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6章 人如其名

第356章 人如其名

  南宫弄阳见两兄妹又气炸了,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明明她都准备道谢且道歉了,但是这两人给她准备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且她刚刚不是闭着眼睛呢吗?

  咋不等自己睁眼后再说话,某些时刻,流氓少的情商也是有点着急呀,南宫弄阳心里吐槽。

  好吧,现在就算她有心道谢,却又不想道了,就在南宫弄阳也犯难要不要开口?要如何开口时,烤肉熟了。

  南宫弄阳心里是感觉到很不爽,但也不是幼稚鬼,很快就明白了这样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且还影响心情。

  也是亲手掰了两只鸡腿递给他们兄妹俩,流氓少见南宫弄阳肢体式示好,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接了。

  看到自己的妹妹还愣在哪里,显然不太满意南宫弄阳这样的道谢及道歉方式,遂撅着小嘴,迟迟不愿接过南宫弄阳递过来的烤鸡腿。

  南宫弄阳本身因为脚受伤的原因,有些站不住,一手举着鸡腿,一手伸到自己受伤的那条腿的大腿上,助力一下。

  白衣男子见到这样的一个状态,感觉南宫弄阳受伤的那条腿都在微微地发抖,遂有些不满自己小妹的矫情,催促道,“流珠,快吃啊,再不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名唤流珠的女孩儿接过南宫弄阳手中的鸡腿之后,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机械地举到自己的嘴边啃着。

  南宫弄阳见成功把鸡腿送了出去,笑了笑,恰合时宜地打趣道,“名字还挺好听的!人如其名!”。

  然后一瘸一拐地艰难坐回自己的座位,吃起烤肉来。

  在两兄妹回来之前,白衣男子就曾多次劝慰自己的小妹,南宫弄阳现在是个孕妇,情绪各方面不太正常的时候要多多谅解。

  且现在她不能出事儿,不然猗景瑞想要的效果就达不到,加上两兄妹也是光明磊落的江湖人,做不出欺负妇孺这样的畜生事儿来。

  好说歹说,终于把有一腔侠骨心肠但又无处施展的妹妹哄舒服了。

  加上流珠对南宫弄阳这顶有限的了解,知道人家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就很不错了,也不奢望她会出口道歉啥的,毕竟确实是自己态度不好在先。

  加上救死扶伤对于她这儿半个医者来说,本来就是她的职责所以,也不应该要求每一个患者对自己的救命之恩都感恩戴德,她也不是那种喜欢仗着自己做了好事,就一定要邀功的人!

  现在又是大晚上的,要是她一直闹脾气不和大部队的人汇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一个女孩子家在荒郊野外过夜,也确实非常危险。

  于是,在自己哥哥的宽慰下,见好就收,不再任性了。

  江湖儿女,说了要不拘小节的,自己却一直很容易就动怒,发大小姐脾气,那样也是很不好的,流珠心里自我安慰调整,坐在一侧默默地吃鸡腿。

  南宫弄阳把肉多的地方给了他俩兄妹之后,自己吃骨头比较多又没多少肉的地方,知道这些吃食来得不容易,骨头都啃得干干净净的。

  连在百里尊面前,她的吃相也是豪放派,从不似大家闺秀的女人,现在在这些人的面前,就更不需要优雅了。

  于是风卷残云似的吃完之后,净了净手,杵着根柴杖就回马车上休息了。

  她也不知道要和这些人怎么相处才会比较舒服,所以索性就有时间都拿来休息想事情。

  马车顶被掀翻了一直还没人给她按上,最近天气不错,想必晚上不会下雨的,南宫弄阳也就没管车顶的事儿,爬到马车上关起帘子就打坐调息。

  若不是脚受伤了,她饭后都是要走走的,但现在腿脚不方便,只好换一个比较舒服一点的方式待着了。

  怀孕的时间不是很长,暂时没有胎动啊什么的,可以让她和孩子有个互动,但一想到她的肚子里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心情就激动无比。

  南宫弄阳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若有所思,抬头看天上的星星,思念百里尊。

  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他在哪里?在干什么?是否在找自己的同时有好好吃饭?

  很多时候,南宫弄阳都是很后悔自己任性跑出来被抓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她也只能积极地面对现实。

  越想越难受,索性就不想了,闭目打坐调息,把百里尊和师父之前教她的所有功夫,能练的都练了一遍。

  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管什么境况下,能让自己变强不生病的情况下,都要争分夺秒地进步,不可虚度光阴。

  南楚皇城宰相府。

  因为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又找了多天没有丝毫线索的宰相大人,用买醉来麻痹自己,周身的酒灌摔了一坛又一坛。

  他明明很理智地告诉自己,一定不能如此颓废,要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好方便找到南宫弄阳的时候,第一时间去解救她。

  然后好好向她认错,天天把人拴在自己的身边,免得再弄丢了,这些天,没有自己的庇护,她肯定吃了不少苦。

  明明想得好好的,也觉着得好好的,可还是控制不住要用醉酒的方式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涵王宗及和公孙慕,时不时地会尽量抽空来看他,可想醉的人,别人一劝再劝也是没有多大用处的,除非是想醉的这个人,自己清醒过来,振作起来。

  公孙慕每次都骗人骗己地说,他派出去的人很快就有线索了,可至今一条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提供给过百里尊。

  因为南宫弄阳的消失,南楚皇城也出现了很多变动,百里尊有意退出政坛,涵王宗及的势头越来越猛,靖王的本性也慢慢显现了出来。

  不管在世界的每个角落的人过得这么样,这个世界是一直在进步发展的,没有因为谁的离开,或者是谁的悲伤,这个世界会为他或她暂时停留一会儿。

  但愿,在时间的长河里,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人生,但都希望能够被温柔以待!

  就在百里尊们不断地寻找,南宫弄阳们不断地躲闪下,大家的距离越来越远,弥漫在友人的头顶上空的阴霾慢慢淡了不少,能刻骨铭心为一个人痛的人,也就剩百里尊罢了。

  几日后,中山国的边境迎来了一辆陌生的马车,流珠没好气地扔了一套中山国的服饰进马车里,让南宫弄阳换。

  南宫弄阳备懒地起身,换好之后,接着躺下休息。

  看到中山国的服装标志,心中也是很惊喜,她想到的是,如何能联系上自己的友人,中山国的太子项阡酋,也许自己就会有逃生的机会了。

  她还是一言不发地任由马车外的人把她带到不认识的地方去,在众人面前完全不慌的样子,实则心里一直不停地在盘算。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