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7章 小瘪三和癞蛤蟆

第377章 小瘪三和癞蛤蟆

  南宫弄阳怕被摔了,伸手抓住他的衣服,有些郁闷地思忖,百里尊若是知道了,应该会生气吧?但她实在是走不动了。

  南宫弄阳想着想着,还是决定挣扎下地,自己走路得了,管不管猗景瑞迟到呢,反正他的目标也不是竞标,自己的目标是好好安胎,两个人的目标是不冲突的。

  要是以前,南宫弄阳虽然不喜欢与别人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尤其是成为百里尊的女人之后,有意和身边的异性保持距离。

  但特殊情况还是可以理解的嘛,只要不是过分的亲密举动,她是能够接受的。

  可一想到百里尊看到会黑脸,且有可能是很久以后才知道今天这一茬,甚至永远都不知道,但她还是想为他考虑一些。

  换位思考,若是知晓百里尊抱了别的女人,她也是会不高兴的,所以,不管他看不看得到,她都会尽量注意和其他异性的距离。

  “猗景瑞,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南宫弄阳挣扎着小声请求,猗景瑞见她一脸认真,没有想作弄他的意思了。

  但也只是瞥了她一眼而已,就又接着大步朝前走去,南宫弄阳知道猗景瑞要去执行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谈判,正紧张着呢,没有多余的心思理她是正常的。

  所以,要达到什么目的,先从他的紧张源头入手,成功几率会很高。

  “我们又不是去竞标,是想办法见到项阡酋,然后取信于他,让他接受我们的致富方案!不用这么急着赶去,竞标要举行好久,我们就算去了也要无聊等很久的呢!”。

  南宫弄阳说完,又再次认真地看向猗景瑞祈求。

  猗景瑞眉头皱了皱,思量了一会儿,把南宫弄阳放下之后,从侍卫手里拿过纱帽给南宫弄阳带上,他的脸是经过易容的,南宫弄阳的没有,绝不能让项阡酋看到她的脸。

  然后带好纱帽后,拽着她往前走,但脚步明显放慢了不少,还不忘出言警告,“老实点儿!别想耍花招!”。

  南宫弄阳闻言,挑了挑眉头,“切”了一声,不再讲话。

  骆斌跟在身后,见短短两刻钟之内,猗景瑞都快被小妹气死了不由好笑,一侧的侍卫警告他注意身份,他都没理。

  竞标场。

  因为南宫弄阳的左拖右拖,他们一行人成功地迟到了,一入场瞬间成为焦点,有些素养差一点的商贾甚至出言不逊起来。

  “哈哈哈,笑死劳资了,来竞标还带有身孕的女人来,也不怕冲撞了自己的好运!”

  一位肥头大耳,环佩叮当的油腻胖猪坐在人群里艰难地扭头看向猗景瑞他们的方向,大着嗓门数落别人。

  周身的其他商贾闻言,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那胖猪见自己成功带动了话题,笑得合不拢嘴,举着酒杯往自己的嘴里灌。

  笑声停止之后,又有不怕死的商贾接着取笑,“刘公说得是!老夫刚刚还以为,不识字的小瘪三,带着他的贱内走错了场地呢!哈哈哈”。

  那个瘦吧垃圾,贼眉鼠眼的商贾一说完,周身众商贾又再次哄堂大笑。

  于是乎,当猗景瑞们不存在一样,相互敬起酒来,还不要脸地连连,“英雄所见略同,略同啊!哈哈哈。”。

  猗景瑞闻言,脸早就黑如锅底,拽着南宫弄阳的手都不自觉地用多了力。

  南宫弄阳不悦地甩开他的手,面纱下精致的小脸蛋早就笑靥如花。

  不是别人说她她还高兴,是想着今天此处一定热闹,果然没白来,自己散步的同时,带儿子来开开眼界,她的孩子,不可输在起跑线上。

  于是,笑嘻嘻地嘀咕安慰猗景瑞,“还英雄呢,就一帮不要脸的狗熊,流大公子先别生气,更生气的还在后头,你且等着吧!”。

  果然,南宫弄阳说完,一商贾喝完杯中酒就想起来什么似的,随意地命令自己带来的仆人,大声吩咐。

  “去,把小瘪三和大肚子的癞蛤蟆赶出去,一会儿别影响我和几位老哥的要事!”。

  小瘪三?癞蛤蟆?南宫弄阳闻言,再也忍不住,掀了纱帽一角,看清是谁说她之后,优雅放下纱帽,脆声声地笑了出来讥讽道,“哈哈,大好的天气,是谁在此放臭屁?熏得人好不自在!”。

  南宫弄阳边说边提起自己的裙摆,迈着碎步优雅地走向他们之前定好的座位,边走边说,接着道,

  “听这声音,该是有六七十岁的老翁在放臭屁吧!难怪,肌肤都似破棉被一推了,五脏六腑自然是虚的虚,坏的坏,撮的撮,难怪难以吐人言呢!可比我这身强体壮的赖蛤蟆差太多了!”。

  南宫弄阳说完,就悠哉悠哉地坐在外国商人的高座上,兴致缺缺地把玩酒杯,啐了一口怨道,“这么难喝的酒!唉,居然还有人,欢喜得跟侯似的,想必是没见过世面的!”。

  那些商贾从南宫弄阳一开腔,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方向。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众商贾的脸色慢慢变得狰狞扭曲,南宫弄阳这是不怕死地在他们的地盘撒野。

  这些商贾最大的也才四十多岁,居然被她当众这般羞辱,刚刚还大放厥词,快意人生的众商贾现在气得想打人。

  猗景瑞见状也不怕闹起事儿来,谈生意不在行,打架他可是一把好手,见到南宫弄阳三言两语就把那些虚伪的商贾损得一文不值。

  看到那些商贾气愤的恶心嘴脸,他也有大仇得报的快感。

  于是乎,放声大笑,走到南宫弄阳身边坐下之后,冷冷地瞥向握紧拳头,想滋事的众商贾。

  猗景瑞带来的侍卫见状,整整齐齐地护在猗景瑞们身后,骆斌紧挨着南宫弄阳,想着一会儿打起来了,该怎么保护她比较合适。

  这小妹胆子也太大了,自己是个孕妇,还在人家的地盘,居然敢当众骂人。

  但依着她的性格,听到别人骂她,她断断是忍不住的,看她十分自信,不像闹着玩,他担心的心思也就安定了一点点,乖乖护在她身后。

  南宫弄阳纱帽下的脸,也是毫不掩藏地鄙夷一笑提醒猗景瑞,

  “疯狗们要扑过来了,保护好本夫人!若是让本夫人有一丝一毫损伤,后果自负!还以为有这么高身价的商贾,怎么也有点素质的呢,没想到是一群莽夫爆发富!”。

  猗景瑞闻言,心情大好,笑着道,“放心!本太子绝对不会让这些疯狗碰到你衣角边一寸。”。

  其实他现在好想问,“爆发富是什么?”,但怕问了之后,显得自己很没见识,就忍住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