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7章 主动示好

第397章 主动示好

  随着小生命的到来,大家觉得时间没有那么难熬了。

  除了猗景瑞比较忙以外,大家都沉浸在南宫弄阳坐月子的福利中。

  虽然住的是破庙,吃喝用度都是在山里解决,但因为南宫弄阳的关系,大家的伙食各方面轻松了不少。

  猗景瑞可能是觉得南宫弄阳的早产是因为自己造成的,且听到流珠的汇报说女人的月子比较关键,所以,他就下意识地把南宫弄阳的事情放在了第一位。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就只觉得,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该有的亏欠补偿。

  浑然忘记了南宫弄阳是囚犯,而他是典狱官这样的恶劣关系存在。

  看到流觞他们,南宫弄阳都大方地让他们抱过她的崽,唯独他一出现,不管隔多远,只要南宫弄阳的目光看到他,就立刻把崽崽护在怀里,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猗景瑞常常被嫌弃的,也早就习惯了众人的嫌弃,可南宫弄阳的嫌弃,莫名奇妙地让他觉得堵心,孤独感更甚。

  南宫弄阳只是下意识地护着孩子,毕竟现在孩子还太娇弱,一看到不好的人身体会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崽。

  尽管她完全没有忘记,留她在这里坐月子,大家留下来陪着她,给她安排伙食啥的是出自猗景瑞的命令。

  因为猗景瑞要是不默许,他们这些人都不敢对她太好的,连流觞想对她好都需要遮遮掩掩的,现在能光明正大与她谈笑啥的,就更加难得了。

  大家都记得猗景瑞的好,但对他依然还是会敬而远之,莫名其妙地,反而无形中被疏远了不少。

  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过了,南宫弄阳早早收拾好了就抱着崽到院子里晒太阳。

  虽然坐月子是在荒山野岭的破庙,让她心里觉得很委屈,但这委屈感很快就被小云朵的可爱冲散了。

  就在她逗着小孩儿,流觞和骆斌相约一起去山林中为她打山母鸡来煲汤时,留守在破庙能和南宫弄阳说上话的,就只有猗景瑞了。

  猗景瑞一走近,南宫弄阳直接白了他一眼转身被对着他,接着逗娃,猗景瑞也不恼,看着她玩。

  正好小云朵正面对着他,小家伙还小,是不分好坏的,不管南宫弄阳怎么逗,小家伙都高兴地拍手啊呜咧嘴笑。

  小眼睛跟明镜似的,看到猗景瑞就伸出粉嫩嫩的小手指指着他,一直在傻笑。

  猗景瑞还是第一次与小孩子面对面打交道,忽然感觉浑身似被电了一下,一股难以言明的暖流袭遍全身。

  南宫弄阳以为小家伙是在和自己乐,当意识到小家伙是在和猗景瑞打招呼时,顺着儿子的小手指方向看去。

  看到猗景瑞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她又把崽崽往怀里拢了拢,才没好气地道,“有事儿说事儿,别影响我逗娃!”。

  猗景瑞没想到她这么直接,自己这段日子对她不错,不说与他道谢,怎么也该态度好点儿吧?

  他不悦地用鼻孔呼了一口气,才冷冷地宣布他的计划,“我们在这里耽误了一个月,流珠说你的身体已然恢复得差不多,我们明天就启程!”。

  闻言,南宫弄阳看着他愣了几秒,转过头去不再说话,表示默许了。

  反正她反抗也不会有反抗结果,虽然两人关系尴尬,但相处过程中,还是要懂得相互谦让,才能相处好,相处愉快一些的。

  从来都是女人听他的,他也几乎不求女人,那怕是在床上的时候。

  自己都莫名其妙地,只要和南宫弄阳交流,就鬼使神差地换成了商量口吻的语气!

  南宫弄阳也不傻,见好就收,虽然自己的第一胎和自己预想中的期望是天差地别。

  第一次生产,第一次为人母,第一次坐月子,自然是想有一个美好的回忆的。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且猗景瑞站在他那个立场已经尽他所能照顾她,给她自己最好的耐心了。

  要是她现在再不识好歹见好就收的话,后面的苦日子还有得她受。

  鉴于非只身一人,后续的囚犯生涯中,她连病都不敢生,当真需要步步为营了。

  想了想,不理人不太礼貌,大家好好和气相处也许日子都会过得容易一些。

  所以南宫弄阳打算开口问一下,接下来要去哪里?

  尽管她知晓问了猗景瑞也不会说,相当于她在废话,但想着有点互动那怕是尴尬一些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会慢慢拉近的。

  于是,南宫弄阳咳了两下清了清嗓子,尽量语气平淡自然地问道,“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猗景瑞没想到她会再次转身与自己交谈,以为她刚刚都那样冷着对自己了,就不会给自己好脸色了。

  他早习惯了南宫弄阳向他摆脸色,所以南宫弄阳一转身询问他,他正看着那团肉球,小眼睛友善地看着自己咧嘴笑看呆了。

  南宫弄阳这一转身询问,着实把他吓了一跳,四目相对,两人都有些尴尬,尤其是猗景瑞,居然像小姑娘似得害羞低下了头。

  南宫弄阳被他这么一垂下头,弄得她也有点尴尬,平时对猗景瑞凶巴巴的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毕竟她在猗景瑞的面前一直都是那个形象。

  现在想着改善一下,猗景瑞却不适应了。

  就在南宫弄阳尴尬地想转回身逗小孩儿的时候,婢女端来南宫弄阳的补汤,完全没注意到两人的尴尬似地,恭恭敬敬地道,“夫人,你的补汤给你放哪儿?”。

  平时这些婢女对她也不是很尊重的,放下她的吃食就走了,但是现在南宫弄阳坐在破庙的院子里石桩上,周围没有可以放的,所以婢女不客气地询问。

  要不是猗景瑞在场,她可不会这么客气的,估计直接放地上就走了。

  因为南宫弄阳每次都掏出她的专属银针,测了又测确认没毒之后,才会用餐,她的不信任,早就把那些伺候她的婢女惹毛了。

  南宫弄阳瞥了她一眼,直接示意她放地上,反正婢女也不会对她客气的。

  婢女果然直接给她放在地上,朝猗景瑞福了一个礼之后,就走了。

  南宫弄阳见自己抱着孩儿,暂时无法用食,她好不容易出月子,想着再晒会儿太阳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呢。

  南宫弄阳有些犯难,怕蚂蚁爬到碗里一会儿自己没得吃了奶水不足,小家伙会饿着。

  于是她左右看了看,想看看流觞或者骆斌回来了没有,劳烦他们帮忙抱一下小云朵。

  猗景瑞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其实他也只是需要南宫弄阳帮他达成自己的目的,能够愉快完成自然也是好的,何必一直用暴力或者是一些卑鄙的不愉快手段去控制呢?

  遂一脸诚恳主动示好,试探地问,“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先帮你抱着?”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