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68章 暴力破墙

第368章 暴力破墙

  南宫弄阳的思想是有些危险的,找不到的东西,她就不浪费时间去找了。

  换一个办法,换一个更加简单粗暴的办法,驱散一些消耗许久依然一无所获的郁闷心情。

  骆斌退开之后,南宫弄阳左右伸展手臂拉伸了一下,呼了一口气后,把夜明珠丢给骆斌举着,又再次掏出了她的小刀。

  只见南宫弄阳比了个大概的墙壁面积,然后在上面用匕首划了一个圆圈,一圈接着一圈,围着画好的圆圈转,像小孩子在墙边涂鸦玩耍。

  以为她怀着孕动作会慢好多,没想到她的速度依然很快,咻咻咻转了好几圈之后,用力把刀插到划圆圈的线里。

  南宫弄阳插进去之后又拔出来,然后对称着这个点又插了一个口。

  很快,这个圆型的圈圈,前前后后算下来,被她插满了八个对称口。

  就在骆斌以为南宫弄阳已经完工了时,又见南宫弄阳再次发力,狠狠地把整个匕首插进石壁里。

  那八个孔被她用匕首这样插了好几个来回之后,她终于笑着把匕首收了起来,拍了拍手,表示大功即将告成。

  骆斌这才明白,找不到开关已经把小弄阳的火爆脾气惹毛,她现在要直接破墙而出。

  接着看到南宫弄阳捧着自己的肚子运了运气,笑嘻嘻地分析。

  “姐夫,这就一简单的客栈地窖,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机关的,设计也十分简陋,我们直接破墙而出吧!”。

  说着,南宫弄阳双脚张开与肩同宽稳住下盘之后,开始运功推墙。

  骆斌见状,好像想上去帮忙,毕竟这该是男人干的事儿,奈何他现在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有些困难,就更不说运功推墙了。

  南宫弄阳运功弄了几次,效果也慢慢明显不少,她捧好自己的肚子,确定一会儿自己用力一踹不会站不稳摔倒之后,伸出一脚,再一脚,又一脚!

  “砰,砰,砰”地声音发出,看着南宫弄阳一脚又一脚,石壁慢慢崩裂,泥土都被抖了下来。

  就在最后一脚,南宫弄阳转了个身换了一只脚狠狠地踹过去,墙倒了。

  南宫弄阳还保持着一只脚踹出去,一只脚站立维持身体平衡的姿势,肚子圆圆的,看着她的嚣张动作十分可爱。

  她踹出去的那只脚那个地方,随着墙倒之后,露出亮光来,南宫弄阳优雅地伸回自己的脚。

  扭扭脖子扭扭腰,一只脚先跨了出去,然后身体跟着灵活地钻过那个容一人钻出去的圆洞。

  骆斌见状是又喜又无奈,果然是他家的小弄阳,鬼主意就是多,骆斌还在发愣,圆洞外传来南宫弄阳友好与人打招呼的声音。

  “你们好呀!想要解药的话现在就乖乖继续如躺尸般给本姑娘躺好,不许动哦!越动毒性扩散得越快,不出一刻钟的功夫,你们就七窍流血而亡啦!”。

  本来已经慢慢醒来看到墙壁在动的众人正难受着,一瞬不瞬地盯着在动的墙壁看,均猜测南宫弄阳在砸墙。

  猜测到了正准备去禀告猗景瑞的,结果,墙壁破了一个圆形的洞,一只脚先钻了出来,接着是一个头,接着整个人,他们都看呆了。

  居然还有这样出狱的囚犯,且还友好地含刀带笑和他们打招呼。

  大家被威胁得一时不知所措,害怕地举着武器,一动不动地看着南宫弄阳时,只见南宫弄阳悠哉悠哉地唤她姐夫,丝毫不被他们的威胁吓到分毫。

  “姐夫,出来,我们吃饭去!”

  南宫弄阳说得十分淡然,好像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对自己囚犯的身份没有深刻地认知。

  接着,就看到骆斌艰难地钻出一只脚,出来的动作和南宫弄阳一毛一样,果然是一家人。

  很快,南宫弄阳就悠哉悠哉地带着骆斌出了地窖,这些中了毒且不知道醒来就是毒性已解了的众侍卫,不远不近举着武器跟着他们。

  想动手抓人又怕没解药,不动手抓人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免得主子怪罪下来,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于是都不约而同地跟着他们,画面尴尬又滑稽。

  南宫弄阳时不时搀扶一下骆斌,完全没把那些侍卫放在眼里。

  骆斌很想不要她的搀扶,可自己连上个抬价都困难,现在的身体素质差得连孕妇都不如。

  南宫弄阳扶着骆斌出了地窖之后,两人都因为待在黑暗的小黑屋太久,一下子有些适应不了外面的光线,一出来都下意识地眯了眼,伸手挡了挡。

  终于,外面有人看到他们,囚犯都嚣张地相互牵着出来放风,他们自己的人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变相变成保镖跟在他们身后保护,实在是讽刺。

  于是守在外面的其他猗景瑞的部下,十分看不起跟在南宫弄阳身后的同僚们,鄙夷他们的保镖行为,急急奔走相告,得把这个情况反馈给猗景瑞。

  南宫弄阳见到他们跑去通告也不紧张,拉着骆斌就往客栈的厨房走去找吃的,还命人去把流觞叫过来,俨然自己就是这些人的女主人一样。

  众人都警惕地跟着他们,但没有猗景瑞的命令,也不敢伤他们分毫,骆斌一个人他们肯定不会客气的,至于南宫弄阳这个娇贵的囚犯,他们是不敢碰的。

  遂对于南宫弄阳的要求,他们不敢照办,也不敢没任何作为,于是把南宫弄阳要求叫流觞来厨房见她的命令也一并报了上去。

  与此同时,瞬间把客栈的门锁死,派人死死地守着,免得南宫弄阳在猗景瑞没来之前,晃荡到街上去。

  南宫弄阳和骆斌知道现在不是他们逃跑的最好时机,也不挣扎。

  一个重伤,一个怀着孕,跑不了多远的,这里的日子是艰难,但说不定离开了这些人的“保护”和“照顾”,他们在外面更艰难呢。

  至少这里包吃包住,只是典狱官有点变态而已,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嘛,生活总不能是一潭死水,每天都平静无波。

  南宫弄阳对于逃跑一事开的很快,在地窖中的时候,也言明,她现在要好好安胎,所以,跟在一侧的骆斌,也跟着她看得很开,心思很坦荡了。

  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就算不死,回去继续过之前那样的官场生活,也不见得比现在这个处境好过多少。

  骆斌和南宫弄阳现在绝壁是世上所有逃犯中最不想逃跑,还想以囚犯的身份得到良好的待遇,好好生活的奇葩囚犯了。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