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5章 分析困境

第355章 分析困境

  那大汉没有回应南宫弄阳的打趣,不耐烦地看着南宫弄阳走了之后,然后跑去南宫弄阳刚刚蹲过的草丛查看。

  南宫弄阳还算有良心,方便过的地方都会堆一个小土堆,壮汉过去看到土堆旁都没有什么异样,就看到土堆里微微露出一个白色的一小脚布条。

  以为那是用过的脏物,于是啐了一口,不满地走了,南宫弄阳见大汉越检查越随意,牵了牵嘴角。

  那个土堆里的布条就是自己放的,那土堆里面也没秽物,自己刚刚就是过去蹲了一下放了个东西,堆个土堆做掩护的。

  在此之前,她见到他们经过的一野外有动物的秽物,她之前很嫌弃捂着鼻子跑老远,但是后来回去一想,自己不想如厕,又想用这个借口跑去放暗号的时候,也许自己能利用一二。

  于是,她想到了用水浇在动物的粪便上的办法,微微打湿之后,然后用土埋起来。

  之前那些跟踪她的人不明白土堆里有什么,检查得很仔细,连土堆都要踹开检查。

  然后,很多次都成功中招,鞋底臭臭之后,没人在对那些土堆感兴趣了,南宫弄阳的求救信号就埋在了那样的土堆里。

  毕竟在野外,没有几个人方便完了还想着用土埋的,那些人以为南宫弄阳是害羞,实则是土堆里放了动物的粪便。

  作为一个来自现代,且工作时天天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的人,她的脸皮早就比城墙还厚了,但适当的示弱表现出比较女人的这一面来,还是很有用的。

  南宫弄阳看到那个大汉没有踢开土堆检查,四处转了转就又跟回到她身后,南宫弄阳奸计得逞,心情不错,悠哉悠哉地一瘸一拐走前面,还哼起了不着调的歌。

  之前,她和百里尊说过,在野外的求生方式和留信号,她把她在现代会的都说了出来,百里尊也把自己的会的,都教给了她。

  这个土堆信号,他们没有交流过,但是她相信,百里尊如果真的有一天能够路过这里的话,应该会发现的吧。

  因为面对什么事情的时候,她的思想是有些奇葩的,这一点百里尊是见识过,希望两人再次心有灵犀!希望某一天他的人能找到这里,路过这里时发现这里的异常,寻到蛛丝马迹。

  可能是想着在荒郊野外的,就算南宫弄阳留信号,也没几个人会注意到,也没人会找到这些地方来,所以对她的监视和提防的心思,都少了不少。

  这让南宫弄阳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有点机会了,忧的是,这里几乎都不会有什么人路过,要不是他们现在从此路过的话。

  好在这几天落脚的附近有农田啥的,虽然很远都没有看到村庄,但这里肯定是有人打理的吧。

  这一看就是个牧场,整个农田上的庄稼干草都被畜类啃过,想必是种了粮食收走之后,又赶畜生来吃,吃完就迁移到另一个水草更丰美更适合居住的地方,留待这里的植被再次生长起来,他日再换回来吧。

  附近不远应该是有村庄的,只是他们限制她的行动也不让她看到罢了。

  好吧,情况不算太差,这里虽然没什么人流量,但也不是半只鬼都不会光顾的,希望自己有好运。

  都走了这么久,应该快出南楚国了吧,南宫弄阳心下有些不安,要是没有导航,她是一个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人,也不知道将要去往哪个国家。

  自己虽然一直没有出过南楚,这些人去挟持自己的时候也是穿的楚服,但刚刚流少的妹妹一出现,是比较开放,带有一点异域风情的奇装异服。

  南宫弄阳心下就判定,绑架自己的这些人,应该不是南楚人。

  因为百里尊说过,南楚都是汉人,几乎没有异族的百姓,哪怕通婚,国与国之间,挨着的边境都是不允许的。

  南宫弄阳想着想着,打了个哈欠,心下嘀咕,异族人,百里尊得罪了多少别国的人呢。

  这些百里尊都没和她说过,但她亲眼看到天崤的猗景瑞和他是结怨颇深的,且两人的恩怨,弄得是全天下皆知的那种,哪怕是在大人物面前,他们都是不屑假装表示友好,以显风度的。

  自己这些天一直在思考百里尊有可能得罪哪些人,且哪些人是大胆到自己也敢绑的。

  想来想去都想不到一点线索,现在突然想起猗景瑞那个坏蛋来。

  一想到猗景瑞这个坏蛋,南宫弄阳就不由得头皮发麻,打了个冷颤,心中默默祈祷,一定不要是猗景瑞那个混蛋,不然自己真的没有好日子过了。

  正想到恶心的猗景瑞,南宫弄阳就心中十分不安,开始思分析会遇到的苦和解决对策,若是猗景瑞,这样的人会怎样虐待自己仇人的妻儿呢?运气不好冤家路窄遇到了,她又该这么应对呢?

  南宫弄阳见没人理自己,索性就坐在了火边打坐,闭目沉思。

  只有不让别人看着自己的眼睛,才不会知道自己太多情绪,很多时候为免一直跟着自己的跟屁虫起疑,她都是借打坐调息来思考问题的,这些天让她不得已养成了这样一种习惯。

  反正打坐或者是睡觉,她的质量都还不错,因为她能肯定,目前和这些人在一起,这些人是暂时不会伤害她的,且还得保护她,所以荒郊野外的,她的睡眠质量绝对是最好的一个之一。

  哪怕一路上自己一直在想办法拖拖拉拉地拖延时间,这些人应该也快要把自己送到真的需要她威胁百里尊的幕后黑手手里了。

  接下来的日子肯定没有现在潇洒,能养足精神的时候,一定不能浪费了。

  每次听到流氓少提到他表哥,都是一脸的怨恨又一脸的无奈,想必他表哥是个挺难缠的人物,像流氓少那样的谦谦君子,又不得不屈尊于他。

  流少的这个表哥,南宫弄阳也只能从这些人的交谈和做事方面来推出个大概性格,除了难相处,就不知道该这么去猜测了。

  南宫弄阳正想着,流少就拽着他妹妹回来了,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儿,气呼呼地坐在南宫弄阳旁边。

  南宫弄阳知道他来了,却眼皮都没睁一下,流氏兄妹见状不爽了。

  流少承诺,自己妹妹回来他一定能让南宫弄阳道谢和道歉一起的,女孩儿也是在自己的哥哥各种好说歹说下,才同意的。

  现在两兄妹见到南宫弄阳这幅模样,都快气炸了,白衣男子有些受不了南宫弄阳的无礼,明明很聪明的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假装不知道不作为,让人实在是很生气。

  然后白衣男子不满地道,“粗鲁妇人,好歹是我小妹救了你,不会吝啬没礼貌到一句谢谢都没有吧?”

  南宫弄阳这才睁开眼,饶有兴致地向流氏兄妹看去。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