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29章 嚣张成常态

第329章 嚣张成常态

  冬天的天色,黑得比较快,当南宫弄阳醒来,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手伸懒腰的时候,室内一片漆黑。

  只隐约看到斑驳的烛光一闪一闪地映在窗棂上,原来已到了掌灯时分。

  察觉到身边的人没有动静,她乖巧地靠了过去,准备趴在他身上在眯会儿,却感觉到他的手在抚自己的脑袋,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弄阳,饿不饿?”

  南宫弄阳老实地应了一声“嗯”,她的饭点向来很准时的,接着就感觉到他翻了个身,侧对着她温柔道,“我去叫人备膳,你再眯会儿!”

  说着,她感觉到他给自己捏好了被角就抹黑下了床,南宫弄阳毫无心里负担地补眠。

  忽然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药材清香味儿,她以为自己闻错了,又努力嗅了嗅。

  这时,宰相大人在黑暗中边穿衣服边笑着道,“还疼吗?我给你擦了药!”

  南宫弄阳猛地转头往声响处看去,黑暗中,就着外面的烛光,隐约能看到他挺拔的身姿站在黑暗里,慢条斯理地系腰带。

  虽然此刻看不清他的表情,南宫弄阳也想象得到,他肯定在坏坏地笑,吓得她害羞地躲进了被子里,想要蒙头大睡,再也不起床。

  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外力在跟她抢被子,南宫弄阳气恼,使尽浑身解数不松手,男人耐心极好地劝道,“别闷晕了,乖,把头露出来,我先出去,你听到我关门的声音,就把头露出来!听话!走了!”。

  说完,真的就走了,听到关门的声音,南宫弄阳果然很听话地就把头露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什么人呀真的是?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随便说句话都那么有内容,真的是讨厌!

  南宫弄阳在心里吐槽,紧了紧身上的被子,张着好看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床幔,看着像是在思考,其实脑子里一片空白。

  百里尊出房间之后,童进大老远地急忙迎了上来,小声禀告,“靖王殿下去顾家提亲了,夫人前脚刚回来,靖王的管家就亲自带着聘礼去了顾家。”

  百里尊颔首,接着想叫童进去备洗澡水,但天枢阁不比宰相府方便,于是叫童进去备马车,并绕道知会郎老头一声,就转身进了房。

  南宫弄阳看到百里尊又进房来,吓了一跳,不满抱怨,“你点灯吧,黑漆麻黑的,突然出现好吓人呀!”

  灯是没有的,很快,不知道百里尊怎么找到拿给她玩的那颗价值连国的夜明珠,放在床边不远处的桌子上,屋内被一淡蓝蓝的光照亮了起来。

  南宫弄阳想着自己还没穿衣服,主要是太累了,也暂时懒得动,于是就翻了个身,接着睡。

  百里尊给她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裙,走到床边唤她起身,准备要帮她穿衣服带她回去。

  南宫弄阳一听到要回去,想到孔如意母女还在府里呢,一下子心情又膈应得慌,一直在闹起床气,任由宰相大人好说歹说,她就是不肯起。

  看到百里尊劝得有些泄气,她这才不忍心地爬了起来,张开双臂,示意他帮她穿衣,反正早就被他看光了,她也不管那么多,坦坦荡荡地坐在他面前,任由他帮忙。

  宰相大人一生叱咤风云无数,从不指望回到家里,她能伺候自己的起居就算了,现在自己竟伺候起她来。

  她还一点心里负担都没有,着实让他又好气又好笑,见状恨不得再次把她扑倒。

  南宫弄阳见状,为免自己再劳累,笑嘻嘻地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柔软无骨像只布娃娃似的,任由他摆弄,还大言不惭地解释自己的懒惰行为。

  “以后你来带小孩子,我负责出去挣钱养家,现在本大人好心好意亲自当试验品让你学着怎么帮人穿衣服,你应该感谢我!”

  百里尊闻言,无奈地笑了笑,使坏地伸手挠她痒痒,嚣张的弄阳大人又被欺负得毫无反抗之力,挠得连连求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收拾妥当之后,南宫弄阳想顺手把弄脏的那条裤子扔了,宰相大人却一把拉住她就要带走,表示自会有人整理。

  南宫弄阳当然知道有人整理,只是不想让人家看到那一抹红,浮想联翩的,但还是被拽出了房门。

  百里尊想抱她出府坐车回去洗澡,南宫弄阳坚持要自己走路,免得被人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是自己的原因,她总觉得今天看着她的所有人都怪怪的,明明刚刚出门之前都检查妥当,衣服也穿得严实,除了他俩,没人能看到她身上的痕迹的。

  可莫名其妙就觉得人家带着有色的目光在打量她,瞬间让她小脸又红了起来,甩开百里尊的手,快步出天枢阁,率先跳上了马车。

  害她尴尬了好一会儿的始作俑者上车之后,她毫不客气地瘫软在他怀里休息,兴致缺缺地道,

  “我出钱,在府外买个宅子送给如意母女住得了,你觉得怎么样?

  客人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府上吧,就算你真的有纳如意为妾的想法,在她还不是你的妾之前,她也不该住府里的,传出去人家说得多难听啊!

  还有师母,她以长辈的身份住府上,也不可能住太久吧?她只是你我的师母。

  就算将来她是你的丈母娘,也没有丈母娘住姑爷家里的先例,忒不要脸了!不许说我小气,反正我就是不高兴!”。

  弄阳大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嚣张形象,宰相大人非但没有斥责她背后议论人的不好习惯,反而还宠溺地看着她,打保证。

  “这事我会叫童进去办,你别操心了!另外,为夫再次声明,就算你答应我纳妾,我也不要别的女人了,弄阳,此生,有你足够!”。

  南宫弄阳听到这话,笑得合不拢嘴,伸手捶了他一拳,老神在在地道,“我那是打比喻,谁准你纳妾了?百里尊,你答应过我,只爱我一个,你就要做到!我也向你发个誓,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宰相大人听到这话,十分满意,抱着她的双臂力道又紧了紧,随意地聊着天,“说到纳妾,靖王宗宇看上了顾宛娘,估计很快你就能喝好友的喜酒了!”

  明明是桩阴谋,百里尊说得十分云淡风轻,南宫弄阳听到这样的消息,吃惊地仰起头看向百里尊,想要知道更多,百里尊却笑了笑,弄了弄她额头上的碎发,没有再说话。

  南宫弄阳知道,他不想说的话,你再问他也不会说,或者他也不知道更多的情况下,他也不会说,刚刚那表情,属于后者。

  所以她也不闹,乖乖地趴了回去,想着早点到家洗澡吃东西,然后看看给顾宛娘准备什么礼物。

  她今天去顾家,都没人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看来,自己在顾家兄妹心目中的好友地位,也不咋地,想到此,南宫弄阳的眸中暗淡了不少。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