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5章 小肉球

第395章 小肉球

  骆斌见抱到了孩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小心翼翼转过身去之后,这才张开眼睛看着一团血淋淋的粉紫色肉球在扑腾哭着和这个世界打招呼,心灵受到了很大的震撼,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高兴的心情也没让他忘记南宫弄阳的处境,习武之人简单的脉象还是会看的,他一手抱好侄儿,一手搭在南宫弄阳的手腕上。

  脉搏弱了些,但还在很有规律地跳动着,后听到产婆汇报,产妇身体不错,再休息小半个时辰定能醒来。

  接着吩咐了这一个月内该注意的事项之后,提醒到,需要先给孩子洗澡,然后用襁褓包好。

  婢女们早就把热水准备好了,想着为南宫弄阳和孩子洗澡的,但是骆斌一直在场。

  只好无奈地看向流珠,流珠毕竟是这间破庙地最有发言权的一个人。

  流珠无奈地走到骆斌旁边,本来想出言喝斥,但见到骆斌那开心地捧着一团血淋淋在动在哭的肉球,像小孩子捧着最心爱的玩具一样,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语气莫名其妙地瞬间就温柔了下来,小声劝慰道,

  “南宫弄阳刚刚生产完,得给她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然后保暖休息,孩子也要洗澡,你能否先出去?”。

  听着像在商量征询他的建议,实则是在下命令。

  骆斌闻言,惊愕地抬起头,看了流珠一眼,又看了看侄儿,再看了看南宫弄阳,半晌才慢悠悠地道。

  “我侄儿,我自己来洗,弄阳就……大婶,劳烦您了!”。

  骆斌看了一眼流珠,本来还想麻烦流珠的,但是想着产婆比她有经验太多,免得重手重脚的,弄疼自己的小妹,所以,话锋一转。

  流珠虽然不乐意伺候南宫弄阳,但是被骆斌这么一嫌弃,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但也识大体地吩咐婢女们准备水。

  然后让骆斌背过身去,她们要把整个布帘调整一下位置,隔出私密空间收拾南宫弄阳。

  面对骆斌和南宫弄阳的不信任,她们心里都是很不爽的,但是想到不同阵营,也完全想得通,也就都低着头闷声做事了。

  骆斌抱着孩子到一处角落里,仔细地伸手检查水温,然后轻轻地用手给侄儿擦拭。

  刚刚还哭闹的小孩子,感觉到有人在温柔地为自己洗澡,呻吟了两声停止了哭泣,舒舒服服地享受人生的第一次洗澡。

  感觉到有指尖触碰到他柔弱的肌肤,小家伙还轻轻颤了一下,嘴角露出享受的笑容,眼睛眯眯地闪了闪,像似要睁开又睁不开,可爱极了。

  骆斌都被这小家伙的表现弄得开怀大笑,一个人像傻子一样,抱着一团肉球在角落里洗澡,心里十分肯定,这侄儿,以后必是和自己很亲近的,想想就开心。

  流珠见状,也莫名其妙地笑了,命一婢女出去给猗景瑞汇报情况,她缓步向骆斌走去。

  流珠想着反正南宫弄阳现在那边也不需要自己,表哥他们在外面也有婢女去汇报情况了,所以更愿意有时间和骆斌多待。

  平时都找不到借口与他相处,眼下正好是一个可以好好聊几句话也不会尴尬的时刻,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于是,流珠走到骆斌的旁边蹲下之后,就一瞬不瞬地看着骆斌一脸温柔地给南宫弄阳的崽洗澡。

  骆斌忙得喜滋滋地,连余光都没分她一记,就又开始自己忙活了。

  流珠也不觉得他失礼,乖乖地蹲在一旁,像两人很熟似的,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

  “骆斌,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骆斌想也不想就“嗯”地应了一声,流珠见骆斌今天对自己的态度还不错,又接着道,“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呀?”。

  骆斌依然想也没想就回答道,“都喜欢!”。

  流珠忽然觉得自己的话题有点太那那个啥,微微脸红了一下,思考这想要换个比较轻松一点的话题。

  然后盯着骆斌,一瞬不瞬地想着,忽然骆斌洗到了侄儿的重点部位。

  连成年人的重点部位平时都要格外呵护呢,就更不说还是刚刚出生,眼睛都还没张开的婴儿了。

  于是骆斌更加温柔地擦拭,流珠蹲在他旁边正好看到这一点,瞬间脸红脖子粗,呆住了。

  虽然这个崽崽刚刚才出生,且还是个婴儿,但是对于她这种黄花大闺女来说,见到男性的重点部位也是很不好意思的呢。

  瞬间流珠脸红得像霜打的茄子,羞涩地低下了头跑开了。

  骆斌完全没有注意到流珠的变化,只想着好好给自己的侄儿洗澡,洗得越仔细越好。

  毕竟小孩子还这么小,你不帮他弄好,他难受了也不会说出来也说不出来,只会哭,然后大人就会着急地去猜。

  那就只能自己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要比平时上心百倍千倍了。

  中山国的气候和南楚差异很大,夏季比南楚热许多的缘故还是怎么样,现在已经是初秋的季节了,但是一点凉意都没有。

  但骆斌是个仔细的人,想到现在都九月多了,也就怕自己的侄儿着凉,很快喜洗好了之后,就有软布擦干水包好。

  看着一团血淋淋的肉球被自己洗得干净了十分高兴,把一团粉紫色肉嫩嫩的小家伙包好之后,去和产婆学习怎么打襁褓。

  总不能一直这样用布包着的呢,现在这里可没有人会尽心尽力地管着小妹和自己的侄儿,他自然得多上心一些,遂关于小孩子的什么都愿意学。

  产婆忙活完了之后就来教他,看到骆斌一脸的温柔好说话,就想着让骆斌帮自己求情,遂边教人的时候,边说情。

  骆斌把自己身上为数不多的银子都给了产婆谢过她的辛苦之后,让产婆抱着小孩守着南宫弄阳,真给她说情去了。

  产婆以为这些人紧张这个产妇,那产妇的男人地位在这些人的眼中肯定是高的,毕竟自己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还是有点眼力见能分析一些简单的事情的。

  虽然她的分析错了,但是骆斌目前还是能帮到她的,也不会所托非人,很快骆斌就笑嘻嘻地进来抱过孩子叫她出去,自然会有人送她回去的。

  产婆一脸狐疑地看了看他,骆斌示意她放心回去之后,产婆这才大着胆子出了破庙,一看到流觞就下意识地退开好几步想要离得远一点。

  流觞见状吐了口浊气,挥手示意两个手下前来唤产婆,言辞冷硬道,“他们送你回去,今日之事,不可宣扬,否则小心你的小命!”。

  产婆顿时吓得面色惨白,连连打保证,提着裙摆赶紧先跑出了好几步,领命护送她回去的侍卫,拿了流觞给产婆的赏银之后,这才慢悠悠地跟上!

  (//)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