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1章 帅不起来

第351章 帅不起来

  屋内的宰相大人脑子里一片混乱,近日来的奔波已经让他疲到了极点,但还是很怕睡着,因为眼睛一闭上,满脑子都是南宫弄阳委屈巴巴等着他去救的哭脸。

  看到她受委屈的虚幻画面,都让他脑子烦得差点爆炸,这样的思维,直接把他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多年以来的大风大浪他都经历过,每一次都能咬牙坚持,优雅渡劫,唯独这一次,他是真感觉到累了。

  自诩一直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上天向来偏心,几乎都从来不眷顾他。

  他想到自己的身世,连带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父母,都可以抛下自己那么多年,跟着师父孤苦地学艺生活,那与自己毫无任何关联的老天爷,又怎么会同情自己的处境,会给自己灰暗的人生中,更多的曙光呢。

  南宫弄阳的到来,让他以为,自己吃的苦已经足够多,该给他甜头了,可现在自己又得到了什么。

  百里尊想着,气得握紧了拳头想要起身,完全没察觉到自己的两位好友,涵王宗及和公孙慕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难受的自己,他们也跟着憔悴了。

  涵王宗及实在看不下去,趁百里尊不备,点了他的晕穴,让他好好休息一番,然后和公孙慕严肃交谈。

  “能否在麻烦你,借助你们公孙家族的势力,在江湖上帮忙寻人?”

  涵王宗及点了百里尊的晕穴,把人放倒盖好被子之后,两人在他房间里小声交谈。

  他们并不知道南宫弄阳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踪,只知道南宫弄阳突然失踪,百里尊在疯狂寻人,就迫不得已地想帮忙,又不知道从何帮起。

  两人都是大忙人,这些天百里尊不理朝政,他们又只得把百里尊的任务给分担了去,连百里尊都做不到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就更加爱莫能助了。

  但公孙慕还是想都不想,满口答应,“好,我这就书信一封,飞鹰传回去!”。

  说着,就直接朝百里尊的书房走去,涵王宗及看了一眼沉睡的百里尊,又叹了口气,才跟上公孙慕的步伐离开房间。

  他们前脚刚走,郎老头后脚就进了房来,在百里尊的床沿坐下,看着自己的儿子,自言自语道,“劳资闯下的祸,劳资自己承担责任,亲自去给你找人!”。

  说完,郎老头就走了。

  很快,公孙慕写好信笺,招来飞鹰,也把信发了出去。

  都是聪明人,这么多天找不到人,南宫弄阳凶多吉少,若是活着,也定是要吃暗无天日的许多苦头。

  百里尊位高权重,不知道碍了多少人的路,所以,完全猜不出,到底是何方势力掳走了南宫弄阳,掳走南宫弄阳的目的,又是什么?

  涵王宗及和公孙慕首次思考问题到了同一个点上,但都找不到答案,自己在自己的世界里沉沦。

  被众人关心的南宫弄阳,此刻的生活,也并没有百里尊脑子里想象得那么辛苦。

  此刻,在一处她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庄稼地旁边,他对着裹了一块儿白布的稻草人,积极地锻炼身体。

  白衣稻草人的身上,被她用烧过的木棍写了“流氓少”三个字,然后拿着写字的那根木棍,各种招式招呼在稻草人身上的各个重点部位。

  因为赶了半天路,且白衣男子确定后面再无百里尊的追兵,也快要和自己的表哥汇合时,想着让南宫弄阳好好休息会儿的。

  自己的表哥心狠手辣,与百里尊又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么多天的相处,虽然很讨厌南宫弄阳的种种刁难,觉得在自己的表哥面前,她也不会吃亏,但还是有些担心这个奇异可爱的孕妇来。

  经大夫一把脉,她还有几天就怀孕整整满三个月,也很快就度过怀孕的前期危险第一关了,白衣男子有些为她高兴,也有些担忧,一个孕妇要怎么和自己的表哥斗。

  自己在表哥的面前也是有被威胁的,说话的分量不重,之后肯定帮不了南宫弄阳许多。

  看到南宫弄阳不愿和一帮大老爷们坐在一旁休息吃东西,一个人在一边锻炼身体,他有些诧异地慢慢走向南宫弄阳。

  这些天的南宫弄阳,不是在赶路的马车上睡觉,就是吃东西补眠,把自己的生活完全过成了一只精致的猪,想必过段时间她肚子隆起就更像猪了。

  南宫弄阳好似完全不把自己的安危当一回事儿,该当可爱的猪猪时,一点儿都不含糊,因为她逃跑了好几次都被自己抓回来之后,就再也不挣扎,直接嚣张地由着大家伺候她。

  一会儿要吃烤乳猪,一会儿要喝炖鸡汤的,刚开始的一切轻车简从,才短短几天,就锅碗瓢盆,米油盐瞬间弄了一大马车跟在她的马车后。

  白衣男子的马车都被迫改成了房车,方便她睡觉的,他堂堂一个少爷,被逼着去骑马,有马车都不能享受。

  刚开始好气哦,但到最后反而越来越关心她,觉得她真心与众不同,所以,只要她不逃跑,一切都顺着她的意。

  南宫弄阳老开心了,有时还和大家一起坐在火堆旁指导他们怎么做饭做菜,笑嘻嘻地给大家讲笑话,完全不像被他们挟持的人。

  每日的生活,除了怼白衣男子,睡觉,吃东西锻炼,就没了,生活十分规律,也不像刚抓来的那会儿,老是又哭又闹,让众人不得安生的。

  白衣男子看到南宫弄阳在不远处对着一个稻草练武强生健体,就笑着走过去,还没到就大老远地问道

  “和稻草人有什么好玩的?要不我给你喂些简单的招式,助你安胎?”。

  白衣男子一说完就后悔了,见稻草人身上写着“流氓少”,被戳了无数个破洞。

  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胸口,还有重点部位,自己刚刚这一声叫唤之际,南宫弄阳正巧劈下稻草人的胳膊。

  闻言转头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手扶着她的小蛮腰,一手握着木枝,脆声声地应道,“好呀!来!”

  白衣男子吓得瞬间伸手捂住自己的重点部位,满脸慌张地看着南宫弄阳,用便秘似的可怜表情祈求道,“姑奶奶,您自己练吧,本少爷还没成婚呢!”

  说着,转身拔腿就跑,南宫弄阳伸脚踹倒了稻草人之后,嘻嘻嘻地嚷道,“在本夫人面前,除了本夫人的夫郎,任何人都帅不起来!流氓少,别跑!给我站住!”。

  南宫弄阳举着木枝追白衣男子锻炼身体去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