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07章 被欺负了

第407章 被欺负了

  猗景瑞进山洞之后,看见火把下的骆斌正在伸手试水温给小家伙洗澡。

  因南宫弄阳的影响,他们哪怕是出行在外,也带着锅碗瓢盆的,甚至还有调料,针线等,反正南宫弄阳想到的,她都带上了。

  谁要是给她扔了,到了有得买的地方,她又继续买,扔了买,买了扔,用的还是猗景瑞的钱,不买就说他不是男人,虐待妇孺,小气鬼。

  后面大家受不了她,索性就给她留着了,反正也是用马去给她拉,又不是人力背。

  于是,现在骆斌的旁边,别看是在四面透风的破山洞里,婴儿用品十分齐全,连给小家伙用的身体乳都有,真不知道南宫弄阳是从哪里弄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骆斌见猗景瑞进来之后,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就低头给小云朵解开衣服了。

  猗景瑞也不说话,就坐在他旁边目光冰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像吃瓜群众无聊地看着没看头的烂电影打发无聊的时光一样,看着他们。

  骆斌并不介意被人看,因为被抓来这么久,他早就习惯了在别人的监视下生活。

  小云朵嘛还小,不懂得害羞,且在场的都是男人,他相信小云朵这个小男人是不会介意自己曝光在其他男性的面前,所以骆斌毫无心里负担地快速把小云朵身上的所有布料摘了。

  然后小家伙开心地扑腾着短短手和短短脚,一笑口水又流出来了,看着骆斌咧着嘴,笑得很灿烂。

  骆斌小心翼翼地把小家伙放到了水盆里,小云朵一接触到水,就开心地啊呜啊呜起来,用一种所有人都听不懂的语言在自乐。

  肉嘟嘟的小肥手还会拍水花,骆斌见状,也被小家伙的萌样儿感染了,笑呵呵地伸手取婴儿洗澡液,沾了一点点水之后,双手搓了搓,然后轻柔地抹到小云朵的身上。

  很快,在骆斌的帮助下,小云朵粉嫩嫩的肉身被白色的泡泡遮了大半,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和小手在扑腾着泡沫。

  接着,骆斌又伸手在他的小脑袋上揉了揉,给他洗头发,小云朵的头发还是能清晰看到头皮的那种。

  但是骆斌依然洗得很认真,像似要一根一根洗净一样,洗得很仔细,猗景瑞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温柔到这种程度。

  骆斌早就当他不存在,一直在自己开心的世界沉沦,小云朵不知愁一直在开心地笑着。

  骆斌深怕小云朵着凉,快速地给洗好之后,在地上铺了一块干净的布,就把冲好泡沫抹好身体乳的小家伙放在了布上,任由小家伙趴坐在哪里。

  然后想去找一身干净的衣服给小家伙换免得他着凉,可想着没人看他,自己身上的服饰又是粗布麻衣的,怕硌到他。

  顿时有些犯了难,猗景瑞自告奋勇地道,“我帮你看一会儿!”。

  骆斌还是不放心地看了看猗景瑞,怎么都不愿离开原地,着急地想着办法。

  猗景瑞见自己又被嫌弃,没好气地道,“本太子还不至于为难一个幼儿!收起你的小人之心!否则别怪本太子不客气!。”

  猗景瑞说完之后,就不管骆斌的反应,直接走到小家伙的身边蹲下身,伸手想要去牵小云朵的手。

  骆斌眼疾手快地递了一块湿帕给他,严肃地命令道,“先擦手,免得细菌感染!”。

  这还是南宫弄阳教他的,抱她的孩子可以,这人一定是没病没灾,且很注重个人卫生的。

  不然不给抱,因为小孩子的抵抗力很脆弱,南宫弄阳在的时候,就是这样要求大家的。

  但是很多人被小云朵的魅力折服,为了和小家伙接触一下,甘愿守南宫弄阳的不成文规定。

  猗景瑞知道骆斌这是在心灵上微弱地信任了自己一丁点儿,心里触动了一下,虽然反感骆斌现在的行为。

  但也知道这个规矩是南宫弄阳在的时候定下的,就不耐烦地接过骆斌递过来的湿帕,净了净手才把湿帕朝骆斌扔去。

  骆斌接过一言不发地快速转身翻小云朵的小行李箱,边翻还边回头看看。

  猗景瑞见到他防着自己像防贼似的,心里十分不开心,很不满自己的人品在这些人的眼中差到这个地步。

  但感觉到小云朵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指,小家伙还努力地想要爬起来,全身脚和手都短短的,肥肥嫩嫩的,小肚子圆圆的,十分可爱。

  猗景瑞的怒气就被这可爱的小天使净化掉了,开心地伸手扶着小家伙的两只小胳膊。

  小家伙借助他的力气,慢慢爬了起来,因为脚的承受能力很很弱,微微站起来弯着小肥腰一下下,就又跌回了地上。

  这一跌,震得他的小弟弟和身上肉多的的地方一颤一颤的,更加萌了。

  但骆斌和猗景瑞却同时紧张地近身查看小家伙有没有摔坏哪里,骆斌不放心地从后伸手举起小云朵两侧的小胳膊,小脚尖微微离地,查看他的小屁屁有没有开花。

  猗景瑞因着急小家伙,也是蹲着的状态,骆斌这一临时着急地查看,小云朵的小弟弟好死不死地正对着猗景瑞的双眼。

  骆斌还一无所知地在仔细查看,轻轻地往左边转转又往右边转转,小云朵又开心地扑腾手脚,动来动去,好像大人在和他玩什么很好玩的游戏一样。

  于是,见状呆愣的猗景瑞一时没反应过来,小云朵的小弟弟就轻轻地蹭到了他的鼻尖两下。

  软软的,触感居然很舒服,猗景瑞意识到骆斌那个憨货和小云朵这个小憨货对自己干了啥之后,气得脸红脖子粗,向后跌坐而去,样子十分狼狈。

  骆斌见猗景瑞有动作,且满脸态度不友好地看着他们,着急地抱小云朵护在怀里,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警惕地质问。

  “干什么?警告你啊,欺负小孩可是会遭天谴的!”。

  小云朵不明所以,开心地伸手拍拍,咧嘴笑流了一嘴的口水,猗景瑞见骆斌和小云朵的反应,俨然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错误。

  猗景瑞意识到自己要是说出来,反而还更没面子,于是,强忍下了这口恶气,站起身来,大踏步朝山洞外走去。

  他也就是想来抱抱这个有可能快没娘亲了的可爱肉团而已,平时南宫弄阳在的时候,他是可以抱两下的,也喜欢上了小家伙在他怀里动来动去被他逗得哈哈笑的感觉。

  现在南宫弄阳不在,他想抱下孩子都难,骆斌守得像什么宝贝似的,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还被羞辱了一回。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