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30章 死儿子

第330章 死儿子

  漫长的严冬,非常难熬,尤其是穷苦老百姓,好在今年的寒冬,百里尊非常信守承诺。

  南宫弄阳一醒,他就发了万金答谢全城所有百姓,今年的冬天,穷苦人家的日子才好过些,至少温饱得以改善不少。

  就在大家歌颂宰相夫妇有菩萨心肠的种种赞美声中,夹杂着涵王宗及对皇位觊觎之心的消息,也传得沸沸扬扬,迎来了新年第一天。

  新年的第一天,正是顾宛娘过府,成为靖王宗宇新妇的日子,因为是妾,婚事办得十分低调,但南楚皇城里的人,耳目都灵着呢,很多人都是知道这个消息的。

  因为婚礼低调,所以,南宫弄阳也就只是在顾家这边送了礼物,看着顾宛娘上轿,简单吃了一顿喜宴就回家了,十分感慨,身边的朋友,都慢慢到了嫁人的年龄。

  顾宛娘那样的性格,成婚之后肯定更加乖巧,也有事情忙,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少了许多,这一点,让南宫弄阳有些伤感。

  本来是参加喜宴的,却一脸忧伤地回到府中。

  路过百里尊的书房,看到百里尊的书房门开了一条小缝,以为他新年第一天去上朝贺岁回来了,于是垫着脚走路,想要过去进去看看他,给他一个惊喜。

  没想到,她悄悄靠近后,看到孔如意在偷看百里尊书桌上的奏折,她最讨厌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了。

  孔如意还是个客人,居然还怎么不懂礼貌,平时对她就没什么好印象的南宫弄阳气得想奔上去斥责,忽觉腰间一紧,嘴巴被人蒙上,熟悉的气息靠近了她的脖颈。

  南宫弄阳紧张暴躁的心情这才瞬间松弛了下来,一脸不解地地看着百里尊。

  百里尊笑了笑,悄无声息地带她出了书房,才小声解释,那些奏折是被换过的,房顶上的暗卫也是他授意过,孔如意才进得了临怨阁。

  南宫弄阳瞬间明白孔如意的行为不简单,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听到百里尊笑得坦然,想必他是想将计就计查出什么来,所以就没有再质疑孔如意的行为。

  但让孔如意在书房里待那么久,她也是不高兴的,心里膈应得慌。

  那毕竟是百里尊的书房,平时百里尊待那儿的时间比较多,让不喜欢的人碰到自己夫郎常常碰的东西,她心里也很不高兴。

  于是拍开附在腰间上的大手,小愤怒小愤怒的模样朝前走去,让人一看就很好哄的那样子。

  百里尊笑了笑信步跟在她身后,她的小心思,从来躲不过他的眼睛,但目前他没办法在公文上弄出异样,免得对手察觉。

  遂跟上了她,牵到她的手之后,吩咐院里的侍卫弄出他已经回来的声响,让孔如意赶紧滚回她该待的客房。

  南宫弄阳这会儿脸色才好看些,宰相大人见状不忘助攻,“新年第一天,开心的日子,哪能为不重要的人坏了心情,一起包饺子好不好?你教我!”。

  宰相大人瞬间示好讨教,南宫弄阳所有的气又再次瞬间都被他抚平了,只要是和他一起做的事,不管是什么事,她都会觉得快乐的。

  难得听到他愿意下厨,她自然乐得与他多经历一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两人今天都出门,所以一个穿了上朝的冠服,一个穿了盛装,遂一同回房换衣服。

  南宫弄阳终于有点像女人了,这次自己先弄完之后,欣然伸出爪子帮他束腰带,淡然地道,“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叫婷婷去请师父他们过来一起吃年夜饭,没跟你商量你别生气。

  师父说是有个儿子,可大过年的,他那死儿子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也不知道来给他老人家拜个年,我这做徒弟的,只能上点心了。

  路子和菲菲是从小就被卖到花楼献艺的可怜人,也不知道他们的亲人在哪里,挺可怜的,所以我叫大家过来吃个饭,也算是作为主子,对下属的一种关怀!”。

  南宫弄阳解释完自己今天请的客人,怕他一会儿看到他们会不高兴,就先斩后奏才知会他。

  于是,莫名其妙被骂“死儿子”的宰相大人,瞬间风中凌乱,无奈地看着胸前的脑袋在动来动去,她的小手伸手伸到自己的背后帮自己束腰。

  南宫弄阳骂得也对,他心服口服,生为人子,他确实做得不够好,让郎老头他老人家为自己在外奔波了那么多年。

  他口口声声说要去找爹娘,可从来没有出过南楚亲自去寻找,只是一直在动用关系收集信息。

  现在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爹了,他也一直在尽力弥补自己之前的不孝,昨天他就让童进准备好今晚去叫郎老头过来吃饭的,只是,他想在一会儿一起包饺子的时候,和南宫弄阳说。

  说晚了,就被南宫弄阳骂了一句“死儿子”,南宫弄阳弄好之后抬头,正好看到他那若有所思的表情,以为他是在不满她的决定,不悦捶了一下他的胸膛问道,

  “你这是啥表情?宰相大人不要老是高高在上,偶尔亲民一下体验生活!”。

  百里尊见她不高兴,有些心疼,瞬间切换表情笑了笑,宠溺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牵着她往厨房走去。

  也许,他该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南宫弄阳,郎老头和他的关系,别一直瞒着她了。

  小娇妻看着是很任性,其实她的情商颇高,很会掂量轻重缓急的,百里尊一路思考,南宫弄阳一路蹦蹦跳跳。

  她现在肚里没娃,他也懒得管住她,任由她怎么高兴怎么来,像个孩子一样地可爱也挺好。

  南宫弄阳刚刚还被他牵着,现在早已挣脱他的手,在他前面开心得像个孩子,蹦来蹦去的。

  百里尊看着她可爱的模样非常赏心悦目,但也有些担忧,怎么看,她的性格都像个孩子,确实不忍心让她现在生孩子,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纠结了,南宫弄阳太小,郎老头年纪又太大,他一直被夹在中间,造人这件事,让他十分为难。

  之前郎老头问他的问题,他都巧妙躲过了,可今晚,郎老头又来了,万一再问上次的问题,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此刻,宰相大人是又期待郎老头的到来,又害怕郎老头的到来,小娇妻在自己的世界里开心地蹦蹦跳跳,完全没注意到他复杂的神情。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