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2章 动了胎气

第392章 动了胎气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流逝,想要干点什么又无事可干的人最是着急。

  百里尊在客栈连续等了好些天消息,都没有什么比较有用的消息传回来给他。

  烦躁的是,项阡蓁还老是借汇报消息为由,多次烦他,弄得百里尊更加暴躁,对中国国公主的仰慕之心,敬而远之。

  想要冷爆一点解决却又不能,毕竟还靠项氏兄妹俩儿帮忙,且项氏兄妹与他自己的身份都不简单,不能闹出太大动静,对自己不利,对友人不利。

  这些天他的眼皮一直老跳,跳得他心绪不宁的,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可就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现在也是无力阻止的,这样的心理体验让他感到窒息,只希望不好的事情不要是发生在南宫弄阳身上!

  本来平时脾气就好的他,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喜欢闷在心里默默去承受,几乎没把自己的事情祸害到身边所有人的心情。

  所以,酒又再次成为了他的良好伴友,只是,喝酒的时候,手里始终会握着醒酒丸,以备有什么情况的进展下,他可以第一时间醒酒然后赶到现场。

  南宫弄阳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离分娩的日子越来越近,而他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她,让她在外面受苦。

  连以前在战场上面对多次生死关头,他都没这么无力无奈无助过,这一次却让他感到窒息无力,这种感觉,让他深深意识到,原来自己活得很失败,连妻儿都护不住。

  南宫弄阳生产的时候,他不在身边的话,真不知道那丫头在鬼门关走一遭会感到有多孤独,多绝望。

  本来平时他是不会祈求神明眷顾什么的,但此刻,他把自己知道的能求的所有神明都拜了一遍,希望猗景瑞良心发现,有大丈夫作风,祸不及妻儿,不要为难他的丫头。

  女人分娩本就十分危险,只希望在她危险的时候,能有人顾全她的性命,好好给她助产。

  想到他心尖儿上的丫头,捧着个大肚子被猗景瑞带着到处奔波,和费心费力为他挣钱,每天也不知道能不能吃饱穿暖,更不说安眠……

  一想到南宫弄阳会吃的苦,他的泪腺就非常发达,完全不受控制地像开了水闸的水库口,泪水流淌不停。

  去他大爷的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心也是肉长的,也是经历过大风浪的,可一想到他的丫头在外面受苦,他就想放声大哭。

  能压制到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默默喝酒流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越想越心塞,窒息感更甚,他伸手抹了眼角的泪,逼迫自己清醒理智起来。

  每天能买醉的时间也是十分有限,他根本就不能也没资格去一醉不醒,忘记忧愁。

  就在他停止发泄想要调整起来,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出去等消息,理智地分析事情的时候,眼皮越发跳得厉害,胸口猛地疼了一下。

  忽然感觉又害怕又空落落的,好像在他的亲人身上正发生着什么很不好的事情。

  都说亲人之间总有心有灵犀的时候,百里尊的感应没有错,一处中山国不知名的深山中,有一座破庙。

  破庙中传出的都是南宫弄阳无助又无力的哀嚎,因为多日在山林间逃跑,导致她三餐不济,休息不好,不慎摔倒动了胎气引发早产。

  因为不是顺产,荒山野岭的临时出现这样的状况,导致她痛苦非常,疼痛等级和时间都增长了。

  好在不久前与流氏兄妹他们汇合了,现在现场总还有医者和女眷可以使唤,不然都是一帮大男人,他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办。

  流珠是毒医,对女人生孩子是不熟悉的,但作为现场唯一一位女大夫,这种情况只能她上,不会也要硬着头皮上。

  南宫弄阳见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的流珠来伺候自己生产,本就对古代的落后医疗条件担心不已,又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深山老林,她着急害怕得哭了。

  产妇的情况危急,情绪又不稳定,弄得大家焦躁不安,骆斌一边帮婢女们烧水,一边焦急地盯着破庙中的动静。

  弄着弄着他自己都没耐心干活了,踱步在破庙前走来走去,猗景瑞坐在一个石头上,听着南宫弄阳的哀嚎面无表情,烦躁地看着动来动去晃得他头晕的骆斌。

  刚刚面对骆斌的指责,他首次在自己的囚犯面前沉默不发作,因为这事儿的起因确实和他有着很大的关系。

  要不然以他以往的脾气,本来就心烦还有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叽叽歪歪,指指点点,他早就暴起打人直接扔出去喂狗了。

  骆斌见他脸上有内疚之色,且发泄了一下也能理智分析,现在自己在这里发脾气对南宫弄阳也于事无补,索性帮忙大家做点什么东西帮忙助产。

  现在看到生火烧水什么的,多自己一双手不多,少自己一双手不少,遂着急地踱步盼望流觞赶紧回来。

  流觞一听到流珠说,自己没有经验需要有经验的产婆协助时,他就一言不发足尖点地飞走,朝他们来时路过的村子赶去。

  以他的脚程,最快也需要半个时辰的来回,所以他临走之前要求流珠,务必护好南宫弄阳等他回来,若是南宫弄阳实在疼痛难忍,可行针缓解,好言安抚南宫弄阳保存体力!

  流珠虽然平时对南宫弄阳不喜,但她的职业素养还是很不错的,知晓人命关天不可马虎,遂心胸宽广地先放下往日恩怨,一心一意帮助南宫弄阳。

  但是她的一心一意对现在情绪激动的南宫弄阳来说,用处不大。

  因为分娩是女性要承受的身体能承受的二级痛,她现在已经难受到无法正常思考,只能本性地呼疼。

  流珠平时就嘴笨,和南宫弄阳交流也不多,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见现在她也只是疼,下身出血的现象暂时被稳住了,看了她的脉象,虽然必会早产,但一时半会儿还生不出来,索性就叫骆斌进来劝她,然后她好出去看看药煎得如何。

  再等两刻钟,如果哥哥再不回来,她真的要动手了,不然再拖下去,南宫弄阳要多疼许久不说,怕是她和孩子都会有危险了。

  虽然自己没有经验,可现场,她是唯一一个,能帮南宫弄阳的医者。

  骆斌一听到流珠叫他进去,半秒不耽搁地狂奔,关心则乱,还不慎在破庙的抬价前摔了一大跤。

  摔完似木偶一样不知疼地迅速爬起,冲进产房去……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