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7章 太子之位

第327章 太子之位

  此时的南楚国和天崤国的交界处。

  一侍卫匆匆忙忙地朝一处草亭跑去,猗景瑞领着贴身随从正不悦地等着。

  当收到侍卫送来的信后,他挑了挑眉,不屑地笑了一下道,“本太子,绝不受任何威胁!一定会置之死地而后生!都给本太子等着!”。

  本来老早就需要启程去南楚为质的猗景瑞,一直在浪费时间不愿走,早早出了天崤皇城,也制造了出行的假象,实则本人还在自己国家的国土范围游走。

  他又不是笨人,很明白自己在南楚输了那么多赌债,现在又要去为质的下场会有多惨,基本上,他这个太子是废了。

  一国储君到另一个国家为质,说好听点,目前的天崤忙着和北疆打仗,暂时没有太多精力管他这边而已,等缓过劲儿来,找个能安抚南楚的理由,就直接把他的太子之位废了。

  虽然他的太子之位也不是那么好废的,但换做是谁要去别国为质,不担心自己在母国的地位才怪。

  猗景瑞对自己的处境是最清楚不过的,他的父皇之所以那么喜欢他,是有原因的。

  第一是因为他母后的娘家势力,第二是因为他猗景瑞确实是现在天崤国里军功最多的皇子,论谋略,论才智,暂时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可这一次因他的自以为是在南楚玩大了,母后为了保住他的太子之位,为他的荒唐行为堵住全国百姓的悠悠众口,自请放弃凤权。

  其他在天崤皇室中有势力的家族很快就趁机谋权拉拢势力,也就是这一次,猗景瑞才严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到底有多重。

  之前一直被训,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国家的领土完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他听进去了,但不知道后果多严重,居然仗着有人宠他,拿国家的领土来赌博。

  还想着这国家的一切将来都是他的,对于自己的东西,爱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完全忘记了自己上面还有个劳资。

  他的这些所做作为势必会给皇族带来一个空前绝后的影响,就算他再得宠,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其他皇子不趁机黑他才怪。

  此次南楚之行,虽然没有明面说明他的太子之位有什么影响,但聪明人都知道,结合古今历史,有哪几个去往别国为质的太子,还能回国继续继承大统的呢?

  有是有,比如秦始皇,可他猗景瑞和秦始皇比起来,一个是天,一个是地,秦始皇一直是他的偶像,偶像是可以追的,但基本追不到。

  但综合自己的实力和处境来看,比他的偶像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完全可以用距离几个世纪来形容。

  偶像当年去往他国为质是因国情需要,且人家是没有犯什么错,也非常有谋略有智慧的,父亲母亲都在为他的皇位出力。

  猗景瑞在这之前也是认为自己的父皇是为自己的皇位出力的,经此一事让他明白,事实并非如此。

  父皇还有其他比他还喜欢的儿子,只是之前自己的风头太盛,他为了保护他心目中比较中意的那个儿子,一直很低调,把自己推上了舆论的舞台,发光发热而已。

  猗景瑞现在彻底觉悟,重新审视他这些年来得到的一切和所做所为。

  别的不说,设身处地在父皇的角度想一下,将来他的儿子要是没有和他打任何招呼,就把国家的城池作为赌注去和人家玩游戏,这样的作为,他也是不能接受的。

  理解了父皇的苦衷是理解,可同时让他知道,自己虽然是太子,但不是父皇最喜欢的儿子这件事一同发生,那他不对之前父皇对他的好出自真心多少有怀疑,那是不可能的。

  大冬天的,猗景瑞站在四面透风的亭子里吹风,凛冽的风寒冷刺骨,却也让他感到自己的头脑更加清醒。

  他要做一件,震惊全天下的事情,太子之位,他要自己守,将来,他要亲手将母后的凤权,承到母后的面前,为今日母后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尽孝。

  此行,太子之位,危机重重,不过没关系,大丈夫生而顶天立地,不管要面对的环境有多艰难,他相信自己是一个输得起,也赢得回来的人,他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猗景瑞要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寒冷的亭子里,猗景瑞看了一眼刚刚接到的情报,南楚国已经派出使臣来接他,派出的是南楚国户部尚书府的公子,骆斌。

  一听到派出的人和百里尊有点亲戚关系,猗景瑞就十分地恼火,恨恨地把手里的情报摔到了地上,冷冷地道。

  “出发南楚!”

  此刻的南楚。

  南宫弄阳听说好友顾清风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伤了,加上之前顾宛娘救自己一事,她又天天被百里尊关在屋子里养伤,稍微挪动一两步他都怕自己扯到伤口,所以一直不太敢动,没能好好答谢。

  后来能动了之后,又出了孔院长坠崖的事儿,她最近放在自己的生意上和朋友上的心思就特别少。

  现在听到好友受伤,自然是快速略备礼物,急忙赶去瞧瞧,加上家里有不喜欢的客人,她也不想回去,在天枢阁一直工作也是很闷的,偶尔去看看朋友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当南宫弄阳到顾家的时候,顾家的人对她和宫婷依然热情,但南宫弄阳明显感觉到生分了不少,唯独和顾清风相处的感觉没有多大变化。

  南宫弄阳虽然觉得很伤感,但也没有表现出来,估计自己在受伤的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不少事,让大家心里都不太好过吧。

  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是很清楚,醒来百里尊说什么,她也就信什么,没有深究。

  现在顾宛娘看她的眼神与之前很不一样,甚至还有一种刻意要与她保持距离的感觉。

  见顾清风躺在床上边养伤边研究兵法,顾家其他人又不太欢迎她们,南宫弄阳只好识趣地带宫婷回去了。

  回天枢阁的路上,宫婷有些郁闷地开口,“,顾家人怎么就跟我们生分了呢?是不是因为你真正成为了宰相夫人的原因啊?”。

  南宫弄阳想了想,之前自己也是真的宰相夫人啊,只是那时候和夫郎相处得不好而已。

  现在宫婷这么一问,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顾家对她们的生分变化,遂没有回答宫婷的话。

  回到天枢阁之后,简单用了午膳就开始做她的镖局企划案,她想在明年开春,天气回暖的时候,开始去定好的那些邮路走走,然后开始落实广告推广和招工这些事。

  烦心的时候,或者是有事情想不通的时候,在工作中沉沦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这是南宫弄阳多年自我调节的一个很受用的方式。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