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4章 求救布条

第354章 求救布条

  南宫弄阳听到白衣男子在帮自己,心生感激,也情商颇高,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地转过头,一脸感激又歉意地对着马车旁的女孩儿微笑,故意做掂量怎么开口状。

  流氏兄妹正等着南宫弄阳识时务者为俊杰地道歉服软,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像似要服软。

  为了不让以后相处的气氛更加紧张,不止流氏兄妹,连其他刚刚有注意到这边动静的其他兄弟,都在竖着耳朵听呢。

  平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天就南宫弄阳一个人,都快把他们折磨疯了,再来一个不好伺候的大小姐,两位祖宗又都不和,那他们真心没几秒好日子可过了。

  南宫弄阳见大家都在看自己出丑呢,遂非常没良心地额了半天,一句完整的话都没额出来,最后就以一句“我要说什么来着?瞧我这记性!”,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再次一瘸一拐地走了。

  期待了半天的众人见状,顿时失望透顶,有些还不耐烦地摇头叹气,然后兴致缺缺地干手边的活儿。

  马车旁的女孩儿更是气得脸红脖子粗,都这么多下人看着呢,她是不要脸的吗?

  无处发泄的她遂气愤到极点,一伸手一挥鞭,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南宫弄阳乘坐的马车车顶,瞬间被掀飞了,然后“砰”的一声,落在一旁的草地上。

  众人听到声响纷纷往流小姐那个方向看去,唯独南宫弄阳坐在火边,净完手的她一瞬不瞬地往山鸡的身上抹调料。

  完全不在乎附近发生的一切,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让流小姐的气发得不顺心,像狠狠一重拳打在棉花上白费力。

  南宫弄阳晓得人在气头上绝对不能惹不能劝,不然自己会被当成台阶,生气的人会把气撒到自己的身上。

  气顺好了,然后事儿后找受气的那个无辜对象道歉,可那个无辜对象已经被伤害到了。

  虽然流小姐的怒气,也和自己有关,可谁叫她一来就出言不善呢?

  这种人,不给她给教训,她们总是会认为这个世界是围绕着她们转的,贼烦。

  南宫弄阳依然悠哉悠哉地帮忙抹油,准备把打来的山鸡上好最后一道工序,然后架在火上烤。

  见始作俑者南宫弄阳这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蹲在她旁边的大汉见状不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小姑娘干活,也伸手帮忙。

  快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都饿了,很快,停滞了几十息看好戏的大伙儿,也快速忙碌了起来。

  慢慢的,流小姐的大动作也没引来太多太久的关注,气得她一跺脚冷哼一声跑开了。

  白衣男子见状,无奈地瞪了南宫弄阳一眼,南宫弄阳却一个眼神的余光都没给他,心思完全在山鸡身上。

  白衣男子顿时也有种一重拳挥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气没发出来,反而还更气了,生气地甩了个袖子,朝着他小妹跑的那个方向追去。

  南宫弄阳这才转头往流氏兄妹消失的方向瞄了一眼,随意地问道,“哎,小哥,他们兄妹的全名都叫什么呀?”。

  南宫弄阳随便问了问坐在她旁边,跟着她一起做饭的壮汉,那壮汉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表示无可奉告,就一瞬不瞬地看着烤架没理她。

  流少吩咐过,不许告诉她太多事情,最好是话都不要跟她讲,免得让南宫弄阳套出秘密来。

  接收到流少的命令之后,大伙儿自然而然地想与南宫弄阳保持距离,虽然平时她给大伙儿讲了不少笑话,很多时候,有那么几个瞬间让他们觉得,他们大家是相识许久的熟人。

  但流少的提醒,他们还是记在心里的,人虽然不聪明,但是很听话。

  南宫弄阳见没人理自己也不恼,自己慢慢起身往树林里走去,一壮汉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不远处。

  自从在野外找不到泼辣妇女守着她去方便之后,都是那些大汉远远地跟着她,刚开始南宫弄阳还觉得挺别扭的,但慢慢就习惯了。

  她现在这个样子,可比其他囚犯好太多。其他囚犯又是上刑又是吃不饱饭的,被关小黑屋里,比起那些囚犯来说,她生活得还算幸福。

  南宫弄阳一瘸一拐地走着,见到一处一人高左右的矮草,就侧身钻了进去,悄悄伸出脑袋见远处的壮汉靠着树上,时不时转头往她这边瞄时,她只好抓紧了动作。

  哪怕百里尊来找她的机会很渺茫了,但能留下一些线索的情况下,她还是想方设法地留下

  荒郊野岭的,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发现这个线索,但线索放出去了,她的心里总还有一些期望,期望着百里尊能看到这些线索,就一定能来救她们娘俩儿。

  她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周旋好好活下去,并把孩子生下来,多久,她都会等他,只要他来找,找到机会逃跑,她也会努力逃回他的身边。

  好几次都是借着出来方便,然后撕下自己的里衣写布条,绑在不太起眼的地方,免得那些人起疑,所以每次逗留的时间都不敢耽误太久。

  刚开始那些人还不嫌脏地来检查她来过的地方是否有留下什么不妥的痕迹的,后来好几次都发现她没有什么异样,检查起来就相对松泛了不少,南宫弄阳这才等来机会留痕迹。

  南宫弄阳也不敢让站在不远处的大汉等太久,所以绑好布条,确认不会轻易被发现,路过的人又能找到的样子,然后急忙出了草丛。

  还别说,以前见人家这样藏东西,觉得简单不过,现在自己亲自实践,才发现不容易,。

  即不能让想知道的人发现,又要让自己想发现的那个人发现自己在求救,藏东西真的是技术活儿。

  好在她现在是孕妇,生理功能与常人有差异,一天可以跑多次净房别人都不会怎么起疑。

  南宫弄阳留好信号之后,悠哉悠哉地走出草丛,朝不远处守着她的大汉揶揄道,“守着女人如厕,小心一辈子没好运!”。

  她也只是想刺激一下这个壮汉,一会儿去检查的时候,不要检查得太仔细的。

  毕竟男人对于秽物这一东西,确实是很排斥的,怕给自己带来不好的霉运。

  连自己的老婆生孩子,他们都不像现代的男人去守着,而是在外面焦急地等候,连产房都不进的。

  怕自己进去之后,会有不好的霉运降落到自己的身上,所以一直在外面听着妻儿在产房里拼命过鬼门关。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