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82章 调查毒簪

第382章 调查毒簪

  来自现代的好处就是,前人先辈的知识力量可以借鉴与古代人致富。

  反正她也就耍耍嘴皮子而已,真正要实践攻克难题的又不是她,这件差事办得是得心应手。

  项阡酋听得如痴如醉,还要宴请南宫弄阳至宫中享用美味佳肴,观看歌舞接受酬谢呢。

  南宫弄阳知道进入皇宫之后,各种拘束,最不喜的就是拘束,她出来一身体也乏了,遂只好礼貌拒了。

  表示项阡酋可先琢磨她的话是否有用,有用再宴请不迟,她想要的酬谢也很简单,早就明了。

  于是项阡酋亲自送他们出了庐席,看着南宫弄阳一行人远去。

  南宫弄阳刚刚起身离开座位时,故意弄掉了一件自己的随身物,希望项阡酋能发现,好早日救她,或者通知百里尊也可!

  骆斌当时见南宫弄阳东西掉了,正想去捡就被南宫弄阳叫他扶自己起来。

  骆斌就瞬间明白她的用意,还用身体挡敛,让其他侍卫先上前去,他扶着南宫弄阳距离他们不到三步慢慢跟上,然后再大步上前。

  这么一个落后于下饶动作,猗景瑞当时走在前头也没注意,至于他的那些个侍卫就更是严肃,眼睛只顾着盯着前方,连路都不耐烦看的这种,让南宫弄阳们有机可乘。

  就在项阡酋想要急速回宫整理南宫弄阳刚刚的良策时,一位侍卫捡了一根簪子走近声道,“太子殿下,刚刚那位夫人落东西了,是否……”。

  话还没完,人就已倒地,手掌泛黑,项阡酋是见过许多大风滥人,眼前区区的一桩中毒事件还不至于吓到他。

  于是,示意侍卫去请军医前来,然后伸手扯下自己的衣角一角,这才心翼翼地去捡早已晕倒在地的侍卫手里的簪子。

  捡起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冷静道,“好厉害的毒簪,来人,把云来客栈悄悄监视起来,尤其是那位夫饶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及时回报本太子!

  命人去调查这只毒簪,大富之家常年再外行商游走喜欢用毒簪防身的都有哪些,且正好现在是孕妇的。回宫!”。

  回到宫中之后,项阡酋越想越不对劲,白自己见到的那个孕妇,看着似大大咧咧,实则心细如发,这毒簪怕是掉得蹊跷。

  一位粗鲁的孕妇,是不可能想到这么多大格局又有实质性意义的治国良策的。

  且周身侍卫环伺,刚刚的暴乱她被护得死死的,毫发无伤,咋地还需要随身携带毒簪呢?

  她一出口自己还曾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加上常年出门在外行商的富家姐,不管面貌如何,一般都不会带纱帽遮脸的,刚刚见到他这个皇室贵胄都无礼带帽。

  看着她的谈吐及行事风格,不像生病了需要纱帽或者是怕自己的脸暴露在众人面前的人。

  又自在崤国是大商贾之家的姐,认识她的人不计其数,不定自己本国的商贾有些都还认识她呢,出来谈生意就更没必要带纱帽了。

  其他裙还好,那个孕妇夫人,一定有问题。

  项阡酋回到太子府之后,站在自家走廊里微眯着眼计较了一会儿,命人唤来飞鹰传信。

  然后快步走入书房中,书信一封之后,唤人速速前来郑重交代,“务必要确保送到千曲君手中,此刻,该是到当时他与本太子的地方了!”。

  暗卫领命消失在项阡酋书房中之后,项阡酋这才冷笑了一下,悠哉悠哉地整理起今的收获来。

  就算这些人对自己的国家打什么主意,他也不怕,且先把自己认为有道理的方案先记录下来。

  百里尊快来了,到时候请他帮自己看看分析分析就好,准出不了什么乱子的。

  云来客栈,南宫弄阳回来的第一件事就命令婢女给她烧水洗澡,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之后,才步到院子里吃晚饭,猗景瑞坐在一桌丰盛的晚饭前早已恭候多时。

  南宫弄阳看到猗景瑞等她,就下意识地想收脚往回走,命婢女把她的饭给她督房中来。

  没想到猗景瑞耳力非常,她才一转身,猗景瑞的声音就传进了耳朵,“就这么讨厌与本太子一起用膳?”。

  南宫弄阳大大地翻了个白眼,心里腹诽,原来你也知道我讨厌你呀,还来干什么!这样的,才不耐烦地换上一副没皮没脸的笑容转身轻移莲步。

  南宫弄阳坐下后,依然掏出银针,一碟一碟地试过没有下药之后,才举着筷子用食,完全不当猗景瑞存在似的。

  这下轮到猗景瑞翻了个白眼,用筷子狠狠地在桌子上敲了两下,自己慢悠悠地吃了起来,边吃边感慨道,

  “没想到你这粗鲁妇裙是聪明得很,今算你识趣,本太子奖赏你跟本太子一起用膳!”。

  南宫弄阳低着头吃饭用脑门对人,听到猗景瑞这么一,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叫婢女再给她拿一个大碗。

  猗景瑞有些郁闷她还拿碗干什么时,当大碗到手后,看到她盛了满满一碗饭菜,压实了一遍又一遍,确定再也放不下之后,准备起身。

  猗景瑞明白了,南宫弄阳这是要自己到一边去吃,不愿与他同桌,一时又气又尬,满眼喷火地看着面前孕妇的一举一动。

  就在南宫弄阳才站起来,走离饭桌三步远时,猗景瑞忍不住要开始爆喝,南宫弄阳却先他一步大声嚷嚷开口了,“姐夫,你在哪儿呢?快出来!……”。

  南宫弄阳喊了好几个嗓子,骆斌才举着洗锅的刷子急急忙忙跑到南宫弄阳所在的院子,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

  “弄阳,你怎么了?没事儿吧?身体可有不舒服?”

  骆斌跑来气喘吁吁地询问,南宫弄阳转头瞪了猗景瑞一眼,猗景瑞没好气地道,“我这里不养闲人,让他干点活儿怎么啦?”

  南宫弄阳一手端着一大碗饭,一手打掉骆斌手上的刷子,然后把那一大碗的饭草到他手里,笑嘻嘻地命令,“姐夫,吃饭,就在这儿吃!”。

  南宫弄阳自然晓得,骆斌要是不在这儿吃完,端着这些好吃的回去,准没他的份儿。

  猗景瑞身边的人现在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骆斌了,但是平时冷茶冷饭,酸言酸语肯定是少不聊,骆斌连吃顿饭,自己都要格外关照才校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