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2章 深夜访客

第372章 深夜访客

  梦中,南宫弄阳梦到百里尊因找自己憔悴了不少,每日都三餐不思,形象不顾。

  梦到此,她的眼泪忍不住从自己的眼角流淌了下来,湿了枕巾。

  哪怕是在梦里,她都十分明确自己没有嫁错人,恨自己的任性,现在发生的一切让她悔不当初。

  一开始,她是想着有机会就到别的国家转转,顺便找回家的路的,哪怕她暂时回不去,但是找到了回现代的路也是好的,至少心里有个寄托。

  从来没想过,是以被人囚来当囚犯这样的形式出国,还需要艰难求生,更不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了。

  床边的男人看到她梦中都不得安生,莫名其妙地有些心疼,忍不住伸手揭掉她眼角的泪,信中默默祈祷,让她睡得好些,做的梦好些。

  流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跑到南宫弄阳的房间来,但是他是真的来了。

  这不是第一次,他想,应该也不是最后一次。

  之前刚刚掳她来的时候,怕那些下人笨手笨脚的,都是他亲自看管她守着她的。

  有时两人还经常同乘马车,南宫弄阳心情好就会给他讲几个笑话,心情不好就会怼他几句。

  他都习惯了那种和南宫弄阳拌嘴的日子,也只有和她拌嘴的日子,时间才能过得快些。

  谁的青春不迷茫呢?他流觞以前在母国天崤还没出来之前,也是有些抱负的。

  现在被带出来,自己的事情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他难免也感觉到了无聊。

  莫名其妙地,就比较想和有生活气儿一点的人相处,而这所有人当中,也就南宫弄阳活得比较像个正常人,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生活作风。

  其他人都是因为这儿因为那儿各种理由,不管是见谁说什么话,都不忘带一层面具再见人。

  他知道,南宫弄阳肯定也是带着面具和虚假的心在与他们相处的,可是和南宫弄阳相处,真的会非常轻松一些。

  从认识她以来,在她的世界里他看到的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些东西,虽然处境不佳,也没有心生太多怨气去干坏事。

  南宫弄阳察觉到有人轻轻碰了她一下,有些湿湿痒痒的,不悦地伸手挠了挠自己的眼角。

  身体不舒服几乎是下意识的本能反应,她人并没有醒来,挠完之后,咽了咽口水,又接着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在流觞忍不住取笑了她一下时,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黑暗中,他诧异地蹙起了眉。

  听闻脚步声越来越近,像似朝自己这边走来,他不得不赶紧解了打盹婢女的穴道,弄出声响把人惊醒守着南宫弄阳。

  在婢女发现他之前,直接从另一边的窗户闪身跳下了街去,消失在夜幕中。

  南楚某一州县的客栈,百里尊正坐在客栈的房顶上喝酒解闷,本来是想连夜赶路的,但近日他的疯狂寻妻,他们带出来的马都被他跑累死了,只得在这个州县补充。

  因为闲吵,直接包下了整栋客栈之后,该休息的弟兄们就都去休息了,包括童进也是扛不住,早就在一间客房中睡得香沉。

  唯独百里尊,明明很累,但又很清醒难以入睡。

  他知道不管要面对什么样的难题,现在好好养精蓄锐是最重要的,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任性。

  这些天他一直在分析掳走南宫弄阳的是谁,之前还不确定,现在也还没有找到任何有实质性意义的证据,但已经明确能确认,那个人有百分之八九十是猗景瑞。

  其他人得罪自己是需要考虑下场的,唯独只有猗景瑞,明明知道下场还不顾后果挟持,因为他的傲然自负。

  一猜到是猗景瑞,他就担足心事,南宫弄阳要是落到其他仇家的手里,凭她的智慧,不会过得太惨,可要是落在猗景瑞的手里,那是真的不好说。

  猗景瑞是不管男女老少,得罪他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除非比他强,娇妻来信说,自己有了身孕,真不知道现在她过的是什么样的苦日子,定是吃了数不清的苦头。

  每天他脑海里转不停地就一个想法,尽快救出娇妻和孩儿,知晓娇妻有孕之后,一分析现在肯定是大着肚子的,就更多诸事不便,就担心得令人感到窒息。

  只希望她的聪明才智,能让她在危险时刻化险为夷,对于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寄托在祈祷上的大事,百里尊感到非常的愤怒。

  每天都快被自己的愤怒烧死了,又不得不强压着,留够理智来思考问题。

  真心希望,南宫弄阳能在想办法多送出一些消息,他也好寻人,可如今,除了收到的那一封信以外,其他音讯全无。

  就在他烦得猛地又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口酒时,他包下的客栈迎来了故人。

  百里尊不耐烦地微眯着眼听着动静,只见来者是六人,那六人也知晓此刻大家已经入睡,所以都没有敲门,直接翻墙而入。

  接着,看到五个男人的身影向百里尊端坐的方向抱拳福了福礼,然后自己找房间睡觉去了。

  只剩下一个男人,背影微微佝偻双手背于身后,在客栈的院子里来回踱步。

  走了几步之后,略略犹豫了一下就向百里尊的方向飞了来,直接落在百里尊的身旁,悠哉悠哉地坐下。

  百里尊不耐烦地开腔,“大半夜的不睡觉?想多活几年抱孙子就睡早一点,不要做慢性自杀的蠢事!”。

  刚开始郎老头觉得南宫弄阳丢了也就丢了,一个大人断然也不会吃什么亏,且他儿子那么优秀,将来是要回家继承家产的,他老人家可没打算只有一位儿媳妇在孝顺自己。

  但看到百里尊那难过的模样,他才想着出来找人的,谁叫祸事是自己闯的呢?

  当时也没找得多认真,就是想在儿子的面前做做样子,后面接到他的来信说南宫弄阳怀孕了,叫他回去休息,他自己来找时,郎老头这才想也不想地奔来与百里尊汇合。

  不管南宫弄阳肚子里怀的是男孩儿女孩儿,那都是他老人家的第一个孙儿,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入歹人之手,所以,他老人家一定要来看看。

  现在听到儿子这般不耐烦地与他说话,气得他一扬手,重重地按了一下儿子的肩膀,坐在他旁边把他手里的酒壶抢了过来,自己也灌了一口酒之后,才懒懒接话。

  “那丫头精着呢!对她多些信心!”

  没人安慰还好克制,现在一有人安慰,他心中的难受再也压制不住,也觉得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不需要太压制。

  于是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仰头看天,皎洁的月光打在他的俊颜上,依晰看到他好看的双眸亮亮的,有泪珠。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