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6章 女人与小人

第376章 女人与小人

  猗景瑞现在的表现是怒目看向南宫弄阳,南宫弄阳一脸傻兮兮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他笑。

  这让一旁的吃瓜群众们更加气愤,更加肯定是个傻姑娘被人骗去给他生孩子了。

  连在街上都这么凶人家傻姑娘,可想而知,这傻姑娘在家里时,指不定被他怎么折磨呢。

  大多数人都还是很善良的,于是,街上那些胆子大的妇人,直接吆喝开,指责教训起猗景瑞来。

  “你这男人真不是东西,抬价石板上凉,怎能让孕妇坐呢?还不快扶她起来!”。

  另一妇人又迫不及待地接着道,“就是就是,虽然姑娘人傻,但好歹给你怀了个娃,总不至于连自己的娃都不管吧!太禽兽不如啦!”。

  ………………

  猗景瑞虽然气愤南宫弄阳的推波助澜,恶心那些碎嘴巴的街上妇人,但作为上位者,该有的理智修养还是有的。

  于是,他强压着怒气,面无表情走向南宫弄阳,他也明白,此刻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带南宫弄阳离开这是非之地,然后赶去竞标场。

  南宫弄阳休息了一会儿会儿,听到众人骂猗景瑞渣男,心情也好了不少,笑嘻嘻地等着猗景瑞太监似地卑躬屈膝来伺候她这个老佛爷。

  骆斌见状,也识趣地退开了些,想要看看猗景瑞在南宫弄阳面前尴尬的表现,也只有南宫弄阳敢气猗景瑞了,他看着都好解气。

  当然,骆斌肯定南宫弄阳不会因此被为难,是有所凭仗才敢欺负猗景瑞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不然在小妹要吃亏的状态下,他才不允许小妹欺负猗景瑞呢,万一猗景瑞一时脑筋不正常,真的为难她。

  看到猗景瑞又气又拿南宫弄阳无法的无奈状,骆斌真的好想敲锣打鼓三天三夜庆祝一下,奈何情况不允许。

  南宫弄阳依然傻兮兮地笑着看猗景瑞走向她,猗景瑞三步并坐两步奔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南宫弄阳并没有觉得自己矮人家一大截而有什么威压感,顺着猗景瑞伸下来的手借力,依然一副傻子乐的模样抓着他的手臂艰难地站了起来。

  猗景瑞以为只是拽她起来一下的,没想到南宫弄阳那个混蛋居然把全部的重量都交给他承受,他的手臂都快被她拽脱臼了。

  平时她一个人就算了,女孩子体重也不会有多重,偏生她现在肚里还装一个崽,而他又是下意识地不想出力,南宫弄阳这一拽,差点没把他狼狈拽倒。

  猗景瑞眼疾手快伸出两只手来扶她起来,见到南宫弄阳依然对着自己傻笑,好想一巴掌给她拍上去。

  但周身爱管闲事的阿姆们还在指指点点,教猗景瑞这么做人。

  “这就对了嘛!人家傻姑娘虽然傻,但眼里都是你,你看一扶人就不生气了,可见人家姑娘很需要你!好歹也是自己的崽和夫人,对你夫人好一点!”。

  “唉,可怜的傻姑娘哎!”

  “傻人有傻福,但愿这傻姑娘以后能母凭子贵,日子不要太难过才好呀!”。

  …………

  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大家见猗景瑞对南宫弄阳有表示,都慢慢散开了。

  猗景瑞这才沉声小声警告,“南宫弄阳,麻烦你要点脸!再给本太子惹麻烦试试看!”。

  南宫弄阳老神在在地把自己胸前的头发往背后甩,笑嘻嘻地用圆肚撞了猗景瑞一下,乐道,“儿子,踢死这个坏叔叔!”。

  然后捧着自己的圆肚信步上前走去,猗景瑞被她的圆皮球一撞,瞬间风中凌乱,呆愣了好几秒。

  南宫弄阳不耐烦地叫唤,“还不跟上?小心本夫人不走啦!”。

  南宫弄阳威胁了一下猗景瑞,拽了拽手腕上看不见的天蚕丝,猗景瑞闻言,嘀咕道,“不要脸的女人!”,然后大步流星向她走去。

  南宫弄阳见路边有扇子卖,直接伸手就挑了一把,仰下巴示意摊主问猗景瑞要钱。

  然后一手撑着自己的腰,一手摇着扇子扇风,一副贵妇游街的样儿,笑嘻嘻地走在热闹的街市上。

  猗景瑞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给了摊贩一大腚银子叫他不用找了,就又跟了上去。

  见南宫弄阳看到胭脂水粉的摊位,又想走过去看看时,猗景瑞快步走到她身侧,扶住她往竞标场的方向带。

  看着动作都以为他在绅士地扶着自己有身孕的娇妻,实则当事人南宫弄阳手臂被他拽得生疼,脚步被迫加快,气死她了。

  刚开始走几步,南宫弄阳还适应,想着反正早点去竞标早点收工,但差不过半刻钟之后,她

  就受不住告饶了。

  “猗……流大公子,我走不动了,你慢点儿,拽得我手腕疼!”

  南宫弄阳可怜兮兮地求饶,拖着猗景瑞的胳膊尽量拉住他放慢脚步。

  对上南宫弄阳可怜兮兮的求饶撒娇表情,她的圆肚又再次挨到自己的侧腰上,瞬间让他有些晃神,完全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他还不至于没人性到去推倒一个孕妇,大声斥责可怜撒娇的人。

  还从来没有哪一位妇人如此待他,让他一时不知所措,该如何是好,只好本能地停下了脚步。

  南宫弄阳见猗景瑞真的停下来了就瞬间把他的手丢开,十分嫌弃地抹自己的手,然后笑嘻嘻地道。

  “你不该带我走路的,我可是孕妇!要不你先走,我慢慢来?”

  说完,一脸期待地看向猗景瑞。

  猗景瑞真的是快被她气疯了,还真别说,带她出门实在太麻烦了,他也是第一次带女孩子出来逛街做事,还带的是个难伺候的孕妇,完全是自己在找罪受。

  看到南宫弄阳那贼兮兮的期待目光,他就不悦地皱了皱眉,微眯着眼强压怒气点评,“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现在还是个升级版的集合体!”。

  南宫弄阳闻言,捧了捧自己的肚子,嘴角抽了抽,搭拉着秀眉看向猗景瑞,然后耸拉着脑袋低着头不讲话了。

  女人是说她,小人是说他肚子里的崽,士可忍孰不可忍,不行,她要想一句好的骂回去。

  南宫弄阳正思考着,忽然觉得自己膝盖弯被一只大手搂过,整个身体微微向后倾,背上也有一只手搂着,这才意识到猗景瑞已经把她打横抱起,快步向前走去。

  骆斌及众侍卫见状,懵了几秒才大步跟上他们。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