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2章 孕中焦虑

第352章 孕中焦虑

  南宫被带走的路途真的是越走越荒凉,南宫弄阳都快有点记不住他们走了些什么地方,十分心焦,但又无能为力。

  孤身一人对付这些人,她就很难对付了,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对于别人的搭救,她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有时都丧气地想,活一天是一天,也许就能回现代了。

  之前晕的那一次,她十分肯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在现代,她还活着。

  想到两边的命运自己都不能把控,闹得南宫弄阳的脾气越加暴躁,哪怕对待挟持她的人,也非常不客气起来。

  有时还过分到完全不考虑自己和孩子的安危,事儿后想着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她又觉得内疚。

  囚犯的整日生活让人十分难受,难受到很多时候她都需要麻痹自己,假装很开心,免得太影响胎儿,怕孩子生出来性格不活泼。

  此刻,一处野岭的庄稼地旁,白衣男子被南宫弄阳吓得爬上了树,下都不敢下来,南宫弄阳在树下叉着腰举着棍子叫嚣。

  若不是白衣男子比她大许多,眼前的景象,人家铁定认为,是一个母亲,在追赶她调皮的幼儿。

  这些天的相处,白衣男子除了不让她跑,基本什么事儿都顺着她,很多时候都下意识地想与她相处交朋友,享受一下南宫弄阳独特的人生观,醍醐一下自己。

  看到南宫弄阳打不着自己,白衣男子也不害怕了,直接悠哉悠哉地坐在树下,居高临下地叫唤挑衅,“你这粗鲁的妇人,有本事上来呀!来呀来呀,打我呀!”。

  南宫弄阳也举着木枝在下方不满地埋汰,“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下来!”。

  两人就这样,一言我一语,相互对吼了半天。

  南宫弄阳感觉心情舒畅了,准备离去睡午觉时,一转身忽觉脚踝一刺痛,一低头,路过的蛇讨厌挡路的宫宫弄阳,遂给了她一个教训,溜了。

  南宫弄阳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蛇尾巴消失在草丛中,青绿色的蛇身与翠绿的矮草融为一体,不仔细看,还真察觉不到。

  南宫弄阳心下暗叫不好,蹲下身提起自己的裙摆,果然,有两道细细的咬口,忽觉有点反胃想呕吐,南宫弄阳知晓,那蛇肯定有毒。

  见四下也只能找白衣男子求救,她可怜兮兮惨白着一张脸祈求,“流氓少,我被蛇咬了!呜呜!”。

  南宫弄阳说着,就想用手把毒液挤出来,她还没挤出一丁点儿,蛇毒毒性太强,直接晕了过去。

  白衣男子看着地上可怜兮兮趴倒的南宫弄阳,以为她是在装,“切”了一声之后,没理人,依然悠哉悠哉地坐在树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咀嚼青草芳香。

  半晌,见南宫弄阳趴着一动不动,白衣男子深怕她压到自己的肚子,想着下去就是被她欺负一下而已,可千万别真出了事儿。

  他才不相信她真被蛇咬了呢,他只是担心压到她肚子里的小家伙。

  南宫弄阳都那么可爱了,她生的崽肯定也很可爱,说不定以后可以陪自己玩,白衣男子想到这一点,这才慢悠悠地飞身下树,落在她趴着的旁边。

  小心翼翼地靠近,伸脚踢了踢她的脚,见人没反应,又伸脚踢了踢她的手,还是没反应。

  白衣男子忽然觉得不耐烦,喝道,“再装!我就踩你屁屁咯!”。

  说完,还真把脚伸到了南宫弄阳的屁股上方,准备就绪,对此浑然不知的南宫弄阳,依然还一动不动,一直在神游太虚。

  白衣男子见南宫弄阳定力好,想着往日都是自己吃亏,今日逮着机会,得好好报仇不可。

  于是真的轻轻踩了上去,感觉到脚底一阵柔软,他就有大仇得报的感觉,虽然只是踩了一下下。

  就这一下下,让他的耳朵还不由自主地烧红了起来。

  就在他以为南宫弄阳会气得弹跳起来骂他流氓时,南宫弄阳受了他这么侮辱还一动不动,完全与她的性格不符,这才担忧地蹲下身,触握着她的小肩膀摇晃叫唤。

  “粗鲁妇人?南宫弄阳?喂,别玩了,醒醒!本少爷认输还不行吗?”

  见自己都服软了,南宫弄阳还是没反应,一股不安的思绪涌上心头。

  人命关天的事情,白衣男子也不敢犹豫,完全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直接把她翻了过来,想要抱走。

  就在南宫弄阳的脸被翻过来,他终是看清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嘴唇泛紫的南宫弄阳,心里着急了起来。

  毕竟也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人,他快速伸出手指,封住了她的几处大穴,免得毒性扩散过快,然后开始紧急施救起来。

  南宫弄阳现在这个状况,不能再抱走求治了,只能先帮她把毒液吸出来,然后运功帮她调息。

  救回来之后,后续还不能用药,只能让伤口慢慢好,谁叫她现在是个孕妇呢?

  白衣男子想到此,就真心愧疚自己刚刚不应该跟她一个妇道人家计较,引她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好了,现在只有两个人在此,都没有多一个人来帮手的。

  一般被咬的位置不高,刚刚看到南宫弄阳蹲下身看自己的脚,估计就是那位置范围,不是左脚就是右脚。

  白衣男子伸手就想去掀她的裙摆看一下她的脚踝,可忽然又觉得不妥,伸出去的手又纠结地缩了回来。

  不说将来百里尊知道自己看过南宫弄阳的脚踝会不会把自己削了,就说现在,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他和他老娘最亲密的姿势,也只是相互握手,连个拥抱都没有过呢。

  没想到第一次,与自己比较亲密一点的女性,居然是南宫弄阳,现在自己还要看她的脚,想想就觉得刺激。

  但一想到南宫弄阳现在体质特殊,抵抗力比平时差不少,他又不敢耽搁了,遂对着怀里早就晕过去讨厌的妇人自说自话,

  “本少爷不是占你便宜啊,本少爷是在救你!别醒来不识好歹!对我喊打喊杀!”。

  白衣男子知道南宫弄阳这样的性格,只要你能说明理由和当时情况,她知道了是不会太计较的,现在自己说话她听不见,但还是觉得,很有必要需要先声明一下。

  声明完之后,白衣男子这才找她被咬的伤口,为她吸毒血。

  心里默默念着,南宫弄阳千万不可以有事,有事也不能在他手上有事,不然自己良心会非常过不去。

  掳人是自己长这么大,干的第一件坏事儿呢,可千万别玩出人命来!白衣男子心中祈祷,边祈祷边排毒。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