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3章 委婉指错

第323章 委婉指错

  相处了这么久,自然也是比较了解的,不想猜或不想了解生气的原因的时候,放个大招,就什么事都过了。

  南宫弄阳握着他的手努力给他暖着,笑嘻嘻地看着他傻笑,宰相大人又满眼宠溺无奈地摇了摇头抽回了手,接着干活了。

  南宫弄阳见出城的路上无聊,且一会儿到了河边就得走路,百里尊现在不把奏折看完,今晚估计要加班了,所以,也帮他看了起来。

  虽说女人不得干政,可她又不是后宫的女人,在加上百里尊看什么奏折都不回避她的,看到谁写了个什么比较奇葩的奏折,他还会和她分享吐槽一下。

  所以,以自己的才学,完全可以帮他的弄阳大人,开始干政了。

  百里尊看着她低眉顺眼帮他的模样,笑了笑不讲话。

  这些奏折都是小事情,且她看完了之后是需要自己批示的,所以,他不介意她捣乱或者帮忙。

  自己忙的时候确实没时间陪她,她又找不到玩的,也实在可怜。

  宰相大人想到此,就真的任由南宫弄阳帮忙,南宫弄阳真不愧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很多事情和他的想法都不谋而合。

  “百里尊,你看这个,上面说,冬季的马场有很多出生的小马儿存活率不高,都被冻死了。

  你看我这样说对不对,其实严冬刚出生的马儿,是可以养在温室里的,因为它们的抵抗力还比较弱,根本就不能像成年的马儿那样,天天在外面跑。

  对于刚刚出生的马儿,没必要像以前的饲养,任由马儿跟随它的娘亲到处跑,锻炼韧性。

  可以到喂奶的时候,再把母马赶回来,待天气回暖了,马儿也长大了不少,抵抗力也上来了,人被冻着都会生病的,更何况是畜生呢?”。

  她一说话的时候,宰相大人就看向她,认真地听着。

  听完她这么一说,一想,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儿,很多小马一出生,都是跟随母马一直在外面晃荡,从来没有说放在温室里养的习惯。

  春夏秋季节很好,一到冬季,出生的小马几乎都活不下来,就算活下来了,长大了也是病体残躯,连拉车都费力,更不说培养成可以上战场上的战马了。

  南宫弄阳见百里尊还在思考自己说的话,又补充道,

  “一般马儿的饲养要好几年才能为国所用,那是因为天然的饲养,加上训练,所以很费时间,有等马养出来,估计战争都过了,甚至已经输了。

  战马是战争刚需,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所以,改善马料和从小就适当做些训练至关重要。

  你看哈,人吃得好就长得快长得好,那马儿自然也是一样的道理,还大大可以缩短饲养的年限就达到目标。

  百里尊,你让人研究一款可以帮助马儿快速长大长壮的,又能补充足够体能训练的马料呗!”。

  虽然她说得很啰嗦,但是百里尊还是听到重点了,毫不吝啬地夸奖,“我的小弄阳真聪明!”。

  南宫弄阳受到夸奖,瞬间膨胀,笑着道,“天生丽质难自弃!”

  南宫弄阳也只是随口一说,完全不带逻辑的,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和他坐一起说话还是无比尽兴的,什么话都能说,狂说也不会担心话太多没人听这种。

  南宫弄阳接着又朝百里尊手里摊开的哪一卷奏折看去。

  待看清上面说的是,冬季寒冷,水流不急,河道又被沙石淤泥阻了不少,河道越来越高,非常不利于来年开春的良田灌溉,让朝廷给他们指明路。

  南宫弄阳看完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笑嘻嘻地再次请求表现,“百里尊,我正巧知道这个河道的修法,实话实话你要包涵一下我的直白,这个河道的修法,一开始,你们就搞错了!”。

  其实主要是百里尊出的主意,但是古代人的智慧参考文略实在有限,所以百里尊参考到的就是错的。

  以为若不是他主张修的河道,现在出现问题了,大家又不知道这么解决的话,也不会找到他。

  所以,南宫弄阳明知道是百里尊的错,却用了个“你们”,委婉地指了出来。

  “其实河道修得越宽,表面上看着是能流更多的水,其实不然。

  河道越小,水流越急,看着流得少,反而还流得多,流得快,且河流湍急之后,泥沙就不会淤积,疏通河道这样的工程就省了好多!”。

  南宫弄阳面对宰相大人的错,说得比较简明扼要,不再啰嗦。

  这样百里尊一听就懂了,而且她废话的时间越短,百里尊被揭穿错处,面子上挂不住的时间越短。

  这样的话,她的提议,他接受的概率会高很多,且会不反感她的直言不讳。

  南宫弄阳说得一脸认真,百里尊刚开始眉头挑了挑还显得有点尴尬,南宫弄阳一说完,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嘀咕道,

  “我小时候在我们家后院那里玩泥水,恰巧实验出来的,我想,我弄着玩过家家的小河道,和你们男人治理的大河道的道理也是一样的,也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要不,试一下!”

  百里尊见她这是揭了自己的丑又想办法和自己示好,表面上依然一副岿然不动的冷峻模样,实则心里暗暗感慨。

  好在,这个聪明体贴的女人是他的;好在,她不是男人,不然自己会多一个劲敌。

  见她示好,宰相大人面子上也没那么挂不住了,直接面向车窗方向,命令童进吩咐人去把前几年宗及修的那条河道的所有报告弄来,等他回来看。

  他当时还纳闷,宗及做事也是比较可以的,且修河的想法是两人一起商议的,但这些年频频收到泥沙淤堵,河床越来越高,水量越来越少影响灌溉的奏折。

  他虽然没实验过,但是南宫弄阳说的这个道理是行得通的,所以,他下令叫童进命人去准备资料,他回来再说。

  治理河道是他今天最后的一份奏折,处理完了之后,剩下的时间,在到星辰学院参加葬礼之前,都可以心无旁骛地陪着她了。

  百里尊看向外面的天气,天慢慢亮堂了起来,看来今天还会出太阳,但雪天外面的气温依然湿冷,很快他就把手伸了回来,两只手都搂着她,十分客观地评价。

  “弄阳,还好你不是我的对手,也非男儿身!”

  南宫弄阳闻言,知道他接受了自己的建议,且原谅了自己刚刚揭他的伤疤,于是心照不宣地笑了笑,调皮道,“我现在已经是男的了,我变身了!”。

  宰相大人闻言,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面上又出现了坏坏的表情,意味深长地道,“哦?本相亲自看看!”

  说着,正准备伸手去撩她的腰带,就在这时,车夫告知,河边到了,马车过不去,他们需要下车过桥,爬坡步行上山。

  南宫弄阳成功把他的兴趣勾了起来之后,又不负责地笑嘻嘻跳下马车,冷风瞬间就朝她身上扑了过来,冷得她直打颤,心里十分想念在现代的羽绒服。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