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49章 虚情假意

第349章 虚情假意

  顾宛娘被推出去之后,嘴角微不可察地扬起了一个弧度,只是这个弧度还来不及被人捕捉,很快就消失了。

  因孔如意的闹剧,百花宴只能到此为止,大家都一路八卦回家,就此解散。

  顾宛娘还算仗义,一直在酒楼外等孔如意拾缀好出来,等孔如意的这空档,早早命人通知了宰相府。

  当顾宛娘把孔如意送到宰相府的门口时,怎么都进不去,守门的侍卫很冷淡,丝毫不讲情面地道,

  “这么脏的女人,如何配当宰相府的座上宾,滚远点,别污染了宰相府附近的空气,小心小爷腰间上的剑尖不长眼!”。

  守门侍卫凶神恶煞地赶人,若是换成以往,孔如意肯定会上去据理力争,可此刻,她只敢躲在顾宛娘的马车上,面都不敢露,一直把头低到自己的胸口,默默饮泣。

  就在这时,孔如意的老母也被宰相府里的两位老嬷嬷架了出来,直接推倒在府门口,并啐了她两口,骂骂咧咧,

  “滚,只会丢脸当寄生虫的破鞋,看看你女儿干的好事儿?滚远点,千万别说和我们宰相府有什么瓜葛!否则辱了相爷的名声,要你们好看!滚!”。

  那两个老嬷嬷似母鸡护小鸡般,两人不停地怒骂孔夫人。

  孔夫人一听到自己的女儿才出去玩一趟就在外面出事儿,心想此事必有猫腻,可此事证据确凿,百里尊又不在府上,她这个妇人完全不知道除了找往日自己夫郎的学生百里尊帮忙还能找谁。

  看这情况,孔如意该是碍了谁的路,所以导致她们母女俩好不容易才有地方住的可怜虫,被人暗害了去。

  势单力孤,加上平时孔如意仗着自己是百里尊的师妹,在宰相府里作威作福,自己劝了好多次,孔如意依然不知收敛,早已弄得那些下人对她们母女怨声载道。

  平时百里尊在家,什么都没说,那些下人找不到足以赶她们娘俩儿出府的把柄,自然是乖乖伺候,敢怒不敢言。

  现在趁百里尊不在,在宰相府待了多年的这些下人,就联合起外人来欺负她们孤儿寡母,孔夫人什么都没说,忍着疼艰难起身,背好自己的包袱,准备离去找女儿。

  殊不知,她的女儿此刻听到宰相府门口的响声,在马车里小心翼翼地观摩一切,都不敢下车来扶她,帮她呢?

  顾宛娘表面上虽然也在哀伤,心里却高兴不已,再有半刻钟左右,就可以收工了。

  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一次的计划,比上次和南宫弄阳提议被驳回的计划,更周密狠毒。

  要对付情敌,她顾宛娘可不会慢慢收拾,她要一击毙命,不会像南宫弄阳那么心软,烦人家又一直不敢下手的。

  她顾宛娘相信,只有死去的情敌,才会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能力,现在南宫弄阳失踪了,孔如意也快没了,怎么看,她都才是最大的赢家。

  为百里尊解决一些麻烦的同时,还能帮自己,当然是最好的了。

  这是她为百里尊办的第一件事,挡桃花,接下来,她会用毕生的精力,去为百里尊做更多的事情。

  位高权重的男神,什么都已不缺,那她的终生任务就是,让他开心,听到孔如意消失,他一定会开心的,因为,她都看出了百里尊对孔如意的不耐烦但又拉不下面子来,这样为难的事情,那就交给她好了。

  一刻钟很快就到了,顾宛娘把自己身上的所有银子都掏了出来,全数递给孔如意,假装真心实意地安慰道,

  “如意,不管怎么说,先找个地儿落脚,洗洗身上的风尘再说。

  对不起,宛娘没用,夫家也不是我能做主的,不能收留你,你拿着这些钱,和孔夫人先找个地儿住下,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再计较!”。

  顾宛娘说完,命自己的贴身丫鬟把孔夫人也接上了马车,孔夫人只有这一次,才对顾宛娘正眼瞧了过来,十分感激顾宛娘的雪中送炭之情,满脸感激。

  顾宛娘笑了笑,再次好心好意安慰了孔如意好几句,委婉地把今天发生的她看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汇报给孔夫人。

  当然,里面的责任指向不在她这里,在孔如意和南宫浩阳那儿。

  顾宛娘短短时间之内,早就精炼了巧舌如簧的本事,孔夫人刚刚接受了顾宛娘的恩惠,对顾宛娘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也没有时间去计较,此刻,她们最需要的是,落脚之处。

  顾宛娘表现出,我能帮你们的只有这些钱了,其他的,我一个妇道人家也爱莫能助。

  孔夫人也是机灵儿人,自然也不好为难顾宛娘一个小姑娘,真心道谢,表示她们想回星辰学院看看以前的孔院长的同僚愿不愿收留她们。

  答案可想而知,虽然山上的人暂时还不知道孔如意的丑事,知道之后,她们也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顾宛娘也没有指出什么不妥之处,反正孔如意她们母女的去处,她早已经为她们准备好了,遂大方地表示,自己的马车借她们出城,她可以走路回靖王府。

  就在顾宛娘再次表现大方之时,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宛娘,你让本王好找?”。

  顾宛娘闻言,她早就知道靖王回来,是她买通了府里其他夫人的丫鬟去通知的,并简单描述了今日百花宴的趣事,还朝顾宛娘身上泼了一些脏水,这就是故意惹靖王不快,出来寻她。

  顾宛娘闻言,脸上瞬间十分害怕地掀帘出车,假装怯弱地福礼,“妾身参见王爷!不知妾身犯了何事?惹王爷不高兴了?妾身愿受责罚!望王爷不要气坏了身子!”

  顾宛娘现在也不敢确定靖王的怒意是怒她被欺负,还是怒她的朋友给她蒙羞,现在还和孔如意待在一起,或者,他知道了她的计划?

  但一向喜欢先低眉顺眼做乖巧单纯状的顾宛娘,再次故技重施,她现在需要关注的是靖王的怒点,孔如意母女已成功被她切换到另一个待宰的空间了。

  靖王宗宇见这里是宰相府门口,巍峨的府门让他看了十分不爽,哪怕是建筑物,都无时无刻不在彰显主人家的独一无二气势。

  遂招了招手,叫顾宛娘下车,不满地指责道,“到本王身边来!”

  顾宛娘踩着踩脚凳,在贴身婢女的搀扶下下了车,朝靖王走去。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