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84章 药馆几处

第384章 药馆几处

  翌日傍晚,夏季的黄昏残阳如血,天边薄如蝉翼的云霞慢慢飘远。

  照耀了大地一天的大阳公公倦了,慢慢西落,大地上的城镇村落的轮廓渐渐变得漆黑不真切,中山国客州镇就在这时,迎来了它尊贵的客人。

  就在城门即将落锁时,一队风尘仆仆的马队疾驰向客州镇的城门,正与落锁时间争分夺秒。

  马上一位壮年汉子大声高喊,“小哥,请稍候会儿,我家大人必须今晚进城!”

  喊话的是跟在百里尊身后的童进,童进一嗓子,关闭城门的侍卫顿时真的十分听话停止了动作,微眯着眼聚光,想要努力看清来人是谁!

  今天他在此守了一天,可没见哪家公子带着这么一队人马出门去玩呀?

  但守门的所有门头首领都是接到了朝中国令的,太子殿下明言,若是来者自称千曲君,务必多晚都放行好生款待,并汇报当地领导给自己书信。

  守门的领头一直记着自己的使命,官太小,能为太子殿下办差的机会不多,若是能借此机会给太子殿下都要给几分薄面的这位千曲君好印象,说不定对自己的仕途也是大大地有帮助。

  正当守门的领头想着事情还没回过神来时,童进一扬马鞭奔到了百里尊的前面,快速下马朝守门领头的侍卫走去,十分有礼地道,

  “小哥,有劳了,我家千曲君是贵国太子殿下的朋友,这是通关文碟,您仔细瞅瞅!”。

  守门领头一听到千曲君三个字,瞬间像触电了般兴奋,接过童进手中的通关文碟,然后一瞬不瞬地看着童进身后马背上一脸严肃的俊俏郎君。

  果然是仪表堂堂,相貌不凡,无处不在散发着上位者的尊贵,想必就是千曲君了。

  众小厮并不知千曲君是何许人物,只是太子殿下看中的人,他们自然是看中的。

  看了一下文碟确实不假,又见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男人尊贵如神坻,他身边的下人也十分有礼貌,队伍整齐划一,全身散发着正气,就笑得合不拢嘴,恭恭敬敬地上前作揖问好。

  “小的见过千曲君大人!大人一路辛劳,快快进城歇歇吧!”。

  说完,就甩手示意自己的部下开门,然后笑着站到一边让马队先过。

  百里尊见着守城领头十分有礼貌,没有为难他们,也就礼貌地颔首双腿夹紧马肚慢悠悠地进城。

  马队进城走得极慢,马蹄踩在铺着大理石的路上发出规律有节奏的响声,领头小兵见状大喜,命一侧的士兵一个去找城主汇报消息,一个去打点客栈。

  然后他喜滋滋地牵了一匹马跨身上去,奔到百里尊右侧不远处保持安全距离亲自引路夸赞。

  “多谢大人体恤客州百姓,减少动静进城,小的已命人去汇报城主,这就带您到客栈下榻先休息!”

  百里尊瞥了他一眼,牵了牵嘴角,项阡酋对他的事情看来很上心,下人都吩咐得这么好,看来,自己的查访会顺利很多。

  之前查到南宫弄阳送出的信是从中山国的客州送出之后,他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这里。

  见这里官兵十分配合自己就十分满意,心情也稍微好了些,冷着脸好几天的他也面色稍霁,笑着道,“劳烦小哥了!”。

  然后向童进使了一个眼色,童进从怀中取出一腚金子递给引他们进城的小哥,那领头的小哥还不太敢要又想要的可怜模样。

  百里尊笑着道,“拿着吧,本君问你,这客州城的药馆和驿站都有几家几处?”

  百里尊分秒都不耽误地办事,骑在马上都不带停的,小哥笑呵呵地领了金子之后,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

  百里尊虽然嫌人汇报问题不会挑重点十分聒噪浪费时间,但初来乍到且有求于人,加上现在任何线索都不能错过,所以耐心听着,等这个小哥把他们送到客栈说完之后,他才在领路小哥的所有话当中挑出了重点。

  既然已经问出了重要地点,他就想速战速决,郎老头坐在一侧翘着二郎腿边捶腿边喝茶,早就耐烦了呵斥道,

  “都大晚上收工了,那还有鬼理你!饿死累死了,先吃饭睡觉再说,明天找!”。

  童进们见状,慢慢退了出去,之前遇到郎老头对百里尊无礼,他总是会第一个出面帮百里尊讨说法。

  可多次被百里尊警告不可无礼之后,他也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此刻,他只好瘪了瘪嘴,无奈地带着其他弟兄退了出去,至少他们先安顿好再说。

  最近大家都很累,好好休息才有精力保护照顾主子,然后找人,主子也很累,可他们是劝不住的。

  百里尊听到自家劳资怎么一说,是非常不爽的,但很快也调整了情绪,他脾气好,不会对郎老头发火,虽然在这件事情上对郎老头是有怨言的。

  要是他老人家好好劝他们,不要换掉他们的药,今天的这一切也不会发生,南宫弄阳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耳根子一直是很软的一个人。

  自己悲痛同意她二十五岁在生娃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实在失落,都主动把时间提前了,他就不信,她只提前一次,好好劝她还是有希望的。

  小弄阳的脾气在自己的面前向来是属皮球型的,不能与她硬碰硬,只能好好哄着她说,现在好了,让她知道他们男方一家子盘算她的肚子,不炸毛才怪。

  这一炸毛引发了这许多后遗症,他自己也是被气得不轻,奈何再气再怨,也不敢怼自己的劳资,默默地瞪了郎老头一眼,自己先回房了。

  郎老头近日奔波太劳累,脾气也变得暴躁,本来想着要和自己的崽好好相处的,毕竟他们一起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

  他也是黄土埋到脖子根的人了,看淡了许多世事变迁,应该是比较平和的一个人。

  但是看到自己的儿子不顾自己的身体,一须臾不待耽搁地寻人,他就心疼,虽然这心疼是他造成的。

  想到自己的徒儿南宫弄阳此刻肚里也有个崽,他老人家心情才好些,也准备好好去休息一番,好助力自己的儿子找儿媳和孙孙。

  之前还有点讨厌南宫弄阳的任性,可现在想想,她和孙孙在外面吃了许多苦头,老人家的心又软了心疼了。

  以老欺小算什么本事?他不该欺负南宫弄阳这个小辈的,好歹人家也是自己的徒儿兼儿媳!

  前一刻还在暴躁的郎老头,此刻已能哼着歌回房间了。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