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78章 项阡酋来了

第378章 项阡酋来了

  果然,南宫弄阳和猗景瑞说的话音一落,众商贾就气得脸红脖子粗粗,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在的场合,只想报了眼前的仇恨算数。

  “来人,给我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外来客打成肉饼!”

  肥头猪脑的那个胖商贾刘公发令之后,其他商贾也跟着助战。

  很快,那些商贾的打手们像打了鸡血一样,举着武器怒气冲冲杀气腾腾地向他们奔来,尘土飞扬。

  南宫弄阳虽然强装镇定,但袖中早就握紧了暴雨梨花针。

  若是平时没有身孕,她不会首选自己随身携带的这个暗器,只会带着匕首好好实战一下。

  可现在身体不允许,她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最保险的方式,护好她自己和孩子。

  猗景瑞见南宫弄阳坐着一动不动,微微侧身挡在了她的身前,一众侍卫早就安安稳稳地把他们护在中间。

  两方的距离在不断缩小,很快就听到了兵戎相接的声音,南宫弄阳提醒道,“尽量拖到项阡酋到来,对我们会更有利!”。

  猗景瑞闻言嘴角微扬,他刚刚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不管不顾南宫弄阳与这些地头蛇对骂。

  若是不闹出一点儿动静,他要见项阡酋还真是不容易,但看到那些商贾不经激将,猗景瑞就知道,南宫弄阳开始帮助他执行计划了。

  果然都是喜欢简单粗暴的高效解决,猗景瑞首次觉得,南宫弄阳很对他的胃口。

  现在听到南宫弄阳这么一提醒,他就知道他们想到了一块儿去,不由得欣赏起这个聪明的孕妇来,真心实意不带任何目的地乐道。

  “女人,一会儿抓好我的衣角,别离我一米以外距离,否则,受伤了后果自负!”。

  猗景瑞笑着说完之后,因他们人数少,已有打手打到了猗景瑞的面前,猗景瑞一抽刀砍断了向他正面扑来打手的手臂。

  那打手瞬间双目圆瞪,不可置信地带着不甘离开了这个世界,走之前都忘记了哀嚎一声。

  南宫弄阳见前有猗景瑞后有骆斌,她就像夹心饼干一样被护在中间,瞬间安心了不少,也不屑地揶揄猗景瑞,“别学本夫人说话!”。

  骆斌观战一会儿,知道这场打斗不危险,就算他一个人都有本事带南宫弄阳安全杀出重围。

  于是,听到南宫弄阳这么一说,瞬间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盯着她周围的危险系数。

  猗景瑞头不用转头,就知道这一家人在身后笑话他,但当下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也就冷哼了一声,沉心战斗。

  大家斗得正酣,还未分出胜负之时,项阡酋来了,见状大发雷霆,一群人团团被围在了中间。

  项阡酋冷眼看着现场的暴乱一言不发,他的贴身侍卫快速走出来,大声吆喝。

  “你们都不要命了吗?在太子殿下举办的招标会场大打出手!兄弟们,把这些聚众闹事的所有人,打入大牢,静候太子殿下发落!”。

  围着众人的皇家侍卫接收到命令,异口同声地大声说“是”之后,步步逼近。

  南宫弄阳此刻冷静地提醒猗景瑞,不可坐以待毙,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小声道,

  “快喊冤枉,就说他们欺负外来人!反正也不算恶人先告状,确实是他们先欺负我们的,要是让本夫人跟着你蹲中山国的大牢,小心日后百里尊削死你!”。

  南宫弄阳边提醒边威胁,骆斌现在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刚刚那些人不足为惧,可现在皇家侍卫都来了,这让他一时犯了难。

  在南楚的时候,他自然是听过小妹和中山国太子的交情的,大不了豁出去表明身份,也许会有一丝转机。

  可项阡酋一来之后,猗景瑞明显地就把南宫弄阳紧紧拽在手边,且他们的手腕间还有一个暗器相连,除了猗景瑞,谁都打不开。

  他和南宫弄阳现在又离猗景瑞太近了,所以,不敢贸然行事。

  他一个人脱身是没有问题的,可他脱身了留下小妹在狼窝,日子肯定不好过。

  于是乎,只好看着眼前出现的机会离自己慢慢远去了,自觉地护在南宫弄阳身后,手里的武器都不敢松半分。

  猗景瑞果然开窍,南宫弄阳话音一落,他就不要脸地开始喊冤。

  “太子殿下,小的听说本次招标会是您亲自主持,遂慕名而来!

  不曾想被人嘲笑小瘪三和赖蛤蟆,我小妹忍不住别人这样说她一个孕妇,遂回了两句嘴,也怪我没管好小妹,这才酿成这祸事!

  小的愿以全家之富,为太子殿下的富国安邦献上一份微薄之力,只求太子殿下明察秋毫,还我兄妹清白,饶了小的这一次吧!

  小妹有孕在身,从小娇贵,实在不适合待在天牢呀太子殿下。”。

  猗景瑞慷慨激昂地陈述完之后,恭恭敬敬地作揖行礼,其他外国商贾见状,也十分仗义地出言,确实是本地人先出言侮辱他们的。

  这些外国商人也不想刚刚就是看了一场热闹,自己还招了牢狱之灾的。

  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是想着在人家的地盘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火又没烧到自己的身上。

  现在情况确不同了,要所有人都打入大牢听候发落呀,怎么地也该仗义之言的同时,又为自己博得生机呢。

  南宫弄阳转头看向那些刚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虚伪商人,哈哈笑出了声,脆声声地道,

  “太子殿下,你国内的商人居然说本夫人像癞蛤蟆,有明文规定,孕妇不能来参加竞标吗?

  我和哥哥慕名而来,就想一睹太子殿下的风采,随便看看能不能做点生意的。

  我家在母国天崤,也是富可敌国,不缺这一点钱,要是知道这么倒霉,遇到贵国不知礼地羞辱人,本夫人就不来了!

  现在还要把本夫人关起来,太子殿下好没道理,欺负外来宾,还是我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妇,孺!”。

  说到孺,她大方地拍了拍自己的圆肚,傲娇地挺着腰,偏头看向项阡酋。

  她周身的猗景瑞和骆斌都依晰听到肚皮拍出的砰砰响声,有些担忧地看向她的圆肚。

  项阡酋听到她发出的声音,觉得似曾相识,但想着天崤国他并无相熟的故人,遂瞬间打消了自己的疑问,也侧脸看向被安安全全护在男人们中间的孕妇。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