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2章 清晨出城

第322章 清晨出城

  几日后,迎来了孔院长的头七,虽然天很冷,雪路不好走,但百里夫妇还是起了个大早,赶着去送孔院长最后一程。

  宰相大人都去了,很多出自星辰学院的学子听到这个消息,也纷纷赶了过来,表一表心意。

  哪怕和孔院长没多少交情,甚至只是在星辰完成过学业的校友,为了能与宰相大人办同一件事,都准备得十分隆重,出席孔院长的葬礼。

  南宫弄阳以为只有他们夫妇二人起个大早去星辰学院,没想到一到城门口,好多官宦人家的子弟,在星辰学院就读过的都来了。

  因为城门还没到开放的时间,所以有些坐在马车上暖手等着,有些下车聚成三五成群聊天。

  严冬灰蒙蒙亮的早晨,百里夫妇一到场,大家就友好地围了过来打招呼,打完招呼就表示希望宰相大人下令开放城门,特殊提前开一次。

  今天的大家都很自觉地穿了校服,南楚星辰学院的校服皆是一身白衣,一般只有在重大日子的情况下,大家才会穿着校服的。

  今天大家能穿得怎么整齐,完全不是为了表达对孔院长的尊重,就是想让宰相大人看到,他们有多重视这个日子,博宰相大人的好感而已。

  百里尊一看到这些学弟就烦,但想着都是对恩师的一点心意,他也就没多想,直接下令开城门,让大家提前出城。

  百里尊的马车为首,浩浩荡荡的一队车马就这样,在灰蒙蒙亮阴冷的清晨一起出发星辰学院。

  南宫弄阳刚刚和她的同班同学们简单打了招呼就缩回了马车里,确却地说,是百里尊的怀里。

  这么冷的天,连男人都抗不住冻,就更别说她了,作为星辰学院唯一一位女学生,她的到场也很重要,不管她去不去,都太显眼了,很容易就会让人注意到。

  本来两人都不想想太多,只是去表表心意,简单吊唁一下的,现在看到这么多人跟着他们,势必又要各种客套一番了。

  南宫弄阳讨厌与不喜欢不认识的人虚以为蛇,就想静静地做着自己的事儿,但天不遂人愿,一下子让她的小心思有些忧伤。

  漫不经心地把玩百里尊腰间的玉佩,百里尊本来是在看奏折,利用碎片化时间完成今天的工作,因为今天他们会比较忙,但是这些又是每日必做的功课。

  看到南宫弄阳那漫不经心的小模样,他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握起她的小手给她暖着,温言道,

  “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顺着自己的意愿做事的,这点小事都不耐烦了?嗯?我的小弄阳,有这么小气吗?”

  南宫弄阳瘪瘪嘴,耸拉着个脑袋,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想讲话,乖乖地坐着。

  百里尊也不催促,好像是自说自话一样,根本不需要她回答。

  见她不讲话,给她暖完手就接着看奏折,一手奏折,一手美人儿,宰相大人是江山和美人都要要的人。

  半晌,南宫弄阳担忧地想了一些比较实际性的问题,“如意和师母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家里没了主心骨和收入来源,你人脉广,给如意找一门好一点的亲事吧!

  虽然我真的不主张混不下去就嫁人,把自己的麻烦也带给夫家的这种,可目前,这是如意最好的出路了。

  要她跟我学做生意,她那性格肯定不行,太骄傲,要她过着贫家女的生活,她也不乐意。

  最最主要的是,她除了有青春有美貌,就没什么能支撑她的人生的能力了,而且青春和美貌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散的,女人活着太不容易了!”。

  南宫弄阳只是随口一说,表达自己的看法,她是真的不主张,女人在自己混不下去就嫁人祸害人,以此来帮自己度过难关。

  在别人的面前她也不会说这些,自己都不主张鄙夷的话,但是百里尊于她而言不一样,所以她一直认为,在他的面前,她是什么都能说的,缺点都是不需要隐藏能暴露的。

  她想给他最好的自己的同时,更想给他完整的自己,既然完整,那肯定包括优缺点。

  南宫弄阳的说法让百里尊听到有些不高兴,现在这个社会,多少女人都想着妻凭夫贵,孔如意的出路,她指得很好。

  可说什么,嫁人也把自己的麻烦嫁过去,这一点,他不同意。

  可能在别的女孩子身上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她不允许南宫弄阳有这想的想法,哪怕南宫弄阳这样的想法不在自己的身上。

  他就是喜欢她的麻烦,要是她嫁过来的时候,能带过来,自然是越多越好,他都会想方设法为她解决。

  可她就是,除了非和自己一起做的事情不可之后,什么都自己来,能不用他帮忙就完全不用的那种,让他有一种自己就是她人生中的摆设,可有可无。

  现在他们已经是夫妻,但每次给她钱去买胭脂水粉金银首饰啥的,她是一分钱都不用他的,自己去挣,让他挣回来的钱都在家里发霉了。

  到现在为止,宰相大人一直最想征服的就是她身上的那股自强自立,很希望有一天她能什么都离不开自己,完全依赖自己的那种状态,只要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

  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她也可以活得很好的那种,她希望她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能收得下她的男人的所有宠爱,又能在没有男人的宠爱的时候,可以自力更生。

  毕竟,他们相差的年龄太大,且男性一般都比女性死得早。

  可能是比她大好多岁的原因,宰相大人思考的问题总是比较久远,不像南宫弄阳主张活在当下。

  南宫弄阳见他依然看着奏折不说话,其实他的能力是完全可以一心二用的,不跟她讲话就说明,自己说的话当中,又有哪一句让他听着不舒服了。

  偷偷瞄他处理完手上的奏折正准备去拿新的时候,南宫弄阳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放在自己的手里戳着,抱怨道,

  “手都凉了,歇会儿!百里尊,我又说错话啦?”

  南宫弄阳狐疑地问,百里尊递给她一个,你说呢?的表情,弄阳大人瞬间有些无语。

  怎么在她的事情,宰相肚里能撑船的他,就那么小气呢?

  还每次都需要她自己去猜,他到底是因为什么生气。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