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1章 军人的气结节

第341章 军人的气结节

  骆斌也不是笨人,很快就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好。

  但现在浑身酸软无比,一丝反抗的力气也无,想必是昨晚闻到的那股香味作祟。

  他好歹也是朝廷命官,在这小镇都住了有些天了,这些地方官知道他来自皇城,巴结他还来不及呢,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绑架他?莫不是绿林好汉?

  骆斌还没想清楚是谁绑架他,就被推搡出来,俩儿后膝盖窝被人用力一踹,整个人跪在了一个男人面前。

  骆斌是个军人,士可杀不可辱的气节还是有的,被这样押着让他非常不爽,那怕自己处境不佳,也傲娇地怒了起来,正想骂人,就看清了自己跪的那个男人是猗景瑞。

  骆斌知道这下是真的麻烦了,自己的生死完全可以置之度外,可若是被绿林好汉挟持,他就算是死,还会有人替代他的职位继续做他没有做完的事儿,不会让他的母国南楚蒙羞。

  现在挟持他的却是猗景瑞,而猗景瑞就是自己要接的人,这下不说能否把人好好接回去了,估计猗景瑞会弄出更大的动静来。

  毕竟他都敢这么做了,接下来指不定还有什么更疯狂的事情等着他搅和呢。

  没想到猗景瑞的胆子居然大到这种程度,完全不害怕挑起两国的战争。

  骆斌见此情景,气愤地质问,“天崤太子这是何意?”

  猗景瑞刚刚打量着他的目光这下才不耐烦地从他的身上移开,把头别向别处。

  只见猗景瑞向在场唯一一位穿着妖艳暴露的美女示意了一个眼神,那妖艳美女就离开了执行任务去了。

  骆斌对现在的猗景瑞要做的任何计划都不感兴趣,只想弄明白猗景瑞接下来要做什么?他好像想办法通知自己的同僚。

  猗景瑞好像看穿了骆斌的想法一样,阴险的双眸眯了眯,挑衅地道,“这么惦记你的伙伴呀?可惜了,他们得给本太子的怒气陪葬!”。

  骆斌闻言,奋力挣开桎梏自己的两个大汉的手,想要向猗景瑞扑上去,此刻的骆斌已经被气得浑身血脉喷张,想要杀人。

  听到猗景瑞要对自己的同伴下手,更是怒不可遏,奈何现在人为刀俎他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猗景瑞像看被拴起来的疯狗一样居高临下睥睨了骆斌一眼,站起身背对着骆斌等人。

  挟持骆斌的大汉自然是不会让骆斌伤到猗景瑞的,所以猗景瑞悠哉悠哉地看向远处的山谷。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黑色劲装的周身散发出淡淡的金芒。

  接着只见他缓缓张开手似要拥抱这锦绣河山,中气十足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出自己的壮志雄心。

  “从今天开始,本太子要让所有人知道,本太子是你们这些贱民,永远都侵犯不了的存在,为质?呵,总有一天,要你们整个南楚陪葬!泄本太子心头之恨!”。

  不得不承认,出身皇室且将来要继承大统的人,果然身上都有一种别人难以超越的那种九五至尊的气场。

  猗景瑞现在的情况虽然狼狈,但丝毫不影响他骨子里那股贵气的气场释放。

  骆斌见状怔了怔,接着歇斯底里地骂出了口,“你休想,不自量力!南楚有宰相在,任何人都休想动南楚国的根基一丝一毫!”。

  猗景瑞面对骆斌的咆哮,不怒反笑,蹲下身伸手勾起骆斌的下巴,哈哈大笑点评,

  “你也知道,南楚是由百里尊在撑着呀,一个国家居然靠一个宰相才能运转正常,真是可笑!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娇子,本太子的仇人,一个是卑贱如蝼蚁,匍匐在本太子脚下的囚犯。

  骆斌,你和百里尊绝对是史上最可笑的连襟,哈哈哈!”。

  猗景瑞说完,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笑声越发张狂,骆斌气结,眼眶都出现了红血丝,不顾后果张口啐了猗景瑞一口。

  猗景瑞感觉到自己脸上有口水,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恶心到他暴怒,狠狠扇了骆斌一巴掌站起身暴喝,“给本太子狠狠地打”。

  见太子殿下受辱,大家都不敢马虎,快速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贴身伺候猗景瑞的士兵快速拿了干净的手帕沾水给猗景瑞净脸,另外的士兵,该暴打骆斌的就暴打骆斌,该放哨的就放哨,工作十分卖力,丝毫不敢懈怠。

  才几十息的功夫,骆斌已被揍得奄奄一息,满身淤伤,但他依然强忍着,不肯求饶。

  他的生活作风被世人所不齿,但作为一个军人,该有的气节和君子之风,他是具备的,也不知道,这些优缺点堆在一起,会不会有讽刺的意味。

  大家在自己的世界角落里都很忙,做什么都是为了生活,此刻的南宫弄阳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南宫弄阳双目呆滞,脑子里的很多思想不受控制地自由乱窜,似要撞破她的太阳穴,窜出她的脑海,从此一缕意识逍遥法外一样。

  太阳穴跳动得她浑身难受,睁开眼后,她努力让自己的脑海能够捋出一丝有用的信息来。

  昨晚,她腹痛难忍晕了过去,仔细想了一遍吃的用的,并没有什么不妥,唯一不妥,就是在驴背上颠了一个时辰。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艰难下床,怎么都要去找个村大夫看看,万一她的猜想是真的,那就太对不起孩子了。

  虽然她从没有生养过,但也知道孕妇前三个月是非常危险,需要小心谨慎护好自己的肚子的。

  都能够疼到她晕过去了,自然不是小事儿,南宫弄阳理智地简单整理了一下,杵着一根木杖借力,朝别墅周围的村庄走去。

  才走一千步不到,就满额大汗,瞬间觉得是又难过又委屈,好想百里尊。

  但她不是本性就娇弱吃不了苦的女子,很快就收了收自己的眼泪,打起精神赶路。

  一路上她都打定主意,看完大夫之后,就好好在家里休养,等着百里尊来接她回去。

  她相信,百里尊一定能想到她在这里的,只是时间的问题,好在家里有存粮,什么吃的都备有,就缺一些新鲜的蔬菜,到时候找农家买就好了,她经常在外面跑,兜里都是有钱的。

  这几日就好好在家里调养,什么都不干了,南宫弄阳边思考边走,功夫不负有心人,很快就走到一处农庄,并在农妇的的带领下看来大夫。

  “小夫人,您这是有喜了,好在无甚大碍,好好调养几日便可,宰相大人知晓肯定高兴坏了,这是宰相大人的第一个孩子呢!赶快命人通知宰相大人吧!”

  南宫弄阳闻言,在村姑的护送下回到家,给了银子送客人离开之后,才来得及好好思考大夫说的话。

  好在这里民风纯朴,百里尊治理不错,这里的人真心待她,不然都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

  南宫弄阳关好门,走到马厩旁喂驴,喜忧参半地对着驴自言自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