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4章 白衣男子

第344章 白衣男子

  男人好像都很怕女孩子哭的,白衣男子瞬间没撤了。

  想要留她一个人坐在马车里哭,自己坐到外面去,可一掀帘子见外面太阳太晒,又打了退堂鼓。

  习武之人还是会随身携带一些膏药的,白衣男子虽然听不到南宫弄阳的哭声,可看到她满眼泪花,就不耐烦地从自己胸前掏了一瓶铁打损伤的膏药给她。

  南宫弄阳从他手里抢了过来,生气地朝外一掷,不由分说地给他扔了出去,正巧砸在车夫的脑袋上。

  车夫吃痛下意识转头,南宫弄阳掀开帘子直指白衣男子,表示是他干的。

  然后在车夫一脸复杂的表情下关上帘子,坐回车上,两只爪子牢牢抓住车里能抓的,免得自己再摔倒。

  感觉到自己肚子没有不适,她也报了仇,这才不哭了,用衣袖抹了抹花脸吸气咘咘嘴顺气,思考逃生之法。

  白衣男人见她一系列动作,瞬间被雷得像踩到了狗屎一样神色复杂嘴角抽了抽。

  伸手给对面的同车乘客解了哑穴,南宫弄阳终于能发出声音了,却不耐烦向他解释,一直咘咘嘴。

  “啊……咘咘咘咘咘咘……啊……咘咘咘咘……”。

  白衣男子翻了个白眼嫌她吵,正准备伸手再让她恢复安静时,南宫弄阳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到他手上,怒道,“别烦我!”,然后接着咘咘嘴。

  白衣男子看着自己好看的大手都被她拍红了,瞬间怒不可遏扬起一巴掌想要扇过去,只是扬起,手都还没动呢。

  南宫弄阳又不耐烦地看了过来,不开心地提醒,“好男不跟女斗!”。

  白衣男子再次气结,不甘心地缩回了自己的手,他确实从来没打过女人巴掌,也自诩是个君子,不会为难妇孺。

  只是,和一个神经病相处真的是很累,才几刻钟,他就要疯了,也不知道百里尊是脑子有包还是怎么回事儿?居然喜欢这么一个小疯子。

  南宫弄阳休息够了,就开始折磨人了,本是囚犯的她,现在嚣张地问道,“给我软骨的解药!快点!欺负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说着,一手抓好车子,一手伸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实在是受不了他,瞥了她一眼像看傻狗似的,不打算理会她,准备到车外去清静清静,哪怕晒晒毒辣的太阳,补补钙也好。

  他屁股才刚离开座位,身子还没探出去,南宫弄阳一脚就扬在了车门上,堵住了他的去路,再次不耐烦催促,“解药!别说你没有!那么小气干嘛?”。

  白衣男子再次嘴角抽了抽,强压着怒火坐回了原位,看着南宫弄阳不雅的动作十分嫌弃地别开头,从袖中掏出了一瓶丹药,打开盖子示意她自己拿一颗。

  南宫弄阳身体柔韧性好,直接都不需要把脚先放下,就再次上手就抢,把解药瓶和解药瓶的盖子抢了过来,自己倒了一颗吃,然后把瓶子收好塞进自己的小布包里。

  白衣男子惊讶得张开嘴巴,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怎么这么不要脸?”这句话还没问出口,就被南宫弄阳怼了一句,“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

  白衣男子再次嘴角抽了抽,见南宫弄阳慢条斯理地拿下自己的腿,好整以暇地坐到他对面。

  然后一会儿闭目养神,一会儿睁眼看着他,像似要对他打什么歪主意一样。

  白衣男子忽然觉得一股寒意从他的脊椎尾窜起,击得他浑身不自在,心中瞬间有数几年都数不清的草泥马奔腾而过,尘土飞扬。

  踏马的,到底谁才是囚犯?白衣男子心里叫苦不跌,只希望尽快把这个麻烦精送到表哥那儿,从此和南宫弄阳老死不相往来。

  打定主意之后,白衣男子不顾车外的燥热,掀帘出去,坐在车夫旁边晒着中午的大太阳。

  半晌。

  已经被晒得额上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汗珠的白衣男子,忽然闻道一股烤鸭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心里十分不安地猜测,莫不是他一会儿中午的下酒菜,没了?

  想着想着,他刚刚去买烤鸭了,所以让下属先来抓人的,等他把烤鸭买好,放在自己的马车上再赶去时,开启了他不平凡的思想之旅。

  从见到南宫弄阳相处下来的短短时间里,三观一遍又一遍地被强行刷新升级。

  想到自己用来午餐下酒的烤鸭在车上,气得他直接掀帘想要骂人,一掀开看到南宫弄阳已经盘腿坐在地上,两只手各持一只鸭腿,似接力喂食似的往自己的嘴里送。

  见车帘被掀开,白衣男子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烤鸭,南宫弄阳快速嚼完嘴里的吃食才挑了挑眉,搭拉着秀眉问出口,“有果汁吗?有点腻!”

  动作像个问妈妈要糖果吃的小孩,可爱至极,对于吃这一方面,白衣男子也不是小气的人,刚刚还被气得火冒三丈,现在又被她的样子萌化了,怒气消得无影无踪。

  与南宫弄阳相处,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忽而上九霄云外,忽而跌落深海底。

  见南宫弄阳还在一脸期盼地看着自己,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白衣男子心颤了颤,伸手指了指她身后的包。

  果汁是没有,但有水袋和酒壶,但他也没解释清楚,直接让南宫弄阳自己找。

  南宫弄阳见状,扔下两手的鸭腿,扭过身去,用油噜噜的手翻白衣男子的包,白衣男子刚刚对她起的一点点好感,瞬间又沉了下去,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自己的包被摧残。

  南宫弄阳翻了半天,见一水袋,直接拧开瓶盖,伸手在瓶口一抹,想要擦掉前一位接触到瓶盖的人的痕迹,然后扬脖张开自己的小嘴巴,拿下巴对着白衣男子,豪放地喝起水来。

  奇怪,好看的人,干什么不雅的动作,一点儿都不难看,反而多了几分豪迈,白衣男子见状,心里暗暗评价,这个女人,很有趣!

  南宫弄阳喝完把盖子一盖,随手一扔,反正都是在马车里,丢不了。

  且现在马车里都是她的地盘,对于不是自家的车的弄阳大人,鉴于被挟持的不爽心情,她是没有公德心爱护卫生的。

  喝完水又大大咧咧地吃起烤鸭来,见白衣男子早就被她的行为吓到,一动不动地维持着掀帘的姿势看着她,南宫弄阳没好气地翻到个白眼,侧过身去接着吃午饭。

  面对不喜欢的人,对待美食也实在是难以下咽,遂眼不见为净。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