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66章 心灾乐祸

第366章 心灾乐祸

  南宫弄阳听到这人都这个样子了,还知道向自己道谢,不由得心生佩服家教不错。

  于是她笑了笑,连连摆手,见男人抬手,好像要干嘛,于是她好奇地问,“也许我能帮你,告诉你,你现在要干嘛?”。

  男人艰难地道,“擦……擦……脸…弄阳……你……真勇……敢!”。

  南宫弄阳竖着耳朵听清楚之后,乐得哈哈大笑打趣,“都这样了,还要啥脸?”。

  笑完她就觉得自己说话太无礼,再次十分怀疑,这人到底是谁?一直表现出认识自己都不像装的。

  南宫弄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又好奇,于是笑嘻嘻地道歉并补过。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帮你,你就告诉我,你是谁好吗?”。

  说完,她掏出一颗救命丹药给男人塞进嘴里,这丹药是流觞拿给她时交代,平时有些喘不过气时可以使用的。

  她也不知道这药对男人管不管用,但应该会让他的情况好一点,遂大着胆子给他喂了一颗。

  拿出自己的手绢为他轻轻擦拭,越擦越觉得不对劲儿,觉得这人真的有些熟悉,于是加快了自己的手速。

  待擦净之后,她整个人都愣在那里,盯着男人看了半天,骆斌艰难地看着她,牵牵嘴角,气息微弱地嘱咐,

  “有机会跑……就一定跑,弄阳…猗景瑞不会让……你日子……好过的!”。

  南宫弄阳这时才反应过来,欣喜地又往前移了移。

  虽然平时她和骆斌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他乡遇故知嘛,且还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下遇到,所以更加瞬间倍感亲切,真心实意地唤了声

  “姐夫?”,这一声姐夫,带着疑问,带着惊喜!

  骆斌又再次艰难地点了点头,南宫弄阳笑得合不拢嘴,果然没骗她,见的确实是原主的亲人,她顶着原主的身体,也算自己见到自己在古代的亲人了。

  南宫弄阳知道现在的骆斌气不顺,很容易就挂掉,最好的办法就是少说话,睡觉,这是最保存体力和休养的办法。

  南宫弄阳知道猗景瑞那人坏事干尽,估计是骆斌来接他的时候,他不满,直接把气撒在了骆斌的身上。

  又不回南楚去当质子,直接绑了骆斌到处游荡羞辱,不开心的时候就折磨一下这样的。

  遂南宫弄阳也不想询问骆斌是如何不小心落到猗景瑞的手里的,毕竟现在骆斌也说不了太多话,和自己说了这么多,都快到极限了。

  据她推测,骆斌被猗景瑞折磨得这么惨,也一定不会是和猗景瑞一伙儿,轻易被策反,目前的二姐夫还是能相信的。

  于是南宫弄阳叫他好好休息,她来想办法怎么带他出去。

  只要让猗景瑞能确认骆斌有利用价值,他们就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了,可是,骆斌对猗景瑞,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价值呢?

  就在南宫弄阳蹙着秀眉陷入沉思时,躲在另一侧看戏的猗景瑞双眸眯了眯,似乎对自己监控看到的这一幕很不满。

  然后命一侧的侍卫盯着,他带着流氏兄妹和刚刚扶南宫弄阳进来的那个婢女从另一个出口出了地窖。

  出去的时候冷着一张脸,他想看到的绝对不是这样的,南宫弄阳的良好表现让他十分地失望。

  他是多么希望看到南宫弄阳吓得大声尖叫,跌坐在地上哭着求饶,花容失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样儿。

  可南宫弄阳都表现了些什么?这个演员的临场发挥,让这个变态的猗导演十分不满。

  出了地窖之后,猗景瑞正想回房吃饭休息,然后想着怎么挣钱屯兵。

  现在他一直在外面游荡假装成江湖人士,这样一直下去也一直不是个事儿,毕竟他是带着目标,冒着天下大不韪来的。

  他的举动,很有可能会为自己的母国带来战争,但是他不愿受那质子的气,所以出来自己混了。

  既然出来混,自然就要混好,风光回去,他现在这样,算什么?猗景瑞想着,十分烦躁地想踱回房间。

  流觞跟在他的身后若有所思,大着胆子快步跑到他跟前,小心翼翼地劝道,“表哥,她,她还没吃晚饭呢?且地窖又冷又乱,她现在……”。

  流觞还没说完,猗景瑞就不悦地剜了他一眼,流珠见状,赶紧上前把挡住猗景瑞的路的哥哥拉开,免得两人起正面冲突。

  “那么不要脸的一个粗鲁妇人,关心她作甚?哥哥就是太心软了!表哥你别生气!”。

  流珠笑着说完,拽着流觞就走了,猗景瑞看着表弟表妹消失的方向,一会儿才收回自己冷冷的目光,走进屋去。

  客栈某角落,流珠是不喜欢南宫弄阳的,所以就更不希望自己的哥哥因为南宫弄阳的事情弄得不愉快了。

  把流觞拽到角落里之后,完全不顾及哥哥的感受就表明自己的立场,

  “哥哥,你不许帮那粗鲁妇人,我不喜欢她!

  再说了,你帮她她都不会放在心上的,你又何必上赶着费力不讨好呢?

  你别忘了,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呢?亲兄弟之间都可以自相残杀,更何况我们只是表亲。

  哥哥,我们现在也输不起,想做好人太难了,望你以大局为重,别忘了表哥的性格,老是惹他不高兴!”。

  流珠尽量压着自己的嗓子,小声数落了自己的哥哥一通。

  流觞见自己的妹妹说了半天,眸中暗淡了不少,是啊,他们自己的日子都难过着呢,背井离乡的,远离双亲。

  自己的生活都是一团乱,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人的死活呢?流觞虽然放不下自己的善心,但还是被自己妹妹的话提醒了不少,沉默了。

  流珠知道他需要时间自己思考,想想清楚,于是就自己先走了。

  南宫弄阳的处境是不好,他们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可不会在自己都不好过的时候,还去顾及比自己惨的人,也不希望家人去帮自己不喜欢的人。

  人在很多时候都是有幸灾乐祸的想法和心理的,流珠现在就有这样的想法,庆幸自己不是最惨的,她已经很开心了,只能用力去拼搏,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流觞看到自己的妹妹远去的背影,靠在墙上目光毫无焦距地若有所思。

  想按照自己的心思活着,真的就这么难吗?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