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5章 竞标路上

第375章 竞标路上

  几日后,猗景瑞化身商贾,流大公子,南宫弄阳化身背后军师,教他怎么赚钱。

  猗景瑞还算聪明,知道现在两人的真实身份不能暴露,所以能自己来的地方就绝不需要南宫弄阳。

  南宫弄阳倒是乐得少干一点活儿,也乐得曝光自己的真实身份,这样自己脱险的几率就会大一些,奈何行动完全受限于人。

  猗景瑞也闻言南宫弄阳与项阡酋是有些交情的,现在他们要合作的对象就是项阡酋,自然不能让南宫弄阳暴露,免得南宫弄阳的好友上前搭救。

  从答应帮猗景瑞开始,大家都开始忙活了起来,流氏兄妹负责收集现在中山太子的一些动向及需求。

  骆斌负责整理南宫弄阳给出的企划案兼任她的保镖,猗景瑞就是最终的执行董事和业务经理。

  方案是否通过由他拍板,面谈生意也由他去谈,这让几乎没做过生意的猗景瑞遇到了一个很难的大难题。

  看着猗景瑞那想求助于她又不好意思开口的可怜样儿,南宫弄阳以出门逛街为要求,又给猗景瑞补充一些谈判的知识和技巧。

  刚开始猗景瑞是想着,找个简单一点的商贾来谈,先做些小本生意也行的,练练手。

  南宫弄阳闻言,不悦地怼了回去,商贾没有简单的,否则都挣不到钱。

  加上他定的目标又高,若不是和项阡酋这样的大佬谈,两个月是不可能完成五十万黄金的任务的。

  谁叫他选了一个最穷的中山国来做生意?又谁叫他自己定的目标那么高,既然目标定出来了,不是拿来看的,是拿来奋斗拼搏的。

  南宫老师还是很严格的,说一就是一,没有再改变的可能,猗景瑞都有点后悔自己当时太急着为难南宫弄阳了。

  待大家准备得差不多,知道项阡酋今日会在中山国的国都白山这里举办商贾竞标赛时,猗景瑞带着乔装打扮了一番的南宫弄阳,正在赶来到现场的路上。

  竞标现场垒起了一个圆形的高台,高台周围都有座位分布,其中正对着东边的地方,座位布置得比周围的其他位置讲究精美,显然是给项阡酋准备的了。

  本次竞标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本国商人身价在千万黄金以上,外国商人身价在亿以上,就可以参加。

  按照现在猗景瑞的水平,他因为被贬,暂时是没有这么多的财力值的。

  但以前的他真的不止这点钱,所以南宫弄阳叫他打肿脸充胖子,拿出以前卖城割地豪赌的霸气来。

  猗景瑞还担心,要是竞标成功,他需要留在中山国种地挣钱呢。

  因为本次竞标的内容是,皇城郊外的三座土地肥沃的大山,被皇家圈进了打猎的皇家围场里。

  现在中山国的很多土地,项阡酋是有支配权的,且无支配权的情况下,和他老爹说一声,只要能说服他老爹,他老爹是很疼他的,愿意为他动国之根本。

  猗景瑞又想挣钱又豁不出胆子去,这一点让南宫弄阳十分瞧不起他。

  但猗景瑞表示自己头一次装有钱的外国商贾大佬来谈判,需要军师作陪,于是把哈欠连连在客栈安胎的南宫弄阳拽了出来。

  深怕南宫弄阳跑了,还取了一件罕见的暗器给她带上,就一副升级版的手铐而已。

  两对手镯中间有一根斩不断,肉眼难以看清的天蚕丝,两人的距离不能超过三米。

  现在一只带在她的手上,一只带在猗景瑞的手上,南宫弄阳忒讨厌与猗景瑞一道,又见挣不脱,索性就与他保持最远的距离。

  本来骆斌是在客栈整理企划案,给南宫弄阳打下手的,因为她精力的原因,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只说不做。

  现在南宫弄阳被拽了出来,猗景瑞也带了很多武功高强的贴身侍卫,但骆斌想着不是自己人,十分担心小妹的安全,还是扮成侍卫跟来了。

  看到南宫弄阳不情不愿被猗景瑞牵着,像牵狗一样地走在前面,就有些不爽但又无可奈何。

  猗景瑞大步走,南宫弄阳小步跟上,他就生怕猗景瑞突然走太快,把小妹给弄摔了,于是像个太监伺候娘娘似的,扶着南宫弄阳前进。

  南宫弄阳见猗景瑞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大步走,心里就十分憋屈。

  明白他是心急第一次谈判,且自己又是他的囚犯,像他这种注孤生的人对亲人都冷冷冰冰的,就更不说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的南宫弄阳,顾及她的感受了。

  南宫弄阳气虽气,但还是晓得务必顾好自己的身体,现在怀孕都差不多要满六个月了,身体娇贵着呢。

  时不时都能感觉到儿子在肚子里动来动去和她打招呼了,绝对不能因为什么事情影响到她安胎的。

  于是乎,走累了的她就赖在原地不走了,也不管街上人多嘴杂,大声嚷嚷表示不满,“走不动啦!我要休息会儿!”。

  说着,就真的站在原地不动,猗景瑞不满地回头看她,就是因为带她一起出门,她走慢得像蚂蚁爬一样,再有一刻钟,他们就要迟到了。

  猗景瑞很想和她讲道理,刚刚走路他也是尽快放慢了脚步的,但一转头看到她肚子上像扣了一口圆圆的大锅,一时就心软忍住没吼不出来。

  加上现在她那一嗓子,众人都纷纷向他们看来,小声指指点点。

  “这男人真是不会做人!没见他夫人大着肚子行动不便嘛,还不亲自搀扶,走路也不等人家,真是没良心!”。

  “是呀是呀,你看那小夫人的可怜样儿,唉,女人真是不容易啊!”

  “你看那男人长得也还不赖,人模狗样的,就是不懂得体恤自己的女人!唉,那姑娘是真傻,给这种人生娃干嘛?”。

  大家虽然是躲在一处小声议论,但南宫弄阳他们还是听得一清二楚的。

  见状,南宫弄阳直接不要脸地助推舆论风向,杵着自己的腰慢悠悠地示意骆斌扶她到旁边的台阶上,她坐一会儿。

  然后她一脸慈爱地抚摸着自己的圆肚,忽然觉得又被踢一下,刚刚的小怒气早就被肚里的崽驱散了。

  接着,大家看到她笑靥如花地对着猗景瑞道,“我儿子踢我了,容我休息会儿!”。

  南宫弄阳含糊不清的一语,脸上又笑得温柔,路人就更加认定,她和猗景瑞是一对,猗景瑞就是个渣男。

  新一轮的议论又起,这次说猗景瑞不好的言语更多,都纷纷指责他,同情起南宫弄阳来。

  南宫弄阳假装一脸懵逼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给到别人她是傻子的错觉,大家就更加同情她,觉得他被猗景瑞骗惨了。

  站在人群中的猗景瑞被气得脸如黑炭,怒目瞪向南宫弄阳,骆斌和南宫弄阳在一旁憋笑。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