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0章 骆斌遇袭

第340章 骆斌遇袭

  百里尊怒瞪了郎老头一眼,着急地跟着追了出去,迎来人生中第二次被娇妻赏的巴掌。

  “啪”一声脆响,南宫弄阳已经生气到极点,颤抖着身体站在他面前,歇斯底里地发布命令。

  “听好了,现在你已经被我休了,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夫郎!谁再跟着我,谁就是小狗!”。

  说完,南宫弄阳气愤转身,百里尊不顾疼痛上前抓她,见抓不住索性就跪下抱住了她的双腿,让她寸步难行乞求原谅。

  连宰相大人也不知道,有一天,身为天子娇子的他,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可以低声下四到这种境地,丝毫尊严也无,只怕失去她。

  被他怎么一抱,南宫弄阳又再次觉得自己肚子不舒服,但她强忍着,生气地点了他的穴道,奋力挣脱他的桎梏离开。

  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现在不想待在这里,她需要静静,一个人静静,好好想想,怎么接受肚子里小生命的到来。

  明明计划好了的,一切都计划好了的,可却被他父子这样对待,完全不顾她的感受。

  这些天的精力不足,食欲不振,加上镖局的筹备让她烦心不已,现在又让她听到这样的秘密,一时不能接受,难免会钻牛角尖。

  平时她待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宰相府和天枢阁,可眼下这两个地方都很不适合她,所以南宫弄阳只好像个孤魂一样在外游荡。

  外面人多,她又是好面子的人,很快就调整了情绪,把眼泪擦了,边走边想着自己的事情。

  当看到宰相府的许多下人出来寻人的痕迹,她只得往人少的巷子里走去。

  当准备要穿过一条巷子找个清静的地儿休息一下,不想让下人打扰时,见到百里尊骑着马从她正对面的巷子口疾驰而过,吓得她赶紧靠墙躲了起来。

  南宫弄阳气愤一跺脚,直接抄近路出了城,在宰相大人的封城令下来之前,牵了一条小毛驴跑了。

  想着郊外还有房子,她先去那里歇歇,百里尊现在肯定会认为她还在城里,所以不会那么快出城来寻她。

  南宫弄阳现在真的是一看到百里尊就生气,所以想方设法地躲着他,人要是真想躲一个人的时候,绝对可以不让找他的人找到的。

  南宫弄阳想着夜路不安全,且从皇城到她郊外的别墅要一个时辰的路程,所以扬鞭让马儿使劲儿跑。

  因为现在太阳都快偏西了,怎么地她也要在酉时末赶到家,然后在收拾洗漱一下,弄点东西吃啥的。

  平时她若要过来的话,百里尊都会提前一天让下人过来打点一切,所以什么都不用愁。

  这次回去肯定就只有她一个人了,连看门的管家百里尊都没请。

  不是舍不得花那个钱,而是这里是高档别墅住宅度假区,知道是他房子的人都巴不得给他好好看家呢,所以平时他们不来这里休假,是没有人在家的。

  南宫弄阳想到此嘴角一咧,没人伺候也好,自己可以一个人清静清净,若是身边有下人,她一出现什么不太开心的表情,那些下人都会去告状,然后百里尊就来了。

  她打定主意,自己先冷静几天,想好了再回去找他,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都得给她点时间接受他们父子对她的欺骗吧。

  虽然她也是不好惹的,并不想原谅他们,尽管从他们的立场出发,是完全能够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的。

  不管事情怎么样,她会因为太喜欢百里尊而妥协,委屈自己,平时她虽然是个很精明的人,可现在,面对自己的事情,她的脑子里一片浆糊。

  小毛驴别看它小,跑起来飞快,颠得南宫弄阳有点难受,原野的风呼啦啦地吹打在她的脸上。

  看着周围越来越暗的天色,所以她只好忍着不适,让自己尽快到安全的地方。

  女孩子走夜路,总是要小心一些的,她现在还不太明确自己的身体状况,但若肚子里真被塞了个娃,她这样折腾要是在遇上危险出现什么不测,那真是太对不起孩子和百里尊了。

  南宫弄阳果然了解百里尊,宰相大人真的一直在城里寻人,跟随他出行的府兵,逢人就问。

  他不想把动静搞那么大,只想悄悄寻人的,可动静太小,实在难在短时间之内找到人。

  关心则乱,现在整个人都被南宫弄阳气晕了,只想着尽快找到人,别的都想不出来。

  半晌,南宫弄阳好不容易到了别墅门口,天已经快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她没带钥匙,只好翻墙进去,再开门出来把驴也牵进马厩里拴好,随便给小驴儿放了点干草料,就忙活自己的去了。

  点灯,生火煮饭,洗漱铺床,一阵忙活下来,人都快要累瘫,真是好久没做家务了。

  胃口不好,一看到荤食就想吐,但怕自己肚子里真有孩子,就多放了些醋,逼着自己多吃了几口,喝了两小碗肉汤,这才随便收拾,站了半小时消食保持身材,才爬上床睡觉。

  刚开始一点反应也无,到了半夜,肚子绞痛得似不小心吃了毒药,疼得她冷汗直冒。

  浑身无力,又不知道可以去谁,这偌大的庄园里就她一个人。

  疼痛难忍使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在床上绝望地数着眼泪,恨自己的任性,不知不觉疼晕了过去。

  此刻,南楚接待天崤太子汇合的一座城镇客栈,骆斌半夜烦躁到睡不着。

  约定好七日前汇合的,至今,天崤太子猗景瑞的影子都没见到,派出去打听的人回来都没带来半点有用的消息。

  距离回皇城的日期是越来越近,他若连这差都当不好,真不知道回到南楚皇城等着他的会是什么?

  毕竟接天崤太子猗景瑞到南楚为质是大事,满朝文武都盯着呢?

  骆斌烦得一个人走出了客栈,一个人在客栈周围转悠。

  这个小城镇也是有宵禁的,他也不想知法犯法,只是待着客栈里实在闷,他就和放哨站岗的侍卫嘱咐了两句不必跟着,他就到附近转转,很快就回来的。

  夜黑风高真的很适合干坏事,很不适合出门散步,骆斌一时大意,这一散步,就再也回不来了。

  翌日清晨,客栈中的侍卫着急地寻找他,而骆斌在一座破庙里醒来,艰难地睁开眼,恍惚记得昨晚自己好像闻到了什么,然后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他才刚睁开眼,还没来得及看看周围的环境,就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不耐烦地响起,“他醒了!”。

  骆斌一怔,还没弄清楚情况就被两个汉子拽着他的胳膊拖了出去。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