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39章 您换了药

第339章 您换了药

  南宫弄阳看到百里尊一袭白衣,立在书房门口等她,就直接无视公孙慕姨妈笑般的招呼,直接越过他向百里尊奔去。

  真是奇怪,明明才分开没几个时辰,就忍不住想见百里尊了。

  南宫弄阳心里无奈地笑了笑,像只蝴蝶一样扑到了他的怀里,抬头笑兮兮地看着他。

  留下公孙慕一脸错愕地站在走廊里气愤地嘀咕,“果然是一家人,对待贵客向来没礼貌!”。

  公孙慕正想着怎么控诉两位好友的无良行为对他造成的伤害,结果还没想好,又再次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因为南宫弄阳。

  南宫弄阳的开放程度真真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直接在书房门口就把两只爪子按到百里尊的两侧肩膀上借力,轻盈一跳,双腿缠在了百里尊的腰上,整个人挂在了百里尊的身上。

  百里尊像抱个小孩子一样,托着她满眼宠溺,远处的公孙慕见状,直言,“光天化日之下,你们不要脸!有伤风化!”。

  然后带着好几吨狗粮,忧伤地离开了。

  其他下人见状,也迅速遁了,深怕自己承受不住这惊吓,晕倒在地无人收尸。

  南宫弄阳左右看了看,见人都被她气跑了,只有百里尊满脸柔情地抱着自己,乐得她哈哈大笑。

  百里尊见怀里精致似安琪儿的小娇妻开心,也不由自主牵了牵嘴角,把她抱进屋准备和她聊会天儿在批奏折。

  婚后,宰相大人对工作是越来越惫懒了,但早就腰缠万贯的他,不觉得自己行为有失,甘之如饴。

  南宫弄阳笑完之后才曼启樱唇,笑嘻嘻地问道,“我是不是太放荡了?大白天的。”

  宰相大人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发出爽朗的笑声,不予置评,也不急着找位置坐,反正她很轻,他有的是力气。

  笑完才给小娇妻一记你这不是废话吗的眼神,在自己家里,抱自己的夫郎,绝对没错,就算南宫弄阳不主动,他也会主动让她挨着自己的。

  南宫弄阳逗乐完就恢复了正经,说明来意,“也不知道给师父送什么礼物,咱给他建个药房吧?”

  看着小娇妻如此为长辈着想,他是高兴的,见她这么懂事,他着实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试探,“弄阳,郎神医一把年纪了,你知道他想要的,不会是这些!”。

  百里尊说得委婉,但南宫弄阳明白他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尽快生娃。

  南宫弄阳有些不高兴了,她当然知道郎老头想要什么,他们还没成婚之前,就一直在催他们赶紧成婚。

  他们成婚之后,郎老头就在天枢阁做了好多小孩子的玩具,天天沉迷于创造不可自拔,乐得像个疯子,可她现在做不到。

  她今天也是看到那么多小孩子的玩具,和师父笑嘻嘻打量自己的目光,好似看到自己大着肚子监工他做玩具一样,开心得像个老顽童。

  她心里受到重创,这才以大家出行劳累,先好好休息半天,放下工作回来的。

  就是想回来消化一下自己的心情,没想到还没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瞬间让她有些绷不住。

  她又不是毫无本事的女人,不需要母凭子贵讨生活,凭什么身边的人都不许她任性呢?

  想到此,让她十分伤心,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十分脆弱的,瞬间好看的双眸就晕上了一层水雾。

  南宫弄阳气呼呼地晃了晃,想要下地走人,百里尊却紧了紧手臂,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南宫弄阳委屈扒拉地道,“都逼我!你们这些坏人!放我下来!”

  见她要哭要哭的委屈小模样,瞬间又心疼了,毫无节操地收回自己的话安抚,完全不考虑说话的后果,温柔道,

  “弄阳乖,你不想生就不生了,不哭哦!难过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来,笑一笑,弄阳乖,笑一笑,为夫说错话了,对不起我的小弄阳!原谅我好不好?”。

  南宫弄阳这才破涕为笑,伸拳狠狠地打了他胸口一拳,趁机下地,跑回房去。

  当百里尊到的时候,看到她盘腿坐在床边摆弄自己的化妆品。

  今天她又是穿的绿色衣裙,白天的屋内光线有些暗,远远看去,像只小青蛙坐在地上自己和自己玩,傻乎乎的。

  瞬间又被她孩子气的肢体动作萌化了,迈着步伐轻声靠近,工作早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随手拿了个坐垫单膝跪在她身侧,伸手抱起她,给她屁股下面放了坐垫才放她坐下,温言教导地上凉,不许动不动就坐地上。

  见她看都不看自己撅着嘴点头应了,宰相大人被她气得笑出了声,真心拿她没办法。

  在没有她之前,也完全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是快乐的,这就更加坚定辞官在家陪她的决心。

  她的爪子不停地摆弄着,他看得痴了,谁说,夫妻之间除了那种相濡以沫的相敬如宾,才是幸福的?

  南宫弄阳时常让他觉得自己在和一个小孩子相处,但他也感到很快乐,以后的孩子,肯定聪明如他,可爱如南宫弄阳。

  夫妻俩的造人话题到此暂时停下了,可一直不愿停下的郎老头不好意思和自己的儿媳说,就私下悄悄缠着百里尊。

  郎老头的行为,扰得百里尊不甚其烦又不能对他老人家发飙,能躲则躲,可郎老头还是十分有本事的,时不时神出鬼没在百里尊的身边出现。

  一个半月后,南宫弄阳发现自己的例假没来,慌张地回府想与百里尊商量,叫医者来看看。

  自从上次被惹生气之后,每次事儿后她都胆战心惊的,虽然看他吃了药,也比平常更加注意自己的例假。

  这次的异常让她十分不安,深怕自己的肚子里真被塞了一个娃,工作都不能集中精力,精神恍惚地朝家走去。

  说好的幸福的婚姻生活呢?说好的呢!说好的呢!可她今天却一点都不快乐。

  就在南宫弄阳往家赶时,郎老头和百里尊早已在家里的书房起了争执。

  郎老头一副趾高气昂地数落,“怎么回事儿?劳资在你这个年纪,你都出生小小个,粉红色的一堆肉球,老可爱老可爱地对着劳资傻笑了。

  你们成婚都快四个月,她肚子一定反应都没有,劳资当年还是被暗算,才一次,就生出你个这么优秀的儿子。

  比起劳资,你真是没用,太让劳资失望了,唉,劳资千辛万苦研究了一个冬季才把你们的药换掉,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抽个机会哄骗她给我把个脉就晓得了。”。

  郎老头一副捶足顿胸,恨铁不成钢状,气得喘着粗气坐在椅子上喝茶。

  站在一旁像犯错的孩子听训的百里尊瞬间犹如雷劈,不可思议地看向郎老头。

  就在这时,狂奔回来早已到门口的南宫弄阳,正好听到百里尊的质问声,“您换了药?”,一惊,撞倒了身旁的花瓶。

  两人朝声响处看去,见南宫弄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双眸中慢慢变得怒不可遏,大骂了一声,“你们魂淡!”,就委屈地跑开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