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03章 染上瘟疫

第403章 染上瘟疫

  百里尊好似迎来了人生中的离别季,沉浸在郎老头的离开和寻找失踪的妻儿的悲痛中还没出来,项阡酋也来和他告别了。

  项阡酋接收到边关的汇报,出现了小面积的瘟疫。

  瘟疫是大事,不敢隐瞒,所以地方官官员很快就八百里加急送了汇报上来,并表示做了简单的处理,现在要求朝廷给出明确的处置方式前往救援。

  项氏兄妹中本来是想派项阡蓁去的,但项阡酋舍不得自己的妹妹受苦,加上项阡蓁比他适合朝堂上的勾心斗角,所以项阡酋要前往瘟疫爆发地去看看,安抚民心。

  百里尊曾经也经历过一次瘟疫,在军中的时候,那是第一次认识郎老头,他虽然没有得瘟疫,但是郎老头关心完别人就一直在他的身边转,一时让他很烦躁。

  现在想起这是他和郎老头的第一次见面,却有些难过起来,人们都说亲人之间,哪怕之前不认识,但哪一天不小心碰到了,也是会很有亲切感的。

  他们家的感觉却不太一样,这让百里尊又想起好不容易和郎老头关系近了些,而郎老头又回去了,一时伤感。

  项阡酋并不知道百里尊与郎老头的关系,平时来找百里尊也只是简单地和郎老头打招呼而已,并没有深交。

  在南楚的时候,他就知道郎老头是南宫弄阳的师父仅此而已。

  所以现在,百里尊的难过,让他以为是听到自己要去那么凶险的的地方而担忧,一时感动得有些忸怩地道,

  “千曲君莫要担心,酋此去,会格外注意病菌的,快的话,两个月便回,你在白山好好待着等待消息,有事尽管去找我妹妹。

  我都和她说好了,最近她忙,没时间来看你,但是你放心,你的事情,我妹妹还是很上心的,一有情况会即刻通知你!”。

  百里尊不想解释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真实的想法,遂顺着项阡酋的话接下去。

  “瘟疫我曾经历过一场,在医者们的帮助下涉险过关,总结了一些经验。

  患了病的人要马上隔绝治疗,重中之重是找到瘟疫的爆发源头,掐断源头之后,慢慢就会好了。

  但瘟疫这种病,来势汹汹,都是在和时间抢生命,你又要去现场近距离查访,自己当心些。

  我可能不会在白山待太久,十天之内再等不到消息,我准备启程去百越。

  想了许多天,猗景瑞去百越的机率很大,也许那边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总比一直待在这里等消息强。”。

  项阡酋闻言也有些伤感,和好友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珍惜的,可是快乐的时光很短暂,再怎么珍惜,到了离别的时间也是很不舍。

  他们明白,因他们的身份,就注定不能好好地像普通朋友那样相处,不说天天见面,一周见过几次没问题的这种。

  这一次要是分别,都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了。

  人们常说,不如相忘于江湖,可相处得这么好的朋友,谁忍心忘掉呢?

  项阡酋来找百里尊的时候,出远门的行李都收好了,道完别就要走的,他的时间也是分秒都耽搁不得,需要和时间赛跑。

  百里尊见项阡酋双眸中暗淡了不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像兄长般提醒他,“此次别离,相见无期,珍重!”。

  项阡酋愣了半晌,这才慢慢抱拳作揖,一脸沉重地回了句“保重!”,大步转身离去。

  百里尊看着项阡酋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长大了的人,都是需要时时刻刻准备好面对离别的。

  他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以为一切会比别人看得淡些,没想到不管什么样的离别,发生在他的身上,还是会让他感觉胸闷气短,十分难受。

  他并没有因为经历过的事情多,而让心灵变得坚硬不催。

  项阡酋出了云来客栈的门,翻身上马回头看了一眼这家客栈,就扬鞭朝出现瘟疫的边关地区赶去。

  五日后,南宫弄阳和流觞虚弱地躺在被封锁的村庄里一处稻草堆上晒太阳。

  南宫弄阳脸上那风干的泪痕,让他看着心疼极了,可眼下,南宫弄阳唯一的靠山只有自己,自己是怎么都不能倒的。

  明知道瘟疫痕很难治,可他还是要不断地鼓励南宫弄阳要坚强,表示自己会一直陪着她,流珠已经去找解药了。

  南宫弄阳是来自现代的人,自然知道瘟疫的爆发性有多强,连现代社会遇到都需要紧急救治,用的都是很先进的治疗设备和药品还不一定能活下来。

  这穷不拉几的山村,医疗条件就更差了,她都能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尽头。

  只是,她不甘心,她才沉浸在为人母的喜悦中两个月不到,自己就倒霉地患上了瘟疫。

  这事还要从昨天傍晚说起,他们路过这个村庄的时候,南宫弄阳想着儿子跟着自己吃了好多天的硬食,想去借借农家的锅煮点肉汤,自己也补补才好有足够的奶水喂小云朵的。

  骆斌要抱小云朵,猗景瑞和流珠是不想跟着南宫弄阳的,所以,流觞就自告奋勇地跟着来了。

  没想到一进村就看到村民们都病殃殃,有村民在水井边艰难地打水喝,两人见村民辛苦,就上去帮忙。

  水还没打起来,善良的村民就赶着他们赶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南宫弄阳们才看清村子里,歪歪斜斜倒下的村民很多,能站起来的都是需要木棍撑着慢慢移动。

  看到一妇人抱着小孩摔了,小孩子落地哇哇大哭,南宫弄阳见状心疼,着急地奔过去抱起摔地的孩子。

  自从自己有孩子之后,连抱着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更不说把小孩弄摔了,摔到了作为母亲,那得多心疼啊。

  于是,当妇人感激地向她道谢,意识到她是外来人之后,又开始赶他们快走。

  流觞这时才意识不对劲儿,剑眉紧蹙,要将南宫弄阳带离这个村子时,官兵来了,封锁了全村。

  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流觞再笨也知道,这病非同寻常,于是伸手给就近刚刚救起的妇人和小孩儿把脉,一把完脉,脸色瞬间煞白。

  拽着南宫弄阳就往人少的地方去,南宫弄阳也意识到,因为自己的粗心,流觞与自己遭遇不测了,一时内疚。

  但流觞一直安慰她鼓励她,没有觉得自己是被她连累的,还表示会努力找到解药,救大家,不会让大家就这样活生生被当成病菌烧死的。

  因为接触到了病源体,晚上,南宫弄阳就发烧了,高烧不退,想看自己的儿子一眼都不能,全被中山国的官兵阻了回来。

  唯一庆幸的是,流觞一直陪在她身边,让她还有那么一丝丝理智没有自暴自弃。

  瘟疫的生还机会,实在太渺小,这让患了病的人,又绝望又害怕,拼命地想多活一会儿……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