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33章 贵妇宛娘

第333章 贵妇宛娘

  因为从孔院长失心疯之后,百里尊一直都有派人暗中关注孔院长的问题,生活一困难,或者遇到什么危险,他就会给点援助。

  孔院长坠崖那件事他派去的人之所以没有来得及阻止,是因为之前派去关注孔院长的那个暗卫家里有事,突然和他请假了。

  且孔院长天天都有孔夫人守着,还有其他的下人看着,他也觉得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的。

  没想到,就这么一疏忽,也不知道该说是巧合还是怎么样,就在这个空隙这个地方,孔院长就坠崖没了。

  百里尊想想心里还是有些内疚的,虽然孔院长的死和自己无关,所以,导致在面对孔如意的问题上,他就总是狠不下心来为难孔院长的后人。

  自然,孔如意与靖王勾结的事情,正好就被他知道了,因为她和靖王勾结是在孔院长死之前。

  而孔院长挂之前,在孔院长的身侧不远处,他是有自己的人盯着孔院长一家人的一举一动的,包括孔如意对孔院长拳打脚踢的那一段。

  对于孔如意的为人,他早就知道她有多虚伪,但在她还没有伤害到自己和身边的人之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为难一个小姑娘。

  现在,靖王的处境在百里尊的面前就尴尬了,偏偏靖王还不知道这尴尬,因为百里尊还没让他靖王知道,其实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任由他们这些坏蛋在他眼皮底下晃荡,他都是十分有信心,这些人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于是,不明所以的靖王宗宇,现在还在自己的府里,开开心心地接待孔如意,等着最宠爱的那个妾室顾宛娘出游回来呢。

  此刻,被靖王殿下惦记着的顾宛娘,正坐在一处亭子里,裹紧自己肩上的披肩,言笑晏晏地和其他贵妇在煮茶论诗,俨然一副贵妇样儿。

  诗词歌赋,顾宛娘的起步很晚,都是嫁人了之后,靖王宗宇晚上留宿她院里是教她的。

  平时也有请老师教,但起步晚,现在和这些贵妇一起,她肚子里的墨水还完全不够用,所以一直都很安静,甘当绿叶。

  虽然来的贵妇在言语上或者是举止上,都想让她出丑,但她也聪明,样样应付得不错,且很会捧人,也恰当好处地让人知道,她在靖王府是很受宠的。

  所以,这些人就算想欺负她,也需要看看她背后的男人,今天她的无聊聚会,还算顺利愉快地结束了。

  在回城的路上,关在马车里的顾宛娘就收了一天紧张演戏的情绪,开始松弛了下来。

  她真的好羡慕南宫弄阳,仗着百里尊宠她,从来不参加这些无聊的聚会,为男人谋些利。

  她男人的事业也完全不需要她帮衬一星半点,现在居然还需要她顾宛娘来打基础,将来为她南宫弄阳的男人使用,真的是讽刺。

  她讨厌南宫弄阳,但心里又喜欢百里尊,所以对自己这颗棋子的命运,时不时想到将来,她都觉得十分别扭。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的顾宛娘,忧伤地感慨自己的命运,为何同为女人,命运差距那么大呢?

  忽然赶马的车夫唤她,路过天枢阁,是否进去和朋友叙叙旧,反正现在回去也还早。

  赶车的老伯知道顾宛娘在靖王府里是受靖王待见,可靖王不在家的时候,她日子并不好过,其他夫人老是变相地各种找她的麻烦。

  偏生她的性子又是不争不抢,且对下人还不错,所以车夫有些喜欢这个主子。

  靖王才是家里的主,看得出来靖王很宠顾宛娘,和宠其他夫人的宠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也是当狗多年成精了的人,自然知道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在主子面前表现讨巧。

  自从他被分配给顾宛娘当车夫之后,就把顾宛娘的过往,都自己花了银子尽力去打听了一番。

  顾宛娘是穷人家的孩子,只要一花钱找她的邻居,这姑娘的很多事情,自然都问出来了,也就知道顾宛娘除了待在家里和去地里干活,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天枢阁了。

  平常下了班,他也自己到天枢阁消费过,非常喜欢天枢阁的经营模式,价格还很亲民,连他这个车夫都消费得起。

  所以,现在看到天枢阁,就多了句嘴提醒顾宛娘,免得现在回去靖王不在家的话,又要受气。

  反正今天是奉命出来,晚些回去也是可以的,且见见朋友聊聊天,可比回去受气好太多了。

  顾宛娘闻言,伸手撩开车帘,正看到天枢阁五俊之一的青龙在门口和一个小厮低头讲话,然后天枢阁里任职的小厮应了几声,背着背篓就走了,看样子好像是菜不够了,叫小厮临时去买一点来。

  顾宛娘看到熟人,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现在的她,浑身都是秘密,已经不能想以前一样,毫无心里负担,没心没肺地与这些朋友相处了。

  但想到车夫的提醒,人本性上还是不喜欢受苦的,所以顾宛娘唤车夫停车,车夫高高兴兴地把马车停在了天枢阁的门口,积极给顾宛娘搬踩脚凳。

  青龙见有不认识的车停在门口,挡着他们做生意,正想过来赶一下的,还没来得及开口,顾宛娘就转身笑他笑了笑打招呼。

  青龙瞬间懵了好几秒,上下打量顾宛娘,差点没认出这贵妇是顾宛娘来,待反应过来之后,才笑嘻嘻地迎她进阁,伸手叫了一个小厮来带车夫去停车。

  来天枢阁消费的客人,都是有专门的一个地方停车的,方便客人的车管理也方便天枢阁做生意,毕竟做生意的都不喜欢大门口有东西堵着。

  顾宛娘进来之后,像往常一样,直接往后院走去,看到熟人也会打打招呼。

  但转了一圈,发现没有女眷,南宫弄阳她们出去了,现在后院都是郎老头他们,她一个女人家又不知道怎么和这些男人相处,有些尴尬,然后想起身告辞了。

  青龙见自己迎进门的顾宛娘要走,表示想过来送一送的,正准备放下手中的账本。

  顾宛娘见状,十分礼貌地让他忙活,表示工作要紧,她又不是客人,自己也认得路,客套了两句就准备走出天枢阁,青龙也没跟她客气,真不送人了。

  就在顾宛娘走出天枢阁的这一段短短的路上,她听到下人聚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聊天,一副八卦脸。

  她没想听的,但要出去就得经过旁边,所以她尽力让自己减少存在感,想从旁边快速走过。

  但她靠近时,听到众人在议论的是百里尊,她的脚就像灌了铅一样,完全移不动脚步,做起墙角小人。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