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61章 爬墙壁虎

第361章 爬墙壁虎

  南宫弄阳见刚刚自己的表现,心里又小小地期待了一下。

  也许,自己在猗景瑞这里,也不会惨到哪里去!看他刚刚被自己突出的行为吓到的那傻样儿,自己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的,得好好努力了!

  南宫弄阳被关进自己的房间后,躺在床上晃荡着双腿思量。

  忽然自己房间的窗棂响了一下,南宫弄阳诧异地去看了前窗,只见一院冷肃的士兵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于是她也瞪回了人家一眼,然后嚣张地“砰”一大声关上窗,又去开另一扇窗。

  窗户一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人流如织的街市,她还在纳闷,自己不是住一楼吗?咋前窗能看到地面,后窗就有三四城楼高,可以看街景呢。

  一正眼瞧去,没人找自己呀,许是刚刚自己听错了,现在自己在这里举目无亲的,也不会有人找自己!

  于是,越看人家悠哉悠哉地逛街,而她却被关在屋里就越生气,再次准备“砰”的一大声关窗的,结果有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在自己的面前上下晃了晃。

  南宫弄阳这才顺着手臂的根部看去,自己的窗户右侧,流觞正像一只壁虎一样,贴在她的窗子边,给她递书。

  南宫弄阳“切”了一声之后,扯过他手里的书匍匐在窗上翻看了起来,是本故事书。

  南宫弄阳偏头看向他,真心实意地道谢,“过然没看错人,谢啦!将来我脱困了,我夫妇二人给你说个好媳妇儿报答你!”。

  南宫弄阳随口许了个承诺,反正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如果能,她一定会信守承诺的,只要她能脱困。

  流觞听到这话,嘴角抽了抽,化身爬墙壁虎的他,差点没被南宫弄阳吓掉下去,摔到大街上变成肉饼。

  南宫弄阳见到他的反应,乐得哈哈大笑,忽然想到自己被监视着,且太张扬惹猗景瑞不快的话,估计以后流觞就很难来看她了,遂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

  流觞见她那嘚瑟样儿,摇了摇头,飞身下街,很快就消失在人流里潇洒去了。

  南宫弄阳看着流觞消失的方向,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着故事书葛优躺翻看,她也想去玩呀,奈何她是囚犯,行动受限。

  故事书都是那几个套路,加上古代的故事书又少,在现代她的阅读量大,故事发展的那几个情节她都倒背如流了。

  所以,一手扶着西瓜肚,一手举着故事书,看着看着就哈欠连连,四仰八叉地睡着了。

  晚饭任下人怎么叫她都没起来吃,流氏兄妹多日奔波也早早睡了,所以下人只好把关在房间里养着的弄阳猪的情况汇报给猗景瑞。

  毕竟平时南宫弄阳是很注重三餐的,怀孕之后就更注重了,这一点在挟持的过程当中,不管面对什么样的环境。

  他派去抓她的人敢怠慢她的午饭,都是要被她说的,更不说现在还到点就亲自给她送上门,还敲门敲不应的。

  下人不敢怠慢,直接把情况禀了猗景瑞,猗景瑞结合流氏兄妹的汇报,紧张地跑过来查看情况。

  免得才第一天送到他手里,什么价值都还没产生,就这样挂掉了。

  于是,傲娇的弄阳大人的门从里面反锁了,猗景瑞开了外面的锁想要推门进去推不动,就一脸懵逼。

  刚刚下人告诉她,见南宫弄阳睡姿张狂,一动不动,叫不应而已,不是睡得像死猪吗?咋还把门反锁啦?

  猗景瑞只好从窗户跨进去,一进去看到南宫弄阳靠在床头的枕头上,双手环抱于胸前。

  从他进来之后,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肚子圆圆的,坐姿又慵懒,像只怀孕的大肚子青蛙正对着他坐着。

  猗景瑞见状不由好笑,但还是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打趣道,“长这么丑还防狼?把门锁了干嘛?”。

  猗景瑞说着,就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叫婢女把饭菜给她端进来,然后径直坐在桌子旁示意南宫弄阳过去。

  南宫弄阳吸了吸鼻子下榻,走到桌前当着猗景瑞的面掏出银针。

  一样菜一样菜试过,确认安全了之后,才夹了满满一碗,用脚踢了个凳子移到门边,坐在门边看着院子里,背对着猗景瑞吃饭!

  猗景瑞看着她用后背对着自己,一会儿埋头扒饭,一会儿抬头鼓着腮帮嚼着吃食,兴致缺缺地看着院子里的植被,眼光都没有聚焦,满眼迷茫,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猗景瑞本来还想说两句话气气她的,男子汉大丈夫,他再怎么样,也不会过分为难一个孕妇的。

  要是以前活蹦乱跳的南宫弄阳,指不定还会饿她两天,浇她几盆冷水啥的。

  可现在看着她顶着个圆圆的肚子,就突然有点拿她没辙了,现在看到她那样,就更没辙了。

  明明有人不尊重他这个太子,他是很生气的,可看到南宫弄阳那委屈的样儿,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不满慢慢悄无声息地被抹平。

  猗景瑞盯着她的背影发神,是她太瘦还是跟着百里尊吃苦了怎么样,怀孕的她从后面看,也只是隐隐约约看到她的腰粗了一点点而已。

  上次在南楚看到她时,也是这般清瘦,莫名其妙地,就可怜起南宫弄阳来,觉得百里尊虐待了她。

  正看得发愣,忽然南宫弄阳转过头来,走到桌边放下自己的碗筷,碗里已空空如也。

  然后又当着他的面,掏出银针,试了鸡汤没毒,这才放心捧起来喝了,然后在他正对面大大咧咧地坐下,嚣张地问道。

  “说吧!你要怎么处置我?”

  猗景瑞瞬间愣住,怔了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于是站起身朝她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临走到门口,还不悦地怼南宫弄阳的小人之心,“本太子就算想要你的命也不会是现在,吃个饭不用这么小人之心!”。

  说完,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看着猗景瑞远去的背影,南宫弄阳翻了个白眼,兴致缺缺地到院子里走圈圈,任由下人撤掉她刚刚吃用的餐桌,然后还把她这些天买的杂七杂八的东西给她搬进屋。

  南宫弄阳还以为自己买的那些东西都要跟自己说拜拜了,毕竟她是囚犯,哪儿能带那么多的行李呢。

  没想到全给她搬了来,许是刚刚她睡着,没人敢扰她搬东西,见她起来吃饭还不回房待着,就赶紧搬吧!

  看来,目前的囚犯生涯,还不会太难过,南宫弄阳吐了口浊气,接着走圈圈。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