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4章 困境改观

第374章 困境改观

  不需要上朝的南宫弄阳们,此刻悠闲地吃完早餐之后,在院子里活动。

  猗景瑞也是个脑子开窍的,知道南宫弄阳此刻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所以,在囚禁他们的动作上,尽量给到他们最大的自由。

  最起码伙食好了,骆斌也不需要被打了。

  于是,不被折磨的两个囚犯,一个在院子里捧着她的肚子在转圈圈,一个在舞剑。

  南宫弄阳就绕着院子转,骆斌就在院子中间舞,猗景瑞坐在房顶上不耐烦地看着他们,流氏兄妹在院子一角落里斗蛐蛐。

  这个生活画面怎么看都是很和谐的,只要不剖开他们的人物关系。

  南宫弄阳也知道,现在时局对自己不利,人家给脸的时候,她还是需要要点脸的,猗景瑞都大清早地来等了,不然他来这里干嘛?

  于是乎,她尽量加快了脚步,锻炼完之后,回房随便梳洗了一下,就开始准备和猗景瑞谈判。

  领导秘密谈判,是不需要下人在场的,于是,院子里只剩下猗景瑞和南宫弄阳两人。

  猗景瑞一瞬不瞬地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孕妇,这样的眼神让南宫弄阳十分不舒服,不停地伸手挠头,猗景瑞还差点怀疑她头上长了虱子。

  猗景瑞察觉到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对面的孕妇无法正常思考影响谈判,瞬间就冷冷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院子里的植被。

  “南宫弄阳,我知道你聪明,若是能助本太子得到本太子想要的东西,我一定不会为难你!”

  猗景瑞对知道答案十分迫切,遂开门见山大方表明自己的立场。

  南宫弄阳闻言,瞬间才稍微好受一些,扶了扶额头,抿了一口茶才慢悠悠开口。

  “猗景瑞,我跟你本来就无冤无仇的,你与百里尊的恩恩怨怨何故牵连到我身上?喜欢百里尊嫁给百里尊又不是我的错,真是不分青红皂白!”。

  南宫弄阳是乐意被百里尊连累的,可现在的情况是,她需要保证自己和孩子的安全,最好是表现出自己虽是百里尊的妻,但也可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样的错觉给到猗景瑞。

  所以,嘴上不饶人地数落猗景瑞的行为,猗景瑞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南宫弄阳在拐着弯说他无能呢。

  就是说,只有无能卑鄙之辈,对付不了自己真正的仇人,才阴损地用仇人的家人来做威胁筹码。

  真正的君子之战,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得罪你的人是谁就是谁,不会无辜牵连到他人身上,南宫弄阳这是在骂他,非君子。

  猗景瑞确实也是做过非君子的事情,确实把她抓来了,表现出自己无法正面对付百里尊的无用,只能侧面抓他的妻儿来折磨。

  南宫弄阳虽然是在骂他,但也是实话实说,听到被人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是很难忍的事情,但不知为何,猗景瑞袖中拳头紧握,硬生生地忍了。

  眼神也瞬间变得凌厉转向南宫弄阳,警告她好好说话,不要太过分,南宫弄阳见状不怕反笑。

  “猗景瑞,我虽是个女人,但不是非要依靠男人才能活不可,如果我的利用价值,比你想要用我和孩子的性命威胁百里尊的价值还大,你可考虑放了我?”。

  南宫弄阳也不跟他废话,和讨厌的人谈合作真的是一件很恶心人的事情,能尽快谈完自然是没人会愿意浪费时间在这里跟着他耗。

  猗景瑞闻言,冷笑了一下,酸溜溜地讥讽,“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南宫弄阳闻言,似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笑了起来,直言夸赞。

  “太子殿下果然痛快,有干大事的性格。

  空口无凭,当立字据为证!我南宫弄阳,从今天开始,为自己的自由而战,顺便助助你这个有点魄力的典狱官!”。

  猗景瑞被南宫弄阳一言,气得青筋暴跳,刚刚才警告她,说话客气点儿,没想到几十息没到,她又羞辱自己。

  自己是典狱官,她是囚犯,怎么会有这么嚣张不要脸的囚犯?猗景瑞有些快压制不住怒火了,腾地起身怒目向南宫弄阳瞪去。

  南宫弄阳见到他的冷目,一点惧意也无,依然笑若春花。

  这让本就脾气暴躁的猗景瑞,瞬间气愤到了极点,咬牙切齿地警告,“南宫弄阳!认清楚你现在的境况!本太子不是非你不可!”。

  南宫弄阳闻言挑了挑眉,悠哉悠哉地站了起来,好心提醒,“太子殿下若是有时间另找高明,本夫人也乐得清净,好好安胎!那就有劳太子殿下照拂了!”。

  说着,真的提起裙边就优雅地离开,完全不顾身后人的反应,对于气猗景瑞这种人,她真的是信手拈来。

  猗景瑞是聪明人,现在对于他来说,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珍惜眼前的聪明人,合作共赢。

  所以,南宫弄阳虽然气到了他,但依然还是不担心自己的处境,毕竟,对自己的聪明,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果然不出南宫弄阳所料,她悠哉悠哉地过了三天的悠闲生活之后,猗景瑞命婢女给了她一娟帛书,还附上了一封信,开始给她定目标了。

  南宫弄阳摊开书信,懒洋洋地读了出来,“两个月入账五十万黄金,达不到要求,后果自负!”。

  南宫弄阳念完之后,冷笑了一声,当着猗景瑞派人的婢女烧掉了信笺。

  猗景瑞真是不把人当人,对她这么一个孕妇,都下这么重的任务,正当南宫弄阳有些犯愁时,婢女鱼贯而入,往她的房间里搬了东西。

  大部分是她工作时会用到的,小部分是一些安胎的补药,猗景瑞这个憨货晓得在她的身上进行投资了。

  南宫弄阳见状,一点也不慌乱,老老神在在地命令上次带她去地窖的那个你婢女去叫人,

  “我知道,你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监视本夫人,但怎么说呢现在也是我的婢女,去告诉你主子。

  我要流觞和我姐夫助我,叫流觞过来开会,让你主子言明打保证,以后不许再为难我姐夫,影响他执行任务,拖累你们的大计的话,后果自负!”。

  说完,就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看向那个婢女,婢女一副难为情状,一动不动,她想叫别的婢女帮她的忙,但是又不敢当着南宫弄阳的面儿。

  上次骗南宫弄阳的事情,她还有些心里发虚呢,南宫弄阳这个囚犯,气场真的不是一般地大呀。

  就在婢女还在做思想斗争的时候,南宫弄阳不悦地向她送来一记冷冷的目光,威胁意味非常浓地道,

  “别忘了,我现在比你还有利用价值,可以找你主子说你的份儿我也能顶上!还不快去?”。

  那婢女闻言脸色一变,灰不溜秋地跑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