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7章 夫人的架子

第357章 夫人的架子

  之前一直都是走偏僻的小道,现在却要进热闹的城镇,南宫弄阳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难道是自己很快就要见到要抓自己来的人了?莫不是中山国的人?

  可中山国出使南楚的时候,不管是政坛上,还是私底下,大家和中山国的邦交或者是私交都是不错的呢。

  百里尊到底得罪了中山国的哪位大神呀?实在是烦人!关键时刻一点头绪也没有。

  早知道平时缠着他多了解他的仇家都有谁,现在可以简单做一些防备啥的,现在什么防备都没有的情况下,被抓了来。

  之前和流少他们相处,那些人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过得还算不错,现在要换另一个典狱官了,又得开始新一轮的人事交际,真是累人!

  南宫弄阳想到此有些烦躁,正想拿枕头撒气,但一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所有的怒气又消了,笑靥如花地抚着小腹自言自语。

  “儿子,妈咪刚刚没有生气,是在和你逗着玩的,不要受妈妈的影响,好好成长哦!”。

  说完,还不忘揉了揉几下,这才接着嘀咕暗示自己,一点都不生气,一点儿都不烦躁。

  在现代时,也看了少量关于孕儿这方面的书,都说母亲的心情,是很会影响到幼儿的。

  之前看到一则新闻,一位母亲特别生气,在盛怒之下给孩子喂奶,结果孩子喝了奶之后中毒了!

  听着感觉很奇葩,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且又是第一次孕育生命,什么都不懂,得小心再小心。

  说不定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哪怕要她去地狱安胎,她也是能巧妙化解危机的呢,要相信自己的脑子,南宫弄阳躺在前进的马车里自我安慰做心里建设!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想从抓自己的这些人当中套出有用的信息来,哪怕是告诉她,到底是那个王八蛋下命令抓她的也好,可一直套不出来。

  直到现在,若不是流少当着自己的面喊过流珠的名字,他们所有人的名字,她一个也不知道!

  要想向别人示好的第一步,肯定是要记住人家的名字,然后礼貌地一起相处的。

  所以南宫弄阳再也忍不住好奇,伸手掀开车帘,问向骑在车外高头大马上的流少。

  “流少,你叫什么名字呀?你的名字好不好听?不好听的话,我重新给你取一个呗!”。

  她小小地用了一个激将法,希望可以管用,期待地看着流少脸上的表情变化!

  就在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守城的侍卫上来检查大家的通关文碟。

  流少白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就双腿夹紧马肚骑到前面去,然后友好地开始和守城的将领交谈。

  南宫弄阳听到流少隐隐约约在说,他们是某某中山国有名商人的家眷,南宫弄阳是他们的夫人,车顶坏了要进城修,就在这个城镇住一晚,明日就会启程中山国的皇城白山。

  流少拿出一个真假难辨的通关文碟给守城将领一检查,随便胡诌了两句,那位将领就将信将疑地想要过来仔细打量。

  忽觉手中一重,流少已经塞了两腚沉甸甸的银子到他的手里,又礼貌地催促道,

  “大人,我家夫人有孕在身,舟车劳顿的,又是没有车顶风吹日晒许久,体质可不比男人呢,望大人能尽快让小的们通行,带夫人洗洗风尘!好好稍作歇息”。

  那位将领也只是想随便瞄一瞄的,就算是不小心放进了坏人进城,里面还有别人管着呢!

  一天他要看那么多人进城,每个人的脸上又都没写着坏人,他如何分别好人和坏人?偶尔有漏网之鱼,也是情有可原的。

  加上这些人有文碟,还懂事儿,又说只住一晚,看着也是挺安生的一行人,不像是会闹事的,遂很快就放行了。

  既然流少都说她是他们的夫人,南宫弄阳也仗着夫人的身份,开始作威作福起来。

  马车行驶在城镇的街道上时,看到什么想买的,都直接叫人递到马车里,然后找流少要钱。

  街上人多,且不好多为难她,怕南宫弄阳耍什么花招闹事儿,流少就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掏银子。

  南宫弄阳见他臭着一张脸,还非常不高兴地端着夫人的架子呵斥,引来街上其他百姓的关注。

  南宫弄阳是不怕别人的目光的,也非常享受别人的注目礼,在没有发生什么丑事在自己身上的时候。

  见到许多人盯着他们,她就更加端起夫人的架子来,流少就算再不满,也慢慢懂得了此刻该如何当主子的狗。

  他们好久没有逛街住店,就是想来放松暂时休息一下,然后在启程去中山国的皇城白山与表哥汇合的。

  之前几乎都住野外,没花什么银子,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走管官道,不用担心百里尊的人在后面追,所以流少也想来异国的钱庄对一下自己的银票,多取一些在身上备着。

  遂大家都只是路过,不敢惹南宫弄阳不高兴,闹出更大的事儿来。

  加上她又是个孕妇,平时也是这样和大家相处的,所以流少他们早就习惯了她的神经,许多时候都是有求必应。

  流珠见状是最不高兴的,但是现在她的身份是南宫弄阳的婢女,就算再不高兴南宫弄阳对流少的呵斥,她也不敢说什么。

  就在南宫弄阳看到大家都十分乖巧,且她的腿早好了,就直接掀开车帘下车来。

  流少见南宫弄阳下车,不爽地走向她扶着,轻声冷冷警告,“别太过分!你这粗鲁妇人!”。

  南宫弄阳听到流少这样的警告,闻言瞬间嘻嘻笑了起来,得意地道,

  “我现在可是你们的夫人!注意你的身份!给我的这个身份,我会演得很好的,放心!现在本夫人要去药堂,走吧,小流子!”。

  流少闻言,非常不悦地剜了她一眼,看到前面不远就有个不错的客栈,于是命令大家先去打尖住店休息。

  自己小妹的医术非常高,完全可以信任的,但是南宫弄阳说想要去药堂,且小妹与她的磁场不合,她流少也就不想为难自己的小妹,也就应了南宫弄阳的请求。

  待众人去打尖住店之后,南宫弄阳就笑嘻嘻地想走了,忽觉手腕吃痛,流少生气了。

  “你再叫小流子试试!本少爷有的是方法让你吃苦!别真以为自己就是夫人了!”。

  南宫弄阳听到这样的话,假装十分诧异地道,

  “不是你自己说,我是你们夫人的吗?本夫人都配合你们演戏了还想怎样?说话不算话的混球,不知道什么叫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唉!”

  南宫弄阳长长地叹了一声气,巧妙地挣开自己的手优雅地信步上前。

  看到喜欢的还是会买,提东西和付钱这样的事情,都是交给流少的,逛街能让人心情变好,但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