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0章 百里尊来了

第390章 百里尊来了

  大家都在积极地弄早餐,很快在荒山野岭的这个地方,大家终于迎来了第一顿早餐,烤野猪和野兔,外加一个山母鸡汤。

  男人做饭还是比较粗糙的,但是能在这种穷山恶林的鬼地方吃到这么丰盛的早餐,已属难得。

  南宫弄阳高高兴兴去叫自己的姐夫,吃好吃的这种时候,要是自己不去叫骆斌,估计他又得饿着肚子一直昏睡了。

  这样对他的身体非常不好,一直在路上他要是病倒了没人管他的,说不定真的就撇下他,由他自生自灭了。

  想到古代平民命如草芥,维护人权的制度不完善,死了也就是死了,根本没有法度可言。

  南宫弄阳就觉得,身边认识的相处得来的,能帮一个是一个,别人不认识的,她也有心无力了,她现在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

  南宫弄阳试着给骆斌解了穴道松了绑,然后问猗景瑞的贴身侍卫拿药。

  猗景瑞的贴身侍卫刚开始还不太愿意把药给南宫弄阳,但是想到南宫弄阳不好对付,且现在主子还在休息,主子睡眠不好,好不容易现在能睡会儿,他自然是不敢打扰的。

  昨晚主子对南宫弄阳的态度他也看到了,主子还亲自陪南宫弄阳去上厕所呢,可见南宫弄阳目前在这个队伍中的重要性。

  加上现在这里这么多人,南宫弄阳又在这儿,骆斌虚弱得很,也跑不远,索性就把药给南宫弄阳,叫南宫弄阳自己拿到骆斌的鼻子底下去熏。

  南宫弄阳一打开药瓶的盖子,顿时被熏臭得怀疑人生,一手捂着鼻子秀眉微蹙,一手举着药瓶艰难地缓缓蹲下,然后把药瓶递到骆斌的鼻子下方,轻轻晃了晃熏了一会儿。

  这药许是臭到无敌臭,估计死人都能被熏活或者熏到魂飞魄散也要奔逃的那种,所以药效非常不错,几十息的功夫,依晰见到骆斌的眼睫毛眨了眨。

  南宫弄阳大喜,憋着气把药瓶盖上之后,直接把药收进了自己的布包里,想着下次万一骆斌又被这样对待,还可以使用,然后欣喜若狂地伸手去扶骆斌。

  一侧等着她还药的小哥见状顿时风中凌乱,一时都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不晓得该怎么问南宫弄阳拿药,悔不当初。

  早知道自己动手好了,她又是孕妇,多帮手她一点也是应该的,哪有一个大男人站在旁边看着孕妇艰难救人还能狠心看着人家独自忙活的。

  虽然有身孕的这个妇人不是自己的,还是自己对立阵营的,可作为男人实在不合适太小气呀。

  奈何就是刚刚的狠心小气,导致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拿回自己的药。

  不拿吧,万一主子问,毕竟这药是主子给的,要是拿吧,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他也知道,南宫弄阳拿走的东西,想再拿回来,简直难如登天。

  侍卫小哥还在一侧做思想斗争,骆斌已经被南宫弄阳扶走,坐到火堆旁,不需要招呼地自己拿吃的了,两兄妹坐在那里有吃有笑的。

  南宫弄阳因为吃到喜欢吃的,笑得一脸满足,骆斌因为刚刚醒来,还有些虚弱,但也在笑着看着自己的小妹,慢慢喝着自己碗里的热汤。

  气恼的侍卫小哥还想着怎么喝斥两声,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主子早已站在自己的身旁多时,也在一瞬不瞬地看向远处的南宫弄阳。

  他也只是一看,可能刚刚醒来,感慨会有点多吧,猗景瑞心里冒出一个很文艺的想法,“为什么她的快乐总那样简单?”。

  然后也不思考答案,不需要有答案似的,信步向南宫弄阳走去。

  南宫弄阳心思一直在自己的碗里和姐夫聊天上,一点余光都没分给他。

  猗景瑞也习惯了南宫弄阳与骆斌有说不完的话,毕竟他们相处得再怎么好也是对立阵营的,连他想到这一点都有点瞧不起自己,这个典狱官当得实在心软。

  南宫弄阳虽然是她的囚犯,却像出来度假一样休闲,好吃懒做,享受人生。

  一天天忙活睡不着的人,几乎都不是她,猗景瑞有时都有点魔怔地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不该把注意打到南宫弄阳身上的?但也只是这么一怀疑自己的初衷,并没有打算放了南宫弄阳。

  五日后。

  因为百里尊一直在移动,所以一直由百里尊给项阡酋书信,项阡酋就一直关注他的最新动静没有回信,现在终于迎来了百里尊的最后一封信,表示今天下午就能到白山城,将在南城门入城。

  项阡酋虽然没能帮百里尊守住嫌疑犯,但是听到自己的偶像要到了还是十分高兴的,早早起来把自己的事情都做好了之后,下午就大老早地到南城门附近公干,顺便接百里尊。

  项阡蓁这个中山国唯一的公主,知晓自己的偶像来了,也紧赶慢赶,把不是很着急的事情都推到后面的行程上去,跑到了南城门找自己的哥哥。

  总不能一个女孩子冒冒失失地去迎接偶像,万一一会儿一见到就腿软站不住激动到说不出话来,那就尴尬了。

  她是公主,一定要留给自己的偶像一个优雅大方,可爱活泼的好形象,之前一直都只能看画像,现在好了,可以看到真人了,怎能不激动呢?

  两兄妹正式汇合之后,就到南城门最显眼的那家酒楼点了些吃的,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等候。

  项阡蓁放下了往日的雍容华贵,得体稳重,一个劲儿地问项阡酋,发饰有没有乱?服饰得不得体?妆浓不浓?百里尊喜欢淡妆还是浓妆?什么性格的女孩子在他面前比较讨巧这样的一大堆问题。

  平时项阡蓁和他聊天都是以国家大事为主的,今天换上了这么个小儿女姿态,一时让项阡酋有些难以接受,以为自己的妹妹被人假冒了。

  项阡蓁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想着怎么才能在自己的男神面前安表现地更好,完全没管自己哥哥有些不适应自己的变化的神情。

  就在这时,项阡酋有些忍不住想喝口茶缓缓,忽然听到街上百姓的大声议论,好似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惊喜尖叫般,“哇,好帅呀!我要晕了晕了!”。

  一位姑娘的一嗓子,街上的注意力慢慢被吸引到城门的方向。

  接着女孩子的尖叫声连连,项阡酋看向自己对面正对着城门位置的小妹,也激动得站了起来,呆住了。

  项阡酋这才慢条斯理地往项阡蓁行注目礼傻了的方向看去。

  高头大马上的俊俏郎君正骑着马,优雅地进城,一众侍卫护在他身侧,连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都能引发这样的骚动,让中山国的皇城女孩儿们两眼放光,春心荡漾。

  项阡酋笑了笑,起身走出客栈接人,百里尊,来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