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63章 念叨老友

第363章 念叨老友

  猗景瑞毕竟是上位者,一向板着厌世脸,冷冰冰的,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开心一样。

  此刻看到南宫弄阳的状态,非常不悦地瞟了一眼就走了,临走之前,吩咐下人,让南宫弄阳与亲人团聚。

  流氏兄妹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话,吩咐好一侧的婢女守着南宫弄阳不要让她翻身趴着睡就行,然后急急忙忙跟了出去。

  他们自然明白,猗景瑞是要让南宫弄阳见骆斌,看看骆斌的惨样儿。

  南宫弄阳被抓回来这么多天,他一直没有什么动作,今天看来要准备动手了。

  不能打不能骂,刺激刺激南宫弄阳也是好的,让囚犯安逸太久,他这个典狱官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主要是最近他做什么事情都不顺,所以想要发泄一下,发泄的对象,自然就是仇人的妻儿,南宫弄阳和她肚里的崽。

  虽然流氏兄妹明白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与南宫弄阳相处了那么多天,也不免有些担忧她吃苦头。

  两兄妹虽然干的是坏人的勾当,但心地是善良的,良心未泯。

  连猗景瑞之前叫流珠去杀害骆斌的同伴,她都只是用了药,造成他们假死的现象,然后离开,让人把已经完成任务的消息爆出来,同猗景瑞交差的。

  毕竟猗景瑞不会一个尸体一个尸体去查看,虽然迫不得已干坏事,可还是想方设法不要做太绝,给自己留点后路。

  可猗景瑞不同他们兄妹两人,打定主意干什么坏事儿的话,是真的狠。

  等南宫弄阳醒来要见的那个亲戚,早就被猗景瑞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谁叫骆斌的利用价值没有南宫弄阳大呢?

  大家都在自己的角落里忙着自己的事儿,中山国的太子向来忙碌得很,正领着一队人马从南宫弄阳住的那栋客栈附近匆匆而过。

  南宫弄阳平时无聊都会趴在窗子上看着街上,默念能看到项阡酋的出现,好助自己脱困。

  只要助她脱困,她一定有办法让项阡酋实现富国安邦的宏愿,助她脱贫。

  可惜,一直等不来,现在又到休息时间没去等的她,错过了自己的好朋友。

  项阡酋刚刚过了南宫弄阳住的那个客栈,一侧的贴身侍卫就策马凑到他旁边,小声地道,

  “太子,听说这家客栈被一位有钱的商贾租了许久,但是这个有钱的商贾,大家都不曾看到过!在皇城中出现的异样,不得不加强提防呀!”。

  项阡酋自从南楚回来之后,一直在致力挣钱,对于政事,他是不怎么理的,政事上的烦恼都交给他老爹,还有自己的妹妹帮衬。

  反正他们中山国就只有他一个男性皇子,从来不担心自己的太子之位被人夺了去。

  项阡酋在中山国的名望也是颇高,一直在想办法让自己国家的老百姓怎么能赚到钱,吃饱饭,所以,他虽然暂时没做出多少引人注目的贡献,但是项阡酋非常受百姓的爱戴。

  就算不怎么管事儿,但作为中山国的太子,他对皇城中的一些异常,还是会过问的。

  “叫小蓁留意一下!今天我们还是去看看山上种的果树收成!看看今年能不能想出什么比较好一点的销售路子!”。

  项阡酋一吩咐完,见一个侍卫领了命令折跑回去,他就心里无奈地念叨,若是南宫弄阳这个好友在就好了!

  她脑子灵,没来过中山都能给出那么好的建议,要是真的来了,说不定能帮自己很大的忙呢。

  只是已经为人妇的她,哪儿能那么容易就出远门呀,估计现在都在家带崽了吧!

  想到南宫弄阳,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尽快恢复清醒,不能一直沉迷不切实际的幻想,影响做事的时效。

  遂简单调整了一下,又看了看刚刚侍卫说有异常的那家客栈一眼,扬鞭策马走了!

  被人在心里念叨,南宫弄阳忍不住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醒了还不想爬起来,又翻了个身侧卧着眯眼。

  美滋滋地想着肯定是百里尊在想她念她,她得想办法再放多一些消息出去。

  看来,得想办法叫人带她去逛街了,用了自己的卡还不让人怀疑的那种,但是她该怎么用呢?

  买贵的东西猗景瑞肯定会察觉!买少的东西,没必要用百里尊的金卡。

  账单太小,人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送到百里尊的面前要求他支付,估计看着金额小,觉得需要卖百里尊的面子,都直接不要了。

  想来想去,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出去逛街,可她现在出都出不去,想再多也无用。

  所以,南宫弄阳烦躁地拍了一下枕头,然后接着眯眼放空自己的思想,因为想太多心烦也是不利于安胎的,安胎就要心情愉悦的。

  简直了,应该没有人是坐牢安胎这么惨的吧?她应该是史上最惨的孕妇之一,南宫弄阳想到此,睡不着,想换一个让自己心情愉悦一点的事情来做。

  结果,一醒就有人去禀告猗景瑞,然后有人来领她出房间,南宫弄阳兴致缺缺地咬着一根黄瓜,慢悠悠地跟在婢女身后。

  她也不急着要知道什么,反正猗景瑞要干嘛她也不想费心思去猜,见招拆招好了,提前想脑壳疼,不划算。

  婢女看到南宫弄阳一脸淡定,还能吃东西,一点慌张的神色也无,不由得心生佩服。

  她是知道现在要带南宫弄阳去哪里的,所以,一想到那个地方,她都有些后背发凉,更加坚定这辈子都不敢得罪猗景瑞,难道是不知者无畏吗?

  肯定是的,一会儿南宫弄阳看到现场,准会被吓破胆,不会像现在这般淡定,估计吃的东西一会儿都会全部吐出来。

  领路的婢女看着南宫弄阳此刻的悠闲状态,如是地想。

  因为没有谁见了猗景瑞的刑罚还不怕的,也没有谁听到猗景瑞的传召还一点都不紧张的。

  南宫弄阳非常人能比,不紧张!好吧,能接受,可一会儿,一定也会和别的女人一样,花容失色,吓破胆。

  真不知道,主子这样对南宫弄阳,一会儿她动了胎气的话,大家又该怎么忙活呢?毕竟南宫弄样阳现在受伤,利用价值就减少了呀。

  作为下属,本来可以不用时刻猜测主子的心思的,可她想爬得更高,所以时刻在找着机会。

  连来领南宫弄阳去见猗景瑞,都这么多心思,每个人为了生存,还真是都不容易。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间柴房门前,南宫弄阳摇头晃脑,扭胳膊抖腿地打趣道,“给本夫人换地方住呀?这间房看着这么差!猗景瑞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