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4章 年老盟约

第324章 年老盟约

  百里尊后脚下了车之后,站到迎风口的位置给她挡风,看了看全是雪,都还没脚印的木桥。

  这桥不好过呀,肯定滑得很,看来不能让她自己走了。

  宰相大人随意看了一眼就在心里霸道地限制了一会儿南宫弄阳的出行。

  大家纷纷下了马车,吩咐一些下人跟他们上山,一些人留下等他们下山回城。

  童进走近小声请示,表示需不需要叫人开路再过去,反正不差这点时间,而百里尊是想着尽快弄完回去休息的,所以直接拒绝了。

  然后,童进只好去打理要带上山的东西,暂时顾不到百里尊这边。

  其他客人见状十分有眼力见地表示,他们上前开路,让宰相大人后面跟上。

  还在等百里尊的反应,接受他们的好意呢,结果百里尊直接冷冰冰地一句“不必”,然后在南宫弄阳的脚边蹲了下来,示意她上背。

  南宫弄阳看到大家都在注视着她,现在唯一的一位女性得到的特殊待遇,看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小声拒绝道,“百里尊,我能走,你牵着我就好了!”

  宰相大人回头从下往上地看了她一眼,根本没打算站起来牵她,一直蹲在她的脚边把后背给她,然后直接忽略了她的话,伸手把她的双腿捞了过来,直接背上人就上桥了。

  南宫弄阳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她十分肯定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呢,好在后背没长眼睛,她不至于很尴尬。

  趴在百里尊的背上,她能感觉到他走路都比平时认真不少,仔细地迈着每一步,她都能听到雪花被踩碎的咔嚓声。

  刚刚是他粗鲁地把她捞上背,所以她的姿势不是很舒服,感觉自己会往下掉的那种,于是小声道,

  “你停停,我趴上来一点,这样就不会太勾住你的脖子,免得你不好呼吸!”。

  宰相大人虽然没应她,但是肢体动作很听话地停了下来,站稳了才把身上的她颠了颠,确认背好了,她也调整好姿势后,这才继续前进。

  南宫弄阳看着他的后脑勺,背着自己这样一步一步过桥,心里暖暖的,安心欣赏桥下的流水。

  除了河里,到处都是一片冰雪世界,白花花的特别好看。

  河对面的山上,一些树木的树叶没有完全被雪花盖住,露出了一点点灰败毫无生机的绿,似松柏,又似银杉,隔得远她也看得不真切。

  孔院长能死在这么美丽,银装素裹的冬季,也是一种安慰吧,南宫弄阳想着。

  本来还想先好好欣赏风景的,一会儿有的是时间难过,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忧伤,人死如灯灭,以后孔院长都看不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了。

  是解脱,也是遗憾,南宫弄阳想着想着,把看风景的眼睛收了回来,埋在夫郎的后脖子上。

  男人好像后脑勺也长了眼睛一样,快速就感应到了她的变化,安慰道,“生老病死很正常,弄阳,学会看淡一些!”。

  南宫弄阳弱弱地应了一声“嗯”就没有再说话,连一个只是认识并没有深交的熟人离世,都让人这么难过,要是身边特别重要的人离世,她觉得自己一定会疯的。

  思及此,南宫弄阳霸道地下命令,“百里尊,你要好好养生,千万别死那么早,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若是你走了我又还死不了,没有你,我会疯的!我真的强烈感受到,没有你,我会疯掉,后果很严重,我不要当小疯子,所以,请你务必要对我负责!”。

  南宫弄阳一语,百里尊顿时停住,她都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后背僵硬了一下。

  本来众人看到宰相大人背着娇妻上桥,就慢慢也跟了上来,但身份有别,他们又不是保护百里夫妇的随从,遂保持了三丈左右的距离,在后面跟着过桥。

  忽然看到前面的人停,他们也跟着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跟在后面的人的世界里有百里夫妇,可百里夫妇现在的世界里只有彼此,浑然把周围的人都忘了,就这样站在桥上,一动不动。

  百里尊明白她的意思,要死就一起死,死晚一点可以的,她能多玩两年,但是不能丢下她!

  可人世间的定律,又岂是他能控制的,且,就算他不在了,也希望她可以坚强地活下去。

  不管她说的这话,是不是她的誓言,也不管她能不能做到,至少,现在他听到是很感动的。

  能遇到一个死也愿意陪着你的知己,实在太难了,他好像运气不错,遇到了。

  百里尊嘴角扬了一个弧度笑了笑,知足了,若真到了那一天,他相信总有办法哄她自己好好活下去的,反正她现在还小,心智还不够坚强,他能理解。

  孔院长的离世,没有让百里尊有太多的伤感,没想到这伤感却毫不客气地感染到了南宫弄阳,看到她忧伤的小模样,瞬间很是心疼。

  半晌,他才回头用脖子蹭了蹭她的脸,笑着道,“哪怕那时,我变成了鹤发鸡皮,行动不便的老翁,弄阳也不会嫌弃我吗?”。

  南宫弄阳也蹭了蹭,两人的举动有点像两只小猫打招呼。

  好在站在他们身后的众人因角度的问题,根本看不清他们在干嘛,以为是前面的路不好走,他们停下来说两句话看路的,遂一瞬不瞬地盯着前面的两人。

  南宫弄阳挑了挑眉,非常认真地道,“相公,我也会变老,你会抛弃满脸褐斑,身材佝偻变成老妪的我吗?”

  成亲这么久,南宫弄阳还是第一次叫他相公,百里尊听得心花怒放的,想转头吻她,但又做不到。

  且现在他们还在桥上,脚下是松的雪花,十分滑脚,怕把她弄摔了,遂放弃了。

  就在这时,他的身体一颤,差点没站稳,南宫弄阳一个大动作,身体柔韧性特别好,转了过来,成功封住了他的唇。

  但也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印了一下,就老老实实地缩回他的后背上去,百里尊被她的举动逗得直接笑出了声,南宫弄阳也在他身后窃笑,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

  “盖章!谁先丢下另一个人,谁是小狗!”。

  “嗯!抓稳!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忙完这一段时间,一定好好陪你!”

  宰相大人回应到,又把背上的她颠了颠,背好之后,不在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直接用轻功凌空而上,双脚在桥扶手上借了一次力,就过桥了。

  结果,身为前面带路的人的举动,严重影响到后面的众人,以为前面的路真的出问题了,然后会轻功的就跟着飞,不会轻功的苦逼地在原路望着,可怜巴巴地不知是进是退。

  南宫弄阳转头看去,愣了一会儿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瞬间哈哈大笑起来,直接点评!

  “百里尊,你真坏!”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