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69章 光明正大说八卦

第369章 光明正大说八卦

  当猗景瑞暴跳如雷地来到厨房时,南宫弄阳和骆斌已经吃好了饭,坐在厨房里聊天。

  厨房中的人,都乖乖地站在一侧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

  南宫弄阳旁若无人地和骆斌

  分析猗景瑞的现状,本打算进去给南宫弄阳好看的猗景瑞,瞬间被南宫弄阳说的言辞惊得停住了脚步,当起墙角小人侧耳倾听。

  “姐夫,你放心吧!猗景瑞现在不敢拿我怎么样的,因为我对他还有用。

  至于你嘛,日子过得比我惨是因为猗景瑞是个草包,抓你来到这里多时未曾发现你的用处,只知道折磨你!

  面对这样的草包,就算天上的玉皇大帝下凡来助他,他也不会是我男人的对手,因为他的眼力见儿实在是太差!”。

  南宫弄阳也是习武之人,耳力本就不弱,听到猗景瑞的脚步声之后,故意说话说得大声了些。

  刚刚还在对她们目眦欲裂,恨不得对他们两人生吞活剥了才甘心的猗景瑞下属们,见到猗景瑞的到来,瞬间沉住气了不少。

  南宫弄阳见到骆斌见南宫弄阳大胆地说着猗景瑞的坏话,且猗景瑞又是个小气的睚眦必报的小人,非常担心南宫弄阳吃亏,遂向南宫弄阳使了几个眼色。

  南宫弄阳都回敬眼神示意他无事,安心聊天,当他不存在即可。

  骆斌还是不放心,连连使了好几次眼色,见南宫弄阳不耐烦地用肢体动作叫他好好聊天时,只好无奈地放弃了劝解。

  南宫弄阳也是办事机灵的,虽然担心她年纪小,办事不太考虑后果,但还是再次选择相信南宫弄阳对自己的性命还是上心的。

  连之前一个人艰难求生的时候,她都不曾放弃自己的性命,更何况现在她有智慧让自己不过苦日子,且还怀着崽呢。

  于是乎,听南宫弄阳接着吹牛,分析猗景瑞眼下尴尬的境遇。

  “姐夫,其实猗景瑞那个草包也不算太笨,他不跟你去南楚为质,跑到最穷的中山国来,也是有道理的。

  你想啊,北疆国和天崤国现在都还在因矿源的事情,大小战争斗得不可开交呢。

  百越嘛,因为是最富庶的国家,那里全天下人来人往的,消息十分灵便,他也不敢去百越那么快曝光自己的行踪,免得自己的母国和南楚国找他的麻烦。

  毕竟百越国也不敢冒着得罪南楚国和天崤国的危险,去帮一个已经不受宠还闯过大祸的太子。

  所以,中山国虽然穷,也不利于他开展他的伟大计划,但是至少,他在中山国暂时是最安全的,也是最有时间给他思考调整接下来该如何自处的。

  大丈夫顶天立地,他又是个骄傲的人,总得像想个办法风光回归吧?

  姐夫姐夫,你知道现在猗景瑞最缺什么吗?”

  南宫弄阳似躲在一处说小话的八卦妇人,此刻正光明正大地背对着正主议论人家。

  骆斌的位置正好可以与猗景瑞的一张冰块脸相对,他明显看到刚刚猗景瑞黑着一张脸过来,恨不得把南宫弄阳蒸了煮了的气势,现却忍住了。

  他骆斌都准备好了,如果猗景瑞扑上来,他就拼尽全力把南宫弄阳和她的崽护在自己的身后,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为南宫弄阳博得一线生机。

  就在他时刻警惕着猗景瑞,又竖着耳朵听南宫弄阳侃侃而谈时,观察到猗景瑞黑着的脸虽然没多大变化,但是眼中的杀意慢慢泄了不少。

  连流觞到来正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儿时,他都抬手制止流觞发出声响,让南宫弄阳接着说呢。

  骆斌见微知著的本事也修炼得不错,于是乎,确定猗景瑞眼中的杀意没那么浓了之后,就放下心来回应南宫弄阳的问题。

  “自然是知道的,钱和兵,而其中一个,姐夫我有点子,却不屑给我的仇人,不然这些日子受的苦,岂非白受了?”

  骆斌笑着回应,也假装看不到站在自己对面,一瞬不瞬盯着他们看的猗景瑞,当他们不存在。

  南宫弄阳自然是晓得人都来齐了,她也就是想在这些人的面前吹个牛,好让猗景瑞心里自己掂量的。

  因为只有猗景瑞自己去掂量事情的分量,他们谈判起来才不会太吃亏,不然他们自己求着去献计,始终是矮了人家一大截。

  谈判的地位都不平等,又怎么能为自己的囚犯生活争取最大利益化呢?

  不止富贵需要险中求,安生苟活在这万恶的人权社会,也是少不了要在危险中披荆斩棘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的。

  为梦想战斗而生的灵魂,开始为生存而战,当为生存而战的时候,一切都不会显得那么美好了。

  步步为营处处算计,到头来还不一定能得到善终,但是不想进入这个游戏又被迫拉进这个游戏的人,不玩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唯一的生门就是一直战下去,希望某天能成为制定游戏规则的人之一,才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度过余生的可能。

  南宫弄阳听到骆斌的回应,毫无形象拍着自己的大腿哈哈大笑,举碗又喝了一碗菜汤之后,这才给姐夫讲了个笑话,给愉快的聊天划上了一个完美的记号。

  就在南宫弄阳喝完菜汤,伸手用衣袖擦了自己的嘴角之后,缓慢地站起身转过身去。

  假装一副才发现猗景瑞他们来了一样,直接忽视猗景瑞开始指责流觞。

  “流觞,你一个四肢健全的大男人,走这么点路走这么慢,现在才到,真是的,命短的人谁还等得了你呀

  大丈夫,办事也这般拖拖拉拉的,快点过来,麻烦帮忙瞧瞧我姐夫的伤势,你表哥伤人是你们不对,哪有伤人了还不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的?太不会做人了!”。

  流觞闻言,瞬间犹如雷劈僵硬在原地,一脸吃了翔似的难过表情看向他的表哥求助。

  毕竟猗景瑞才是他们这边说话有分量的人,流觞就算再想有自己的看法,也不得不听命于猗景瑞,这是从小出生就命中注定了的。

  南宫弄阳见流觞没反应,扶了扶自己的圆肚就自己走了过去,伸手把流觞牵了过去,逼着流觞给骆斌医治。

  然后她慢悠悠地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一枚最小的碎银子递给猗景瑞。

  表现得十分大方道,“给!本姑娘不占你们的便宜,诊金不会少了你的!”

  这下轮到猗景瑞风中凌乱了,踏马的,他们刚刚随便吃的厨房里最差的那个菜,都是这腚碎银子的好几倍,全都是猗景瑞在花钱,南宫弄阳真是会羞辱人!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