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5章 不好对付

第345章 不好对付

  南宫弄阳以为自己的嚣张会让这些人讨厌自己的行为,对自己没有太多耐心关注,她吃好了饭,补充能量就可以谋划逃跑的事情,却听到白衣男子在背后面笑话她。

  南宫弄阳不悦,偏转头看向盯着自己看,一脸姨妈笑的白衣男子,蹙眉没礼貌地问道,“你敢嘲笑本夫人?小心把你抓过来,吊起来打!”。

  南宫弄阳还伸出油兮兮的爪子,做了一个抓的动作,配上一副凶狠的表情。

  白衣男子闻言,瞬间似被点中笑穴,哈哈大笑,实在忍不住外面午间太阳的炙热,钻进车里来。

  南宫弄阳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随时准备上手或上脚打坏人。

  不料白衣男子进来后,优雅地坐好看向自己见过的,最嚣张的囚犯南宫弄阳,笑道,

  “有趣的女人,让人想回家!无趣的女人,让人想出家!我应该明白一点点百里尊为什么那么宠爱你这个智障了!”。

  南宫弄阳闻言嘴角抽了抽,像看傻逼一样瞄了他一眼不屑地道,“所以呢?”。

  白衣男子再次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看着她非常严肃认真地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很有趣!但是,我想扇她!”。

  眼前的女人,除了南宫弄阳就没人了,听到人家嘲讽自己,南宫弄阳强忍住心中的怒火,握紧手中的鸭腿,狠狠地咬了一口。

  然后,白衣男子看到她居然鬼使神差平静地忍了。

  因为南宫弄阳一想现在的处境对自己是很不利的,遂也不敢太过分嚣张了。

  加上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看起来没有很坏,但人心隔肚皮,这些人挟持自己肯定有所图,她现在必须小心为营。

  南宫弄阳别过身去背对着他,不让白衣男子看到自己的表情,耸拉着个脑袋吃午餐。

  白衣男子见状,忽然有种欺负了人家的感觉,瞬间也不觉得自己说话占了上风讨到便宜有多高兴,反而心里生出了一丝丝内疚之意。

  大丈夫欺负妇孺,确实是很影响风度,白衣男子想着希望快到附近的村庄或者城镇吃午餐,暂时离开这低气压地带。

  就在他受不了马车内的低气压,想再次坐在车外,与马夫一起时,悄悄尾随南宫弄阳许久的那位大汉急急来报。

  “流少,前面一公里处有村庄,是否在该处落脚用午膳?”

  那位大汉对着马车喊了一嗓子,想着听候发落。

  没想到等了半天,马车内的流少还在想,留在小村庄能吃什么菜下酒时,那位大汉又再次说道

  “流少,不落脚休息,我们男人家也扛得住,主要是这小姑娘,她刚有身孕不久,怕是要受罪了!”。

  南宫弄阳听到敌方还有人关心自己的,且不管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但此刻跟着她一起关心她的孩子,她是高兴的。

  遂高兴地笑了笑,掀开车窗的帘子探出头去,看了说这话的壮汉一眼。

  有机会感谢人家之余,也想从这人的身上找逃跑的突破口,反正从关心自己的人身上找突破口,可比那些对自己冷冰冰的人找突破口强。

  流少一听到这消息,凤眼微眯看向南宫弄阳,终于明白她刚刚撞到肚子为什么着急到哭了,原来是这样。

  流少还没做出反应,南宫弄阳就已经背对着他,友好地想与车外汇报的壮汉攀谈。

  “小哥,流氓少说,就在前面村庄落脚休息,我要吃水煮肉片,红烧狮子头,香菇炖鸡,爆炒腰花,凉拌猪肝,鱼香肉丝,酸菜鱼,龙井虾仁,干炒牛河……”。

  南宫弄阳把她现在能想到的都说了出来,那位汇报的小哥闻言瞬间骑在马上僵硬石化,不知该作何反应。

  被叫成流氓少的白衣男子气结,一直盯着她的后脑勺看,见她小脑袋一动一动地笑嘻嘻点菜,正想一巴掌拍碎她的小脑袋。

  南宫弄阳见那小哥嘴角抽了抽,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也不折磨人家了,换了个友好一点的聊天话题。

  “小哥,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南宫弄阳,我跟你说,对我好一点,将来百里尊不会……呜呜…呜呜……”。

  南宫弄阳还正聊得起兴,白衣男子不耐烦地伸手捂住她的嘴,把人拽回了车里,冷冷看向来汇报的壮汉,不悦地道,“还不去办?”。

  壮汉这下才活泛过来,像刚刚被人点了定穴一样,手上的马鞭一扬,在马屁股上发出一声脆响,骑马离去。

  南宫弄阳挣脱半天都挣脱不开,气得想咬人,除了百里尊的怀抱,其他男人的都让她讨厌,甚至还觉得被亵渎。

  就在她张口想咬人的时候,白衣男子先发制人,伸手掐住她的下巴,手指按在她的腮帮处,让她张开的嘴无处可咬,南宫弄阳气结,像小狼嚎叫出声抗议。

  白衣男子要她打不保证不咬人才会考虑放开她,南宫弄阳想了一下眼前的形势,只好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白衣男子恶作剧得逞,心情大好,笑着放开了她,南宫弄阳一挣脱却说出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让白衣男子十分后悔刚刚太早放过她。

  她是这样说的,“流氓少,虽然我长得很好看很可爱,可男女授受不亲,我可没打算这一生养好几个男人,挣钱好难的,你少巴结我接触我!要我对你负责!

  你长得不如我的夫郎,我对你是不感兴趣的,所以,请你有自知之明,离我远一点儿,不要自讨没趣!可晓得了?”。

  南宫弄阳似师长般,对白衣男子进行谆谆教导之后,还严肃认真地看向白衣男子,问他是否有消化自己教的知识。

  白衣男子瞬间犹如雷劈,踏马的,这都什么事儿?

  这绝对是他当差有史以来,最难缠的一次差事,才短短半天不到,就差点被气死了。

  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都有点后悔劫持她了。

  白衣男子非常生气,完全不顾她是个小孕妇气她,“南宫弄阳,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百里尊好歹也是响彻天下的大人物,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迷魂汤,把他荼毒成这样?

  传言他是个洁癖严重的人,怎么会愿意碰你?莫不是,你们这些女孩子为了荣华富贵,使了阴招,爬上他的床榻,缠着他的吧?

  看来,抓你来就是个错误,百里尊断不会来救你了,肚里有他的孩子又怎么样?南楚多的是女人愿意给他生,你就找个角落,乖乖数眼泪去吧!”。

  讽刺完南宫弄阳,就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表情,他心里十分肯定,这下又能把南宫弄阳气哭。

  没想到,南宫弄阳挑了挑眉,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笑嘻嘻地对着他道,“既然我这么没用,那把我放了呗,一会儿到前面的村庄,我自己雇个牛车回去!谢谢啊!”。

  说完,还伸爪子拍了拍白衣男子的肩膀,顺便擦了擦手。

  白衣男子对于南宫弄阳的心里素质和动作,再次原地石化,这妖怪道行太深,不好对付呀。

  百里尊真魂淡!居然把这只小妖怪宠上天了,基本的礼貌都没有,白衣男子心中腹诽。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