己的膝盖上哭的女孩。

  但脑海里的学识和判断告诉自己,这个女孩会爱自己,将会一心一意为自己付出。

  百里尊那么优秀,顾宛娘喜欢他正常不过,府上的两三位夫人,没嫁自己之前,还不是被百里尊的盛世美颜迷得七荤八素的。

  优秀的人,谁不喜欢呢?毕竟那么盛大耀眼的光芒,不是瞎子的都能感受得到。

  他现在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看看顾宛娘能怎么回答他,心中放下了百里尊几分而已。

  男神是男神,男人是男人,很多时候,男人会比男神重要,因为触手可及,而男神,永远都是得不到的男人。

  他不甘心被百里尊压矮一截,但南楚的所有男人,不都一直被他压矮一截吗?

  之前他休了南宫弄阳,自己还曾想捡他不要的女人来利用呢。

  革命未成功之前,日子过得实在艰难,等革命成功之后,所有一切好的,都是他的,他,能忍!

  顾宛娘听到靖王这么认真一问,有些激动,尽量停止了哽咽,迟疑地道,

  “殿下!宛娘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喜欢宰相大人,可宛娘现在是你的人了,你才是宛娘的天,宛娘的地!你让宛娘怎么办?”。

  顾宛娘当时只说有喜欢的人,没告诉百里尊们喜欢的是谁,但也不影响教她这段话。

  靖王宗宇面对顾宛娘的回答很满意,但表面上不透露分毫,果然,男神是男神,男人是男人,他说对了。

  于是,靖王殿下绕有兴致地道,“宛娘,发个誓来!”

  顾宛娘愣住了,吸了吸鼻子,懵懵地看着靖王,弱弱地问,“殿下,宛娘是有机会,进府打杂,做洒扫丫头了吗?”

  靖王看着这单纯,脑子迟钝的女孩,瞬间就笑了,伸手扶她起来,顾宛娘跪太久,腿脚发麻,一个酿跄没站稳,跌到了靖王的怀里。

  顾宛娘害怕又害羞地看着靖王,连呼吸都下意识地弱了几分,不太敢呼吸了。

  这一招,自然也是百里尊让人教她的,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学着这么取悦男人。

  有个好的表演老师还是好,稍稍一指点,废材演的戏也能看的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