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398章 小云朵的魅力

第398章 小云朵的魅力

  南宫弄阳基于对猗景瑞的防范心里,眼前有这么个大活人杵着都完全没有考虑到他,这实在是让人有点心寒呀,但是猗景瑞却没有跟她计较,还主动示好。

  南宫弄阳闻言呆愣了两秒,狐疑地看着他,猗景瑞正视她的目光,再次面不改色地道,“要是你不介意,我就待在这里,直到你吃完把你儿子还给你为止!”。

  南宫弄阳嘴角抽了抽,有些风中凌乱了,猗景瑞要是平时都这么好相处,那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

  偏生猗景瑞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精神分裂似的狂人,从第一次见面就对他印象不好,还在他身上放了毒虱子。

  现在看到猗景瑞为人正常友好的一面,刚刚还是猗景瑞感到不适,现在轮到南宫弄阳感到不适了。

  猗景瑞见南宫弄阳不说话,想着她许是还嫌弃自己,也就不打算自讨没趣,站起身准备走。

  就在他转身走了两三步左右,南宫弄阳唤住了他,“猗景瑞,只要你答应不伤害我儿子,我就给你抱!”。

  南宫弄阳说着也站了起来,微微掂了掂手上的小家伙,小家伙被掂了一下,呵呵笑得十分开心,又开始啃着自己的手指,看着自己的妈咪。

  猗景瑞停住脚步转头看向南宫弄阳,南宫弄阳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忽然多了一些信任。

  人与人之间,有很多时候,眼神的交流比较有用,看东西也真切许多,不然咋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呢。

  南宫弄阳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有点过分,猗景瑞人家是堂堂的天崤国太子,怎会稀罕想抱她的小孩还发誓打保证的?

  但是现在自己的崽就是自己的全部,容不得半点闪失,所以她只能发挥出老母鸡护小鸡崽的气势来。

  她想着猗景瑞估计会暴走,那自己就叫人给她端回房,她在破庙的房间里吃好了。

  南宫弄阳在心里做好了猗景瑞嫌弃暴走,自己回房吃饭的准备,面无惧意地看着猗景瑞。

  从来还没有哪个女人跟和自己眼神对这么久的,猗景瑞挑了挑眉,走向她伸手,淡淡地说了句,“我保证!”。

  南宫弄阳迟疑了一下,咧嘴笑了起来,把怀里的宝宝又掂了掂,笑着提示,

  “喏,如果他不高兴了就这样轻轻掂两下,这小崽子就会笑了!小孩儿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的!且我儿子不认生,流氏兄妹他们抱他他都很乖的,很有人缘!”。

  南宫弄阳交谈清楚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小云朵放在了猗景瑞的怀抱里,确认他抱好了之后才慢慢松手,还不忘伸手指点了一下儿子粉嫩嫩的小侧脸。

  猗景瑞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靠近,莫名其妙地心灵被震撼了一下,咧嘴笑了。

  这是他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婴儿,感觉还是很新奇的,且小孩子身上的奶香味好好闻,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开朗了好几倍。

  南宫弄阳抬头看猗景瑞,正瞧见他笑,没想到猗景瑞这样的渣渣还能笑得那么温柔,瞬间让她有些不可置信,也对着他展开了自己的笑颜。

  若是不清楚他们关系的旁人见状,只会以为是一对和睦夫妻在逗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儿,一片和美景象呢。

  可惜很多时候,我们的眼睛也是会骗人的,亲眼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于是,守在他们周围的侍卫和婢女见状都目瞪口呆了一下,思考清楚自己的主子猗景瑞的变化是有目的的,想着让南宫弄阳为他捞更多的金,遂也不好奇慢慢散去,该站岗的站岗,该干活的干活去了。

  他们始终相信,主子和南宫弄阳能和谐相处到刚刚那样的画面,简直是天方夜谭,要他们去相信这件事情的真伪,还不如叫他们去相信母猪会上树呢。

  大家伙儿对主子的变化也就粗浅地猜测了一下,就完全放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猗景瑞正高兴着呢,完全忽略掉了自己下属的诧异目光,如获至宝般,开心地侍弄自己怀里的婴儿。

  南宫弄阳见猗景瑞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孩子,也就放心了,坐回木桩上弯腰端起自己的补汤,开心地喝了起来。

  喝一口,看一眼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猗景瑞笑着朝她翻了个白眼,表明自己的大丈夫形象。

  “南宫弄阳,本太子还不至于禽兽不如到伤害一个小孩子,且放心喝汤吧!”。

  他一说完,忽然被扇了一个小小的巴掌,南宫弄阳看到自己的儿子见到有人对自己说话不是很礼貌,直接伸手给了猗景瑞一巴掌,顿时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问道,

  “怎么样?肉嘟嘟的小粉拳招呼你,是不是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呀?”。

  南宫弄阳还没笑完,小家伙又调皮地伸手拍了一下猗景瑞的下巴。

  儿子的出彩表现,顿时让南宫弄阳感到十分满意,笑得直想打跌,奈何情况不允许这才作罢。

  小家伙打人一点儿都不疼,猗景瑞get到她的笑点之后,伸手抓住小家伙的粉拳,也低头笑了,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

  就在这时,骆斌和流觞回来了,见猗景瑞帮忙抱着孩子,两人像看到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样惊悚。

  骆斌着急地把自己怀里的野味全塞给了流觞,奔向猗景瑞想要抢回自己的侄儿。

  流觞手中的所有野味连着骆斌塞给他的那一份,瞬间从他身上吊落了下来,整个人呆若木鸡地立在现场,一脸狐疑地看向南宫弄阳们。

  两人都还在有说有笑地聊着天,完全没注意道骆斌的到来,直到骆斌牛气哄哄霸气地指着猗景瑞叫唤,“麻瓜,放开我侄儿!要敢伤他一根毫毛,你试试!”。

  说完,还气势凶凶地举起自己的拳头,猗景瑞闻言温柔的双眸瞬间晕上一层怒色,转头看向骆斌。

  南宫弄阳见状,赶紧放下自己的碗,跑到猗景瑞和骆斌中间做起和事佬。

  毕竟孩子还在猗景瑞手里呢,要是激怒了猗景瑞,牵连到孩子怎么办?

  加上大家的关系弄得太僵也不好相处,既然能好好地和气相处,就不要弄得太冷硬了嘛,毕竟不好的情绪不仅影响到自己,还会传染给身边的人的。

  “姐夫,是我要喝汤,请他帮忙的!你放心,我和猗景瑞已经和好了!”。

  南宫弄阳着急地对着骆斌解释,骆斌才不听她的,一瞬不瞬地盯着猗景瑞手里的侄儿,深怕自己的侄儿有半点闪失。

  猗景瑞见南宫弄阳小小的身板挡在自己的身前为自己辩解,被人护着的感觉真好,虽然他还是一张冰块儿脸,但心里却已经感动莫名。

  也许,他有点明白,百里尊为何那么喜欢南宫弄阳了,因为她可以不带任何目的的情况下也能真心为人!

  看着她把后背交给自己,为自己辩解,他觉得心里暖暖的,遂冷笑了一下,走到南宫弄阳面前,把她的崽给她塞回她的怀里,一言不发地走了!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