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3章 项氏兄妹

第373章 项氏兄妹

  在郎老头眼里,百里尊一直是一个很坚强的娃,那怕是遇到再难再委屈的事儿,他都是能够打落牙齿和血吞,然后一言不发闷着声音做事的。

  可现在看到儿子这模样,郎老头是真的心疼,儿子想哭又忍住不哭,抬头看天想要把汪出来的眼泪强行逼回眼里。

  郎老头突然就好自责,他小的时候,是不是也在遇到无奈的事情,自己不在身边,他又不想和师父说时,也是小小个抬头看天,忍住不哭呢。

  郎老头被自己儿子的举动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又着急着想干什么,于是,一个在看天,一个在看看天的人,两人一动不动,犹如两尊木雕。

  郎老头此刻终于明白,对自己来说什么都不是的,可有可无的生育机器儿媳,对百里尊来说却如珠如宝,丢失了自然似心被剜了一口那么难受。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对于别人来说真的无关紧要,但是对自己来说,有些东西有些人,早就走进自己的生命里,与自己融为一体,似同本身骨肉,碰了伤了肯定心疼到窒息。

  郎老头越看越难过,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儿子,加上百里尊是成年人了,总不至于坚持找人找了那么久,还在此处因为寻遍不获而自杀。

  所以,郎老头默默地离开,想着儿子若想哭,一个人也许能哭得出来。

  几乎是郎老头一走,百里尊眼角就掉下泪来,但他立刻就表现出很厌恶的肢体动作,不耐烦地把眼角的泪擦干,完全不让眼雷有被风干的可能,那样他的脸上会有泪痕。

  之前与娇妻在一起的时候,还不会时时想起以前的事,现在娇妻不在身侧,想起以前相处的种种,画面似倒带似的,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涌现,让他有时都有些魔怔了。

  现在又想起,以前娇妻小小个在雪夜里被家人欺负,衣裳单薄,光着冻得发紫的小脚丫与比她强大几倍的家仆对抗,直到自己救了她。

  也是娶了她之后,知她最怕手脚冰凉是那时落下的毛病,每夜入睡,他都要用自己的脚给她暖着她的小脚丫,确定她不会因为手脚冰凉难已入睡之后,这才安心。

  不知道现在的每一晚,没有他,她是否睡得着,孕前期的不适,可是把本就清瘦的她折磨得不成人形?

  之前榻间耳语,她说过,将来自己怀孕了要如何如何,吃的住的用的要极讲究,还需要自己陪她锻炼安胎……

  现在自己都不在身边,所有的苦都得丫头一个人受,连委屈了想找个肩膀靠着哭一下都没有。

  虽然对于生子他们有计划,但他实在了解南宫弄阳的性格,提前怀孕了她也狠不下心,像之前与自己大言不惭说的那样,先打掉。

  她现在肯定是为保护自己和腹中麟儿费尽心思,做了无数妥协……

  越想越气,越想越伤心,百里尊暴躁地摔了手中的酒灌,拔着剑在房顶上舞了起来。

  风起刮飞路过他身边的落叶,因他内功外放的原因,瞬间都化成了齑粉,可见早已怒到了极点。

  这一怒,一直怒到天明都未见消减半分,大家伙儿只好仔细伺候着,一点儿都不敢马虎。

  童进是跟百里尊上过战场的人,连在战场上看到百里尊遇到九死一生,需要带兄弟们杀出重围时,都没见到他有这么般暴躁。

  作为跟随百里尊多年的下属,童进对主子的这一变化,都不知道该说是主子心理抗压能力变弱了,还是对南宫弄阳用的情太深了。

  大家草草吃了个早餐,等宰相大人洗漱好随便吃了点,一众人又翻身上马疾驰而去,所过之处,一片尘土飞扬。

  大清早忙的可不止他们这一群人,中山国太子府。

  项阡酋刚刚舞剑洗浴完毕,正在边吃早餐边处理公文,他的小妹项阡蓁早早上门拜访。

  生在帝王家,哪怕未成年之前,作为中山国唯一的王子和唯一的公主,从小他们就受到了无尽的宠爱,小小年纪就有了自己的府邸。

  所以,当项阡蓁跑进哥哥的太子府,见到项阡酋时,早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项阡酋见状,宠溺地亲自给小妹倒了一杯蜂蜜柚子茶。

  这蜂蜜柚子茶还是自己的好友南宫弄阳教他弄的,现在的蜂蜜柚子茶在中山国的全国都十分畅销,深受百姓爱戴,尤其是女孩子。

  看到小妹来了,自然是用女孩子最喜欢喝的酸甜口儿茶水招待。

  项阡蓁急忙抢过哥哥递过来的手中茶杯,一饮而尽,缓过气儿来才笑嘻嘻地道,“哥哥,听说你发布了一条政令,与千曲君有关!”。

  百里尊这些年在政坛上的表现,早就让他的高名气传遍整个云空大陆,国内国外的粉丝都是多得数不胜数。

  这样的风云人物,连乡间老百姓听闻都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天神般存在的风云人物各种敬重,就更不说有条件弄到偶像的画像的有钱人家追星的小孩儿了,项氏兄妹,是百里尊的铁杆粉。

  项阡酋平时不太理朝政,所以一颁布什么政令,自然是被这个帮忙打理朝政的妹妹知晓得一干二净的。

  想着她肯定会抽空来问自己,又晓得自己每天出门都很早,所以就大清早赶了来,问了之后,她再去上朝。

  然后作为这个太子爷本最该去上朝的他,去外面挣钱。

  今早就是特意等小妹来的,他就这么一个妹妹,又懂事又可爱,还不像别家的公主一天只想着玩,帮自己分担了不少事情呢。

  所以,能让小妹开心一点的小事情,他有时间有精力都很乐意去做,加上现在两兄妹两人都没成家,所以给自己的事业和家人的时间会比较多。

  项阡酋听到项阡蓁迫不及待问话,笑了笑伸手扶她坐到自己的对面,又给她递了一块点心,这才将偶像遇到的困难,说了出来。

  本来他是打算要为百里尊保守秘密的,可项阡蓁也是偶像的粉丝,肯定不会坏事儿,且说不定还能助他一臂之力,遂一五一十地说了。

  项阡蓁听完之后,若有所思道,“哥哥,你说,要是我能帮千曲君找到人,他会怎么感谢我呀!”。

  其实平时项阡蓁也不是一个爱邀功的人,只是想到自己要帮偶像的忙,若是帮上了不趁机提点啥要求,以后纪念偶像的纪念都没有,就有点心塞。

  项目酋闻言,无语地打趣,“何时变得这般?想助人为乐又斤斤计较报酬了呢?

  项阡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点心,挑了挑眉看向自己的哥哥,跳下榻跑了,再不跑她上朝就要迟到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