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1章 上位者的孤独

第371章 上位者的孤独

  猗景瑞虽然很恼南宫弄阳说话不顾全他的面子,在他的下人面前口无遮拦。

  但他也不是那种听不进任何逆耳忠言的那种人,反正他都已经够丢脸了,大家也都知道,也就不是很在乎现在这个小丢脸。

  大丈夫能屈能伸,等他成为万人敬仰的王时,就不会再有这种苦恼,因为没有敢议论君王是非。

  现在自己还什么都不是,又年少轻狂做了错事,做错事的后果还是需要自己承担的。

  猗景瑞虽然不太想承担后果,可这么多时日以来,心气儿也沉淀了不少,明白了有些东西不正面应对,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话,听到不好的言论暴躁易怒只会让自己更难受。

  毕竟气着了伤肝伤肺的可不好,他还想多活几年,然后完成自己的宏图伟业呢。

  黑着一张脸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的猗景瑞,开始冷静地想南宫弄阳刚刚在厨房说的话。

  确实,这些天以来,他自己最缺什么自己最清楚,但从来没有人愿意为他多想想,该怎么助他,解他的烦恼,他的烦恼更是无人在他面前提及过。

  估计都是抱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自己吩咐他们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自己不吩咐,他们也乐得清闲。

  以前自己得势的时候,身旁总是少不了分忧解劳的人,处处巴结自己讨好自己。

  现在自己沦落到流落他国的境地,除了以往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这些侍卫,其他人都对他敬而远之,更不说能为他分忧。

  以前都是遇到什么事大家伙就会说出自己的建议,然后供他去取挑选取用。

  现在凡事大小都无人为他出谋划策,一切都得自己思量清楚,所以,脑子一直不停地运转,累得他精力够呛却还要强撑着。

  因咽不下这口年少轻狂闯下祸事的这些后遗症,他只能自作自受。

  很多时候,男人的自律,进步都是自尊心在作祟,总觉得自己配得上一切更好的。

  加上他一出生就是高高在上的王子,之前的人生路上也没尝过多少败绩,对现在突如其来的一切变化,自然是难以适应,且越来越感到孤独。

  虽然目标很明确,但时不时午夜梦回,总觉得自己很迷茫,不知天亮后该去干什么。

  今天听到南宫弄阳在背后议论自己他真的很生气,可生气归生气,南宫弄阳说的也是事实,加上终于听到有一个人能理解他现在的处境,他就忍下了自己的怒火。

  猗景瑞突然好希望自己有个像南宫弄阳那样的朋友,哪怕只是懂懂他的心思,与他说说话,在他的宏图伟业上没有半点助力也是好的。

  之前没离开天崤的时候,总还有那么几个攀附自己,拼命找话题与自己多聊天的人,也有一两个聪明一些的谋士懂自己心思的。

  现在身边的这些人,流氏兄妹表面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但他明白他们对他这个表哥,心里的怨气是如何都消不了的,毕竟是自己用了很卑鄙的手段骗他们跟自己出来,背井离乡地帮自己。

  其他侍卫嘛,很多时候都是秉承保护自己的职责的,不会站在他的立场多想想问题好帮助他更多,提升自己的职位。

  刚开始他还安慰自己,作为上位者,孤独是难免的,但是后来每每深夜,孤枕难眠时,他就再以难欺骗自己的心。

  今夜虽然和别的夜晚没有什么不同,但想到南宫弄阳今日提及有法儿让自己的处境变好,他还是提起了心神好好想了一会儿的,希望能琢磨出什么办法来,让南宫弄阳与骆斌为自己效力。

  他这里可不养闲人,哪怕南宫弄阳和骆斌是他的囚犯,他得管饭,作为一个合格的典狱官,他是需努力让人员的配置实现最大利益化的。

  既然南宫弄阳身上的宝不止是百里尊的亲人这一项,还有聪明的头脑,现在落在自己手里,为什么不利用呢?

  骆斌嘛,他确实是没看出骆斌有什么才干的,南宫弄阳今天那么一说,无非就是想骆斌在自己的手上少受些苦罢了。

  骆斌要是有大本事,在南楚为官那么多年,为何还是平平谈谈,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贡献呢?

  最多也就是出生身不错,做事又兢兢业业,虽然成不了大气候,但打打下手想必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助理。

  猗景瑞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在南宫弄阳他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需求,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囚犯身份的同时,还能尽心尽力想出办法帮助自己。

  猗景瑞是打定主意,以后少为难南宫弄阳和骆斌的,但因为暂时想不到合适的谈判办法,一时陷入了沉思。

  被猗景瑞惦记的两个囚犯,现在十分自觉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本来骆斌被抓来这这么久,是一直没有房间的,但是南宫弄阳霸道总裁上身,颐指气使地命令猗景瑞的下人给骆斌准备了一个房间,捱着自己的房间住。

  骆斌跟着她走到后院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正想着晚上就守在她门房外守护着,随便靠着墙壁假寐的,没想到南宫弄阳还想办法给他弄了一个房间。

  当回到房间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时,他一时感慨,终于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连身上的伤痛都忘记了,擦了一些南宫弄阳为他讨来的药之后,一夜安眠。

  本来作为囚犯是需要时刻警惕的,但近日以来,他实在是太累了,且对生死也看淡了不少,能舒服一秒是一秒,遂对猗景瑞监视自己的人也没什么戒心了。

  能安眠的人还得算上南宫弄阳一个,虽然她也时刻想着警惕,可瞌睡虫一来就控制不住,觉得不睡比死都难过,索性先睡,待睡醒了起来再算数。

  因为下午被带出去,且运动量有点大的她,一回到房间之后,趴在床上很快就睡了过去,连婢女什么时候进屋来守着她,免得她半夜下意识趴着睡都不知道。

  深夜,她的房间又迎来了一位贵客,没有惊动打盹的侍女,进屋之后把侍女点晕,就一直向木桩一样,坐在她的床边守着她发呆。

  南宫弄阳并不知道,自己睡着了都还有人想打自己的主意的,吃得香睡得着的她,又心大地梦到了百里尊。

  守在她的床边的人是谁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