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8章 如意出丑

第348章 如意出丑

  孔如意的婢女这时吓得瑟瑟发抖,害怕得话都说不利索,直接伸手指向孔如意在的房间,就哭了起来。

  顾宛娘见状,知道此时开门,孔如意的脸面肯定是丢尽了,以后就是破鞋一只,再也资格缠着百里尊。

  但顾宛娘也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虽然她很想看热闹,但很快,她就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开始给大家制造疑问。

  见到孔如意的贴身婢女哭成那样,顾宛娘瞬间上演姐妹情深,友好地弯下腰扶起孔如意的贴身婢女,温言劝道,

  “莫急莫急,有什么话好好说,你刚刚指向本夫人的隔壁房间,是不是你家小姐就在里面休息?”

  孔如意的贴身婢女见顾宛娘十分友好,且在她的印象中,顾宛娘一直都是很友好很好相处的一个人。

  以前南宫弄阳还在星辰学院读书的那会儿,顾宛娘陪南宫弄阳去考试,她也伺候过顾宛娘的呢。

  现在听到顾宛娘这么温柔一问,她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心思地乖巧点头。

  顾宛娘见状又问,“是你家小姐有何不妥吗?本夫人现在立马叫人传唤大夫过来瞧瞧?”

  还不等孔如意的贴身婢女回答,顾宛娘的那些个狐朋狗友就跟着演戏。

  将军府家的大公子的第二房平妻李氏,娇滴滴地道,“哎呦,我说宛夫人,你是急糊涂了吧?在这里问只知道哭哭啼啼的婢女,一问三不知,还不如你亲自进去瞧瞧情况好做安排,姐妹们都等着去参加舞会呢。

  你今天带来的朋友真是不懂事儿,我们这么多人好心好意来接她,她却半天一直躲在房里不见人,实在是失礼!”。

  顾宛娘要的就是这句话,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下一喜,但也没有在孔如意的贴身婢女面前表露分毫。

  再次关切了婢女两句,然后一脸歉意地转向各位与她今天唱戏的姐妹。

  “对不住,是宛娘考虑不周,没有劝住好友少饮些酒,一会儿舞会上宛娘先自罚三杯,现在宛娘先去唤人,稍候!”。

  顾宛娘说完朝大家微微颔首表示歉意,就朝孔如意在的房间而去,伸出手在门上敲了几下,唤了几声,依然不见人答应。

  她脸上的担忧之色越来越浓,又更加用力敲了好几下,唤好几声,无助地向大家摇头,说出自己的猜测

  “门好像从里面被反锁了,如意不会出什么事儿吧?真叫人担心!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在这时,南宫家常年跟在南宫浩阳身边伺候的小厮急急跑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大声嚷嚷跑近,“少爷少爷,您要的烤乳鸽,小的给您买来了!”。

  南宫家的小厮跑近,看到许多达官贵族家的女眷守在自家少爷的房门外,一脸诧异。

  严肃的气场让他有些腿软,遂怯弱地问道,“各位夫人,小姐,请问,是我家少爷出什么事儿了吗?”。

  小厮的话一落,在场众人皆惊,齐刷刷看向小厮站的门口,小厮身旁的顾宛娘也一脸骇然地看了过来。

  小厮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打量,一下子有些受不住,下意识地往后退,靠到门扉上。

  顾宛娘瞬间暴怒,抓起小厮的衣领,小厮吓得向她跪下,丢了手中的食盒求饶,“宛夫人,小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得罪您呀宛夫人,求您高抬贵手!!”。

  顾宛娘这时才气愤地用尽全力把小厮推开,冷冷大喝一声,“来人,撞门,把孔小姐救出来,若是本夫人的好友少了一根头发,要你们好看!”。

  酒楼里的管事都急急忙忙跑了过来,连连向大家赔罪,并嘱咐酒楼里的打手撞门。

  屋外的动静太大,终于把屋内刚刚云雨一番的两位吵醒。

  孔如意十分不耐烦地睁开眼想要骂人,刚刚那一场梦,好真实,她的师兄,终于愿意抱抱她了。

  也只有在梦里,她希翼已久的梦才有可能成真,自然是不愿被人扰了清梦,遂不耐烦地忍着不适翻了个身,一手打在了南宫浩阳的头上。

  南宫浩阳吃痛发出沉闷的声音嘀咕,“小娘子,别闹!”,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丢开她的手。

  孔如意这才发现不对劲,瞬间似触电般腾地坐了起来,焦急地扯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裸体。

  门口一直吵吵闹闹,现在还听到撞门的声音,孔如意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是南楚皇城的第一纨绔混混子弟南宫浩阳,心凉了半截。

  她迅速下地捡起自己的衣裙,想要赶紧穿衣,找个地方躲起来。

  刚刚的春秋大梦早已被吓到了九霄云外,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她以后在南楚皇城都不知道这么混,也别想再接近师兄了。

  南宫浩阳也听到了砰砰的敲门声,不耐烦地发脾气,“吵什么吵?小心劳资一会儿出去削了你们!”。

  南宫浩阳话才落下,孔如意也还没捡好衣服,门就被撞开了。

  好几个酒楼的工作人员窜了进来,接着顾宛娘也焦急地窜了进来,心急呼唤“如意?”。

  当顾宛娘见到早就意料中的画面时,似受到了严重惊吓,大叫了一声,“啊!”,然后背过身去,伸手蒙住自己的脸。

  撞门进来的酒楼工作人淡定得很,好像见怪不怪似的,慢腾腾转身,一点害羞的表情都没有,也学着顾宛娘背对着孔如意他们,一打手向酒楼管事汇报,是南宫家的少爷在此逍遥。

  众人闻言,皆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待看到一室旖旎风光之后,皆脸红心跳地退了老远,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孔如意脸色瞬间煞白,都忘记了拿衣物遮羞,全程不知所措,委屈的眼泪哗哗不停地往下流。

  南宫浩阳这才懒洋洋地爬坐了起来,嚣张地道,“本少爷在你们酒楼消费,是看得起你们,打扰本少爷休息,几个意思?你们脑袋够砍吗?”。

  南宫浩阳一向嚣张跋扈惯了,遇到什么大场面,他一直秉承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错,哪怕是自己的错也先发制人再说的原则,完全都没看向跪在自己床边哭泣无地自容的女孩,向酒楼的管事叫嚣。

  他南宫浩阳可是连欺负自己的妹妹都不手软的人,更何况是别人家的姑娘,女人的眼泪在他眼里一分钱都不值。

  酒楼管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小声劝慰顾宛娘先出去,可顾宛娘哪怕是背对着一室旖旎风光,也非常义气地发表自己的立场,“掌柜的,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还在……”

  话还没说完,就被酒楼的管事推了出去。

  当然,这一推也是顾宛娘之前就许可的,不然酒楼管事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敢碰靖王殿下的女人一小片衣袖?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