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59章 触景伤情

第359章 触景伤情

  半个月后,南宫弄阳们终于来到了中山国的皇城郊外,赶路的途中没人和她玩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南宫弄阳过起了猪一样的生活。

  吃饱了睡,睡醒了吃,连个囚犯身上该有的丝毫慌张和担忧都不见了,心态好到没边。

  平时流觞多多少少还是会和她拌嘴的,但是自从那次药童事件之后,就对她敬而远之,深怕别人真说什么关于他们两人的闲话似的。

  明明传出不好言论,对女孩子的伤害比较大,南宫弄阳都不害羞,真不知道流觞在害羞什么?为此南宫弄阳对他很是鄙夷,但也没有过多为难他!

  南宫弄阳明白,真到了他们的大本营,也许将来能护自己一二的就只有流觞这个白衣男子了。

  虽然平言语间总是和自己对着干,但很多行动上,他还是比较尊重女性体贴照顾女性的。

  想必他人也不坏,只是可能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然后干起了坏事儿来,南宫弄阳心里想着也不管他们。

  翻了个身睡醒之后,掀开车帘看到外面大着太阳,大家又在开始埋锅造饭准备午餐了。

  睡了这么久,刚刚梦到百里尊,她就开心得想在扎回梦里去,可怎努力都回不到刚刚的梦中,南宫弄阳就认清了现状,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准备下车走圈圈。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她除了在公司就是在健身房,在健身房比在家的时间都多,所以,很多简单的锻炼方式她都知道。

  现在怀了三个多月快四个月的身孕,每天走个一万多步是少不了的,且现在好好锻炼,方便到时候顺产。

  这些天路过的那些城镇,她都想办法找来稳婆问了许多关于产子的过程和需要注意的事项,现在她都需要牢牢记在心里,然后一一照做。

  她是囚犯,得做好没有任何人帮她时,她也能产下麟儿的准备,且要想办法在自己最需要的那几个小时内,保证好自己的安全和孩子的安全。

  这些天她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想办法强化自己,保护自己,只要马车一停下来,她总是会下来走走。

  四个多月的身孕,孕肚已经很明显了,南宫弄阳下车也更加小心翼翼,越来越有孕妇范,脾气都尽量好了不少。

  就在她看到流少靠在河边的树上吹笛子,流珠在他旁边不远处取蛇胆。

  想过去找他们说说话,免得自己一直不说话得了语言障碍症时,才走了两步忽然想到人家并不欢迎自己,自己又何必自讨没趣,明明自己也会不开心,还要假装友好呢?

  于是,停下脚步慢慢转身,走向河边吹风,炎热的夏季,还是在河边待一会儿比较舒服。

  微风拂过,送来一阵阵清风,似现代的加湿器,舒服极了,南宫弄阳忍不住张开双臂,尽情地呼吸。

  流觞刚刚眼角瞥到她要过来,虽然一直维持着不动吹着笛子,可浑身早就不淡定,吹的曲子都漏了一拍。

  完全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不期待她来,可她真不来,自己又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

  于是偷偷瞄向距离他差不多十五丈距离的南宫弄阳,闭着眼睛,张开双臂,嘴角微微扬起,惬意地呼吸着河边的新鲜空气。

  侧面看着她的孕肚更加明显,真的越来越圆,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小袋鼠,肚子里塞了个小宝贝。

  小袋鼠随时睡醒了就会从她肚子里钻出头来,睡眼惺忪地和袋鼠妈妈打招呼一样,画面又滑稽又可爱。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流觞在看自己,只知道反正自己做什么都会有人盯着,于是也不去管别人异样的目光,自己舒坦了算数。

  瞌睡彻底醒了之后,看到几个大汉在河里捕鱼,都是一些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捕鱼的这一幕,让她突然想起之前还在南楚,她和她的伙伴儿们一起去河边捕鱼,那一次百里尊公务不忙也跟了去。

  因为百里尊的气场太强大,就不知不觉地被大家疏离,然后自己好心好意丢下自己的玩伴陪他,结果自己掉到了河里……

  不知是最近自己要倒大霉还是怎么样,时不时地想起往日的种种,现在的此情此景,让她有些触景伤情。

  大家都没人注意她的情绪变化,她也不介意在这些人的面前表露出自己脆弱的那一面,遂苦笑了一下,微微运功,一手扶着自己的圆肚,一手伸向湖面,模仿当年的百里尊钓鱼。

  她也只是想试试,找找他那时帮自己钓鱼的感觉,不指望真能像他那么厉害钓得起来,遂随意地玩着。

  忽然找到了感觉,南宫弄阳大喜,站地的双脚岔开许多,维持身体的平衡,另一只手也加了进来。

  就在她不断运功的努力下,不到半刻钟,离她不远的水面,已经有很多尾鱼在动,有些受不住水里的闷,还跳出了水面呼吸空气。

  南宫弄阳见鱼儿跃出了水面,开心得像个孩子嘎嘎大笑了两声之后,开始大力发功。

  只有露出水面呼吸的鱼儿,都被她用力勾勾手指,鱼儿就像被线牵着扯过来一样,一尾一尾不停地落在她的脚边。

  在吹笛子的流觞停止了吹笛,刚刚取好蛇胆净完手的流珠也一脸不屑地看向南宫弄阳!

  还挽着裤管在水里用鱼叉叉鱼的大汉见状,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踏马的,一个孕妇在岸上乱张牙舞爪,抓的鱼比他们几个大汉举着鱼叉在水里游荡半天还多,一下子让这些男人面子上很挂不住。

  南宫弄阳也不理他们,假装什么都没看到,见自己的衣裳被打湿了些,拍拍手,捧着自己的圆肚像捧个西瓜似地慢悠悠地移向马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去换衣服。

  还在水里捕鱼的大家伙儿,看到南宫弄阳刚刚站的那个地方,数不清的鱼儿在地面上扑腾,想要跳回水里去,免得干涸而死。

  流觞见自己带来的兄弟都被南宫弄阳的举动吓傻了,不悦地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捡好洗净做饭!”。

  众大汉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跑到岸边捡鱼,虽然让他们觉得自己干活不如一个女人是很没面子的事情,可是能缩短他们的工时,让他们能早点吃完饭休息,也是不错的。

  在外执行任务的潇洒时光已经没几个时辰了,晚些时候见到猗景瑞那个阎王主子,他们每天连露个笑脸都难!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