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4章 破庙产子

第394章 破庙产子

  一听到流珠的话,本就浑身没有多少力的南宫弄阳使劲地抓住骆斌的大手不放,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骆斌安抚好南宫弄阳这才正眼看向流珠,一脸严肃认真地道,“我就在这里!在她安全之前,哪儿也不会去!”

  众人瞬间怔成了石像,一动不动,哪有女人生产男人还在现场的?刚刚放骆斌进来安抚南宫弄阳的情绪,就已经很过分了!

  但想到南宫弄阳又不是他们这边的,能顾及她的性命平时也不为难她就不错了,谁还顾及她的面子啊啥的?

  所以,大家也没觉得骆斌进来安抚她两句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现在南宫弄阳就要生产了,且下半身都要裸露出来,怎么也得回避了。

  莫不是骆斌是个傻子,不明白女人生孩子要怎样生吧?

  半晌,流珠只好再次温言相劝,“一会儿你在这里不方便,毕竟男女有别,若你实在担心,就在门外守着,生了叫你,现在去看看我哥哥回来了没有?行不?她不能再耽搁了!”

  骆斌听流珠说完,一言不发,又转过身去,安抚南宫弄阳,温柔道,“不怕弄阳,准备好了吗?要开始咯!”

  说完,握着南宫弄阳的手臂力道又紧了紧,似在告诉她自己护着她的决心,南宫弄阳点了点头,骆斌就直接叫她们开始了!

  在场众人一脸懵逼,骆斌只好又再催促道,“开始吧!我就静静待着,不会打扰大家!流姑娘,我相信你!”。

  流珠第一次听到他的肯定,本来刚刚还挺紧张的,她的紧张一点也不输给南宫弄阳,因为她之前学的都是理论知识,还从来没有实践过。

  现在听到骆斌这么一语,她心思定了许多,连骆斌也不知道他的话对她流珠来说,有这么大的鼓励作用吧?

  就在流珠看到骆斌的身体背对着她,面向南宫弄阳,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像一座守护着南宫弄阳的石雕,永远不会转过身来。

  她只好吐了一口浊气缓了缓,开始干活了。

  她小心翼翼地掀开南宫弄阳的裙子,看到已经开到了两指,而自己的哥哥还没有带产婆回来时,紧张地又深呼吸了几下,这才命令两个婢女拉好帘子。

  真正确保骆斌若是实在忍不住转头也什么都看不到之后,这才拿着小刀准备开始剃毛。

  到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上风,想着要给南宫弄阳留下最后的体面,让他喜欢的男人确保不要看到不该看的,她才完全定下心思来。

  “放轻松,别紧张,一会儿配合我的指令用力!”。

  流珠换了一个很严肃认真的专业口吻开口,南宫弄阳忍着不适应了一声,深呼吸调整做准备,慢慢松开了骆斌的手。

  一会儿要用力,她怕在不受控制的时候,抓伤了人家,骆斌愿意守在现场,让她心思安定一些,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松开骆斌的手之后,伸手去抓被子,骆斌见状十分心疼,又不忍再次安慰,

  “弄阳,一会儿加油,很快就好了!弄阳最棒了!什么大事干不成,不就生个孩子嘛!弄阳可以的!”。

  南宫弄阳听到鼓励的声音,点了点头,感觉到流珠手指冰凉地开始行动,她就忍不住收了收自己的双腿,实在是不喜欢陌生人碰自己,会本能地抗拒一下。

  哪怕流珠是个女的,现在是自己的产科医生,骆斌见到她的的面部表情,又担忧地安抚。

  流珠正忙着,刚刚因为南宫弄阳的动作,要不是她收手收得快,非刮伤她的皮肤不可。

  遂不耐烦地伸手按在她的膝盖上固定住不让她动,严厉地喝斥道,“我是大夫,不听话,后果自负!”。

  大家都不太明白流珠是因为什么生气,但她这一嗓子喊完,南宫弄阳果然老实了。

  就在这时,破庙外响起流觞上气不接下气的声响,“珠珠,产婆现在可以进去吗?”

  骆斌和流珠同时大喜,只要有产婆在,他们打打下手也安心了许多。

  虽然他们的希望都是寄托在流珠的身上,但是流珠的医术,说实话,他们是不信的,只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只能大家一起努力博一搏了。

  现在听到有产婆,大家顿时都松了一口气,南宫弄阳闻言,也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笑了笑看向骆斌!

  本来以为会疼得死去活来的,没想到喝下流珠给的汤药之后,这个疼痛是在她能承受的范围之内,想必在药汤里加了止痛的药在里面,她感觉自己都轻松多了。

  勉强可以进行简单的聊天,除了身体不受控制以外,脑子完全能够正常思考。

  骆斌不顾他人在场,宠溺地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尖笑着道,“好运永远都站在弄阳这一边!”。

  流珠听到这话不高兴了,不悦地翻了个白眼,大声叫唤产婆。

  产婆一进破庙,看到骆斌在场就想说什么,但是想到刚才自己是直接被强行绑了来,就不敢多嘴了,只想干完活儿就去找刚刚绑自己来的那个人求饶命,放自己回去。

  产婆来了之后,好像待在南宫弄阳的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了感应一样,开始挣扎着要爬出母体。

  南宫弄阳忽觉肚子又疼了起来,忍不住呻吟出声。

  不一会儿,产婆叫唤了一声,“羊水破了!”,然后南宫弄阳的意识慢慢被疼痛折腾地模糊,后面只听到一声又一声催促她用力。

  再后来,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掏了出来之后,晕了过去。

  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是让人喜悦的事情,产婆也瞬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乐呵呵地汇报。

  “是个小公子!听这儿哭声多响亮!”。

  可惜南宫弄阳没听到就晕了过去,骆斌跟着紧张了半天,听到小孩子的啼哭,就高兴地闭着眼睛转过身去,对着一墙布帘,笑着伸手。

  “孩子给我!”

  产婆以为骆斌就是孩子的爹,毫不犹豫地把血淋淋的孩儿用布简单包好了之后,递到了骆斌的怀里,然后赶紧处理南宫弄阳的下身。

  刚刚本来是想递给身旁的那些婢女的,但是她一伸手,那些婢女都下意识地往后退,包括流珠!

  产婆有些失望又不知所措了一会儿,因为她要忙着处理南宫弄阳的下体,这也是不能耽搁的事情,否则会出人命的。

  听到骆斌的声音忽然如蒙大赦,高兴地把孩子包了递过去。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