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08章 骆斌的盘算

第408章 骆斌的盘算

  骆斌还对自己借助小云朵和猗景瑞开了一个很过分的玩笑一无所知,深怕小云朵着凉,很快就给他穿好小衣服,叫婢女进来收拾小云朵的衣服去洗。

  想着南宫弄阳说过,小孩子要多晒太阳才健康,看到现在傍晚时分还有点夕阳,且夕阳的温度刚刚好,暖暖的,不会晒伤人。

  总比待在阴冷的山洞里强,于是骆斌就拿着小云朵的食物和他自己的食物坐到山洞口去晒太阳。

  他的大碗和小云朵的小碗并排放在一起,喂一口小云朵之后,自己也赶紧吃自己的,他得保存足够的体力,才能有精力照顾小云朵。

  不远处坐在火堆旁正在吃烤野兔的猗景瑞看到骆斌和小云朵现身,不耐烦地背过身去不看他们。

  黑着一张脸在哪里吃饭,他生气也是没人劝他,真是可怜,只能留他一个人生闷气。

  猗景瑞见流珠背了许多药材回来,正想着无聊的时候,找个啥话题和表妹聊一下也是好的。

  但他的话题还没想出来,流珠就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直接背着草药,笑呵呵地朝骆斌和小云朵走去。

  到了他们的身旁迫不及待地放下自己的草药,拿出一个红通通的紫萘逗小云朵。

  本来大家都以为小云朵的出生,会因为他母亲的原因,过的都是苦日子,大家也不敢过分和他接触呢。

  没想到,这里的所有人都很喜欢小云朵,包括死不承认的猗景瑞,一出生就成为团宠。

  表面上一直表现出厌恶的表情,可老是想着抱抱小家伙,因为小家伙是这里对他最友善,且不会有任何目的的一个人。

  虽然是个小人,小小的,话都不会说,但也让他寂寞荒芜已久的心灵,有了那么一丝丝的慰藉。

  可他不好意思照找骆斌要,刚刚小云朵的无意之举让自己很生气,但很快就释怀了。

  虽然心里堵得慌,但看骆斌那个样子,好像什么都还不知道,小云朵就是个傻肉团,就更不知道了。

  那他一直要因这个事情生气,反而还会让别人知道自己更多囧的事,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看到流珠往骆斌那边跑,他就很不开心地喝了一声。

  “叫珠珠过来,汇报制药进度!”。

  这话猗景瑞自然是对自己的贴身侍卫说的,只是分贝提高了高几倍,大家都听见了。

  猗景瑞心情又不好了,他的心情总是很容易不好的,大家都习惯了。

  于是,他的贴身侍卫点头哈腰地跑向流珠,脸上也没表现出害怕着急的神情。

  若是天天都这样提心吊胆地当差,心灵脆弱得像易碎的玻璃,那他也不可能可以在猗景瑞的身边待这么久的。

  小兵还没跑到流珠面前,流珠就自己听到了,低着头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才站直身体,转头朝猗景瑞的方向,笑得一脸灿烂地叫唤。

  “来啦来啦!马上啊,表哥,你别着急我跟你说今天……”。

  流珠知道男人生气的时候,只有两种方式能让他们尽快熄掉自己的怒火。

  那就是,要么就垂着脑袋听他一直念,不要回口,念累了也就停了,但这种比较费时间且影响心情。

  另一种就是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笑呵呵的顺着他的意思去做,并不断地说话,让他没有说话的机会,那样,自己就容易过关了,还不用听唐僧念经,头疼。

  流珠知道自己的时间不能耽搁,所以果断选择了第二种。

  表哥虽然讨厌,但也是天崤国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自己作为他家的子民之一,还是要端清自己的身份的。

  不说别的,至少该有的尊重是不能少,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骆斌吃完饭之后,示意婢女收拾碗筷,他就带着小云朵在山林里散步,散步的时候还是有人跟着监视他们,但一点也不影响骆斌的好心情。

  说实话是监视,可他没打算逃走,那这些人就瞬间变成了很好很敬业的保镖了,不说别的,看住自己的同时,也得一并保证自己的安全问题吧!

  想到此,骆斌开心地逗着小云朵,想南宫弄阳的情况,南宫弄阳的事情,现在是让他最担心的。

  瘟疫这样的大疾病感染,真的很吓人,只希望她能吉人天相,度过这个难关。

  他是不介意帮她养孩子一辈子啦,但想想小云朵要是小小年纪就没了娘亲,那该多可怜呀?

  他把今天遇到的事情都分析了一遍,按道理,居然有官兵在镇守,那应该是他们的领导有向朝廷回汇报了。

  瘟疫是大事,也不知道中山国的朝廷会派比较有身份的谁来?要是老熟人项阡酋就好了!骆斌心里无比期望。

  就算项阡酋不能救他们,帮他们传信给百里尊也好,要是来的是项阡阡酋,他一定要想办法把消息放出去的。

  只是不知道来的人是不是项阡酋,毕竟他是未来中山国的国君,身体容不得半点有失。

  远处正在赶往此处的项阡酋都不知道是谁在念叨自己,鼻子发痒打了个喷嚏,惹得随行的官员焦心不已,连连问安。

  想到这里,骆斌就有些难受地摇了摇头,想着暂时放下这个烦心事再说,现在最要紧的还是流珠手上的解药。

  想到解药,等他和猗景瑞汇报完了,自己再去问问吧!

  那姑娘看着是挺凶的,可平时对小云朵还不错,到时候小云朵一起去,让小家伙使个小小的美男计,小手摸一下流珠的脸蛋这样的,套套消息。

  骆斌表面上看着悠闲,也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实则心里的盘算一直没停过。

  南宫弄阳没来之前,他都是想着怎么逃出生天,为自己带出来死在驿管的兄弟们报仇。

  后来南宫弄阳来了之后,他想的都是怎么带着小妹逃出去,看到她大着肚子被抓进来还觉得麻烦越来越大,有些怨她早不怀晚不怀,偏偏这个时候有孕。

  要是只有他们两个大人的话,逃出去的机会肯定会多一些,容易一些的。

  但想到那也不是她的错,后面也只好接受了现实,静待时机。

  现在看到小云朵都出生了,他们的逃生机会还一点都没有,南宫弄阳又病了,确实让他每天忙得很是身心俱疲。

  不过男人嘛,累一点才有活着的意义,骆斌还是很热爱生活的,天天都想着怎么过,他和小云朵才舒服些。

  这个乐于享受当下,用当下的条件给自己最舒服的状态,优点还是来自南宫弄阳的人生观影响呢。

  骆斌想着事情,忘记逗小家伙一会儿,小云朵不乐意了,生气地伸手抓他的下巴,用小手指扣啊扣,不满意地发声埋怨。

  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骆斌很快就明白小家伙是叫他陪他玩呢,遂把思绪简单整理了一下之后,就全心全意陪着小云朵玩耍了。

  和小家伙在一起的日子,时间都过得特别快……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