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5章 醋坛子翻了

第325章 醋坛子翻了

  百里尊看了看,也笑了笑不讲话,他做什么事情,从来不需要向谁交代,只是,别人要模仿他,那他就没义务指导了。

  待童进他们也过来了之后,百里尊才背着南宫弄阳上山,雪路虽然艰难,但很快,他就爬到了山顶。

  一排排建筑物出现在眼前,正对面是一大块牌坊,写着“星辰学府”四个大字。

  百里尊一出现,星辰学院山上被安排来迎接他的老夫子就带着这一届的优秀学子迎了上来。

  “草民参见宰相大人!小夫人,及众位大人!”

  星辰学院虽然是为皇室培养栋梁之才的学府,但这里的人没有一官半职的。

  所以,见到当官的都总是客客气气的,虽然这些当官的有的时候也会有求于他们,但他们学院也需要这些官家子弟来维护贵族学院的地位。

  大家就相处得很默契,相互之间该有的尊重,还是有的,毕竟,很多时候,利益是相互的,不是敌人的情况下,大家自然就得好好相处了。

  南宫弄阳认得那老夫子,读书那会儿这个老夫子教他们班算数。

  都看到有人来迎接了,南宫弄阳快速从百里尊的背上缩了下来,规矩地打招呼!百里尊又恢复到了严肃高冷状,客气地应付着遇到的交际。

  很快,大家就随着那个老夫子来到了灵堂,孔如意和她的娘亲带着悲痛,也规矩地出来迎接行礼,“民妇携小女参见宰相大人,小夫人,及众位大人!感激众位大人能来送亡夫一程!”

  孔如意的娘亲毕竟也是出身知书达礼的人家,这点交际应酬,她还是会的,该有的礼数,该有的悲伤,都表现得恰到好处。

  孔如意双眼都哭肿了,像两颗核桃似的,眼神黯淡无光,只有在看到百里尊出现时,才闪过一丝丝光芒。

  南宫弄阳知道孔如意喜欢百里尊,可百里尊现在是她的了,且她曾表示,百里尊不能三妻四妾,所以断然就不会与孔如意分享自己的男人。

  看到孔如意现在那伤心的小模样,想起今早在马车上她和百里尊说的话,还想给孔如意找婆家,瞬间就有一种,她欺负了孔如意的感觉。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莫名其妙地,心里就生出一丝丝内疚的想法。

  百里尊客气之后,进灵堂上了香,看到南宫弄阳还站在外侧发呆,唤了她一声,“夫人,同我一道,省得后面的大人们还多等一个人!”。

  百里尊知道她走神了,瞬间找了台阶给她下,南宫弄阳也是聪明的人,听到百里尊唤她,顿时机灵地奔到他身侧,接过下人递过来的香,同他同步拜香插香。

  孔如意依然表现一脸哀伤,实则心里妒意又生,她对南宫弄阳的嫉妒,远远超过了失去亲人的痛苦。

  凭什么都是他爹的学生,却都比她过得好,没有悲伤,只有喜乐,老天确实很不公,孔如意又开始在自己的心里怨天怨地,怨祖宗父母,接着怨社会。

  南宫弄阳虽然聪明,但是对孔如意是不设防的,也不会时刻关注她的情绪变化,遂没有捕捉到她双眸中对自己的敌意。

  孔如意看了看父亲的灵柩,又看了看南宫弄阳,真想上去把这个讨厌的女人赶走,在她看来,南宫弄阳根本就不配祭拜她的父亲。

  但是想到接下来还有计划要做,她就强迫自己收敛了心中的怒气,以免节外生枝。

  对于南宫弄阳的嫉妒羡慕恨,可以来日方长,好好计较个没完,孔如意心里如是想。

  看着南宫弄阳祭拜完之后,就跟在百里尊身后夫唱妇随去偏厅休息,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乖乖跪着烧纸哭泣。

  待众人都祭拜完之后,孔如意和孔夫人扶灵出殡,孔院长埋进土里。

  大家在郊外简单吃了点素食,把带来的花圈啊,纸马匹,宅院,丫鬟小厮这些,烧了之后,准备找主人家告别回城了。

  百里尊正吩咐童进给孔院长的遗孀送一箱银子,让他们事儿后回老家投奔亲戚的,还没吩咐完,就听到一个小厮打扮的模样来报。

  “夫人,夫人,刚刚送灵的火药没收好,遇着明火起火,你的宅院着火啦,现在火势太大,完全灭不住,您快想办法呀,不然照这样烧下去,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啦!”。

  报信的小厮是奔着孔夫人去的,大家听到这声嚷嚷,都成功被吸引看了过来,孔夫人闻言,本来就伤心的她,瞬间被吓得晕了过去。

  孔如意着急上前哭诉,一直可怜兮兮地叫唤,“娘亲,娘亲!……”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这哭声哭得在场的男性都有些忍不住想帮人了,遂大声嚷嚷表示帮忙看看去。

  当然,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要帮忙,只是想在宰相大人面前表现表现罢了,毕竟宰相大人敬重孔院长这样的事,大家还是看在眼里的,但人是真的走了!去看火势去了。

  孔如意哭了一会儿,才像反应过来家里着火了一样,着急地移跪到百里尊的脚边,抓着百里尊的衣角哭诉。

  好在在场的众人都是从头看到尾的,不然以这情况,大家还不得误会百里尊怎么着了孔如意呢。

  南宫弄阳见状,想蹲下身伸手去扶孔如意,孔如意确实也是挺可怜的,同情弱者的心她还剩一点点。

  但就在她要蹲下去的时候,百里尊拽住了她的胳膊,亲自弯腰把孔如意扶了起来,准备要劝慰。

  没想到孔如意借机扑到他怀里,哇哇大哭,不仅当事人百里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南宫弄阳忧伤的眸瞬间惊讶地看了过来,慢慢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她吃醋了,尽管她知道这场合自己该让着孔如意的,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完全接受不了百里尊被别的女人抱着。

  明明知道,这种情况,百里尊是很绅士的,不会推开他的师妹,但是她还是生气地瞪向百里尊,让他再为难也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刚开始大家都觉得南宫弄阳吃醋是正常的,谁也不喜欢别的女人抱自己的男人,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偏偏她的男人还很绅士,不会为难一个伤心欲绝行为不受控制的女人。

  但听到孔如意那撕心裂肺的哭声,结合孔如意的遭遇,又在看南宫弄阳吃醋不高兴的嘴脸,心目中的想法瞬间转了个弯,同情起孔如意,反感南宫弄阳的不识大体。

  南宫弄阳见百里尊一脸无奈任由孔如意抱着他哭,气得一跺脚,生气地走了,众人见宰相夫人的表现,对她就更加失望了,

  他们一直以为,能被百里尊留在身边如珠如宝地宠着的女人,心中应该是有大爱大义的。

  如今,却容不下自己的老师的女儿抱一下百里尊,百里尊怎么说,都还是孔如意的师兄呢。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