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80章 谈判不顺

第380章 谈判不顺

  这么多天的相处,猗景瑞早就习惯了南宫弄阳的厚脸皮。

  现在听到她怎么一说,今天南宫弄阳给的惊喜足够多,他也乐得与她开个玩笑怼她什么的,遂冷笑了一下接过话茬,“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

  南宫弄阳从来不知道猗景瑞还有这么温柔说话的时候,而且还是对她,瞬间有点懵逼,不解地看向骆斌。

  骆斌与她是同样的神情,于是两兄妹沉默思考,不讲话了。

  猗景瑞好心搭一句话,还是个问句,很好回答不会冷场的那种,居然都能把天给搭死了。

  空气中顿时陷入尴尬的气氛里,静得针落可闻,都在期待项阡酋赶紧到来,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猗景瑞很不好意思地挑了挑眉,看向庐席入口,此刻,他又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孤独,连好好说个话,开个玩笑的朋友都没有。

  没有那一刻一如此刻特别强烈地想要回到以前高高在上的生活,那怕是身边围着一群虚情假意的朋友,他的笑声也比现在多。

  大家一起无聊,就不算无聊了吧?猗景瑞可怜地想,从来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友情和爱情的他,对于朋友这一块的认知真的很缺乏。

  对于朋友,他认为能助他懂他讨好他已足够,对于爱情,他是不相信的,觉得女人只要能给他排寂和生娃就足够。

  这还是自己不带任何目的想和别人愉悦地聊天,没想到收到的效果是这样的。

  自己最讨厌的这个南宫弄阳居然瞧不起自己,这让猗景瑞又尴尬又受伤,还需要端着架子表示自己很酷,明明下人们都看到他丢脸了啊,而且还不止一次。

  好面子又维持不住面子这件事,让猗景瑞觉得自己的人生过得十分痛苦,心里默默祈祷,项阡酋快来。

  项阡酋还没来,南宫弄阳就善心大发找他聊天了,看到他眼中那尴尬落寞的神情,终是于心不忍。

  接着刚刚的话题呢,又冷了人家太久,所以南宫弄阳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嘻嘻地带了一个新的话题。

  “我跟你之前说的,你都记住了吧?一会儿可就是你们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对决了哦,我只会在旁边提醒你!成与不成,看你的啦!”。

  猗景瑞被Q,转头看向南宫弄阳,沉思了一会儿好似在回忆南宫弄阳之前说过的话,自信肯定地点了点头。

  于是,因为猗景瑞点头不讲话,气氛又再次变得安静非常,南宫弄阳无奈地扶了扶额,心里暗忖,猗景瑞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擅长聊天呢?

  好歹也是一国的太子,见多识广肯定是少不了的,交际能力不该这么差呀,不会是遇到她这个会说的,所以就遇强变弱了吧?

  不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吗?猗景瑞的交际能力实在不符合生物进化论,南宫弄阳杵着自己的下巴,心中腹诽猗景瑞。

  就在南宫弄阳还思量,放置在桌子上的纱帽又被猗景瑞眼疾手快地给她扣上了,因为,项阡酋终于来了。

  现在他们是商贾,见到尊贵的中山国太子殿下,自然是要很守礼的,于是猗景瑞带头,大家慢慢站了起来,面向庐席的门口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

  大家异口同声向项千酋打招呼,项阡酋虽然是求贤若渴,可上位者该流露的高冷气势还是要的。

  于是只见他冷冰冰地挥手示意免礼,大步流星径直往高座上而去。

  纱帽下的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怎么这些有身份的男人都喜欢端着他们的尊贵呢?不过也只是这么一疑惑罢了,她不需要知道答案。

  项阡酋落座之后,南宫弄阳们才慢悠悠地坐下,骆斌恰合时宜地搀扶她安顿。

  南宫弄阳一坐下之后,伸手扶了扶桌上茶杯的杯沿,示意猗景瑞可以开始了。

  项阡酋是一个做事很注重效率的人,不喜欢浪费时间磨磨唧唧,与其浪费时间含蓄长短,不如直接开门见山。

  因为现在项阡酋才是上位者,扮成商贾的猗景瑞只得矮人家一截恭恭敬敬行礼献策,谁叫他现在不能以天崤国的太子身份和项阡酋交谈,免得被项千酋轰出去呢。

  得罪项阡酋的男神,又掳了男神的老婆,抓到了直接交给百里尊处置献好都是有可能的。

  猗景瑞也明白自己此刻的身份,干大事的大丈夫都是能屈能伸的,他猗景瑞也不例外。

  遂屁股都还没坐热,就站了起来,信步朝项阡酋的正面走去,在两丈开外的距离停了下来,恭恭敬敬作揖行礼。

  “太子殿下,草民不才,但爱妹心切,知晓太子殿下交际颇广,小妹的难题,太子殿下兴许能垂怜为我等指点一二,遂愿献拙计,望能为太子殿下的富国安邦添砖添瓦,若太子殿下不弃,草民即刻可献拙计!”。

  猗景瑞一口气说了许多,南宫弄阳听完无奈地抽了抽嘴角。

  大哥,表真诚也不需要废话这么多,免得给人家巧言令色的不良印象,看来自己在家里是真白教了,猗景瑞对做生意,真是一点天赋也没有。

  虽然气猗景瑞的首次表现不佳,但还是非常关注当下形势的,免得大家努力了这么久,被猗景瑞一张嘴就说崩了,功亏一篑。

  南宫弄阳隔着纱帽看向项阡酋,这纱帽设计不错,里面的人能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却看不清纱帽下的人,这设计,有点像现代的百叶窗帘。

  南宫弄阳看到项阡酋听到猗景瑞说了一堆废话,还要自己言明开始才献策就有些不悦,剑眉微蹙。

  南宫弄阳小小地吐了口浊气,耍大小姐脾气催促,

  “哥哥,你倒是快告诉太子殿下,我们作为商贾看到的商机呀。

  要是此生本夫人和百里君无缘,你当心本夫人回去告诉爹娘,你对我的未来幸福不上心!”。

  猗景瑞这才反应过来,真是需要南宫弄阳打一下,他动一下的,可明明他觉得,确实是需要打招呼了再说比较合适,不能直奔主题呢。

  在谈生意这一块儿,猗景瑞还是不太明白怎么吊别人的胃口,换做南宫弄阳,她可是会直接问,“草民有良策,让太子殿下的山地国的百姓也能安居乐业,草民觉得您可以……”这样的,直奔主题。

  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大家都挺忙的,哪有那么多时间去浪费?

  猗景瑞被点醒了,项阡酋却被这个任性的孕妇勾起了好奇心,不怎么打算听猗景瑞好好细说,饶有兴致地偏头向南宫弄阳看了过来。

  显然,此刻他对南宫弄阳比较有兴趣。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