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83章 情不知所起

第383章 情不知所起

  骆斌一脸感动,之前是因为受伤不能多吃,现在恢复了这些天,他一顿都没吃饱过,看着满满的一大碗香喷喷的饭菜,双眸濡湿。

  南宫弄阳也端着自己的碗,夹了菜就走到骆斌身边,两兄妹站着吃饭。

  骆斌头越来越低,终是用泪水就着吃了一顿饭,南宫弄阳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男人的自尊心有时真的很脆弱,她怕她一说点儿什么好话,就把人家的自尊心击碎了。

  刚刚猗景瑞还以为现在的南宫弄阳是孕妇,所以食量比较大,弄那么一大碗是要给她自己的,没想到是给骆斌的。

  然后两兄妹站在院子里吃饭,他一个人自己坐在桌子边大鱼大肉,瞬间有些凄凉。

  常常被自己的囚犯吊打,猗景瑞这个典狱长当得实在是憋屈。

  猗景瑞本来今天心情不错的,想着一起和南宫弄阳吃吃饭,联络一下感情,好让她念自己的好,真心实意地帮自己。

  现在被南宫弄阳这么一闹,吃什么美味都感觉不出味道来了,烦躁地扔了筷子走人。

  南宫弄阳偏头见状,猗景瑞都还没走远,她就哈哈大笑起来,拽着骆斌的衣袖,两人坐到饭桌前。

  又再次掏出她的银针,一碟一碟试过了之后,两兄妹这才放心地吃了起来。

  骆斌终是不掩藏了,满脸泪花地大口扒拉自己碗里的饭,他也不知道何故,刚刚南宫弄阳这么一对他,瞬间就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母亲般的关怀。

  这让他十分想念母亲,他记得小时候,母亲也是这般关心自己的吃食,怕自己贪玩吃不饱,守着自己吃饭。

  可自己长大之后,却一再让她老人家失望,若是将来能回去,他一定改掉自己的癖好,为她老人家多生几个孙子孙女。

  想到此,他停下狼吞虎咽,给南宫弄阳夹了一块腊肠之后,诚意满满地道谢,“弄阳,谢谢你!”

  南宫弄阳见他哭是真的尴尬,都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人呢,骆斌就自己先开口了。

  于是,此刻也不太会说话的她,张嘴说瞎话,“姐夫,我们南楚人不擅长吃酸的,我是因为怀孕才喜欢吃,一时没注意到你,都把你酸到了,抱歉抱歉啊!”

  骆斌笑着看向南宫弄阳,眼里的泪再也止不住,哗哗往下流,他就算再笨,也知晓南宫弄阳这是在给自己顾面子呢。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是真的不介意在南宫弄阳面前失态出丑。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南宫弄阳的心胸是十分宽广的,她能包容这天下间所有的欢乐或腌脏之事。

  就在他都忘记了吃饭时,南宫弄阳端起面前的竹笋炒肉,全给他赶到了他的大碗里,示意他快吃,骆斌连连边哭边笑点头,像个孩子。

  南宫弄阳坐在一侧慢悠悠地嚼着,捧着自己的肚子和骆斌话家常。

  “姐夫,你侄子又踢我了!这崽子,将来肯定也是个顽皮的!”

  南宫弄阳在那儿姐夫长姐夫短的,躲在一侧角落里靠着墙啃紫萘的流觞见状莫名其妙地心情大好,脸上挂着笑,自言自语呢喃,“这粗鲁妇人!”。

  听说他们谈生意回来,他早早就想来找找南宫弄阳说说话了,最近大家一起做项目,他有的是借口接近南宫弄阳骗她讲两个笑话给自己听。

  来的时候南宫弄阳在洗澡,看到自己的表哥猗景瑞一直命人往南宫弄阳的院子里搬吃的,并规规矩矩坐在院子里等南宫弄阳,他就觉得会有好戏可看,遂一直暗处蹲点。

  没想到还真让他看到了很精彩的现场直播,刚刚气走自己表哥的那一段他都乐得差点忘记了自己的立场,拍手叫绝。

  看到南宫弄阳为她那懦弱又守着正义的姐夫叫嚣,她姐夫感动得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他就真心觉得,南宫弄阳这个好友,他非攀不可了。

  和她在一起日子过得快,也很开心,这粗鲁妇人是又善良又可爱的。

  流觞想到此,正想去厨房找双筷子,然后回来与他们一起共进晚膳,他自己也还没吃的呢。

  一转身,就看到自己的小妹流珠呆楞楞地也站在自己的身后不远处,一瞬不瞬地盯着南宫弄阳的方向。

  对亲人他是不设防的,遂刚刚看戏太投入,都没发现自己的小妹来了。

  看到小妹倚靠在走廊的柱子上,双手环抱于胸前,流觞笑了笑走过去打趣道,“珠珠是来叫哥哥我去吃饭的吗?”。

  流珠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句“呆子!”,然后理都不理她的哥哥就走了,流觞一脸懵逼地跟上,他又怎么惹着自己的小妹啦?

  流觞是没惹着流珠,惹到流珠的另有其人,这个人此刻正在和南宫弄阳坐在院子里数着眼泪下饭呢。

  骆斌并不知道,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的不屈服不认输,哪怕处于困境依然一身正气,不为那些刑罚所影响,让他改变心中的想法分毫,更不说向猗景瑞低头求饶,流珠早就对他心生佩服。

  之前没去接南宫弄阳的时候,她一直是知道骆斌都受过什么刑罚的,基本她也都在场,那时她觉得天下的男人,许多都是软泡,一打就求饶,皆冷眼看着骆斌受苦。

  没想到骆斌却刷新了她的三观,成为她心目中不会因为困境而屈服求饶,心生怨言的好汉英雄之一。

  最近看到他没受刑罚了,想着他日子会好过一点的,没想到当她看到表哥的侍卫欺负骆斌的时候,真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刚刚就是怕他吃不饱,这才想着悄悄去厨房看看的,没想到自己才到厨房门口,就看到他举着刷锅的刷子奔了出来,愣是没看见自己。

  于是她只好跟了来,刚看到骆斌捧着一碗饭落泪的那一幕,骆斌坚强的形象在她的心里动摇了一点点,让她有些不满,遂啐了一口人家“呆子”。

  流觞也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人,所以不太懂女儿家的心思,刚刚看到自己的小妹臭着一张脸还骂了句口,还以为是自己又得罪她了,遂一步不离地跟在流珠身后,想着怎么道歉呢!

  本想拿双筷子就去找南宫弄阳一起吃饭的念头,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一边凉快去了。

  而骆斌和南宫弄阳身上都有武功,耳力不弱的,但是最近被人监视习惯了,他们也就懒得竖起耳朵留意。

  自己干自己的,反正监视他们的这些人嘴里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何必费那个多余的心思?

  遂,两人悠哉悠哉地吃晚饭,享受家人团聚的欢乐话家常。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