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扶危天下之造梦君 > 第409章 流珠发飙

第409章 流珠发飙

  翌日一大早,流珠需要去现场多观察病人的用药情况,早早吃了早饭,没有等骆斌就自己先出发了。

  她得去确定几味药的使用效果,昨天送去的那些药,南宫弄阳肯定用了,哥哥也在一旁看着,想必是没多大事儿的,她对自己的用药很有信心。

  她现在的目标就是早点把南宫弄阳治好,然后抓她上马车,大家接着继续前进。

  昨天被表哥教训,必须加快进度,只给她三天的时间,因为他们的人打探到消息,中山国的太子正往这里赶来,五日左右就会到,必须在项阡酋到之前,救了南宫弄阳,一伙儿人遁走。

  于是,流珠大清早带着自己的任务出发了。

  当然,她是不会进村的,她的看病方式就是悬丝诊脉,南宫弄阳那边和自己的哥哥交换意见就行,她需要多去了解更多的病人。

  她说她是医者,且昨天许多士兵都看过她,所以一听说她来给大家看病,那些士兵就将信将疑地叫来了几个还能爬得动,有口气的人来给她瞧瞧。

  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来的病人都在村里被围起来的土墙内,流珠就在村口,离病人有三丈距离左右,丢了一根线进来。

  然后大家有序地排队给她诊脉,轮到谁,谁就把线绑在自己的手腕上。

  刚开始,那些士兵还一脸严肃地站岗,盯着他们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深怕他们乱来。

  但美女,尤其是认真工作的美女总是会得到男性的一些特例照顾的。

  大家看流珠认真地在行使医者的权利,在努力救人,且不说她有没有本事救,能不能救,看着她工作都好养眼。

  大家见她站了许久,有些腿酸地抖脚,领头的小兵就体贴地给人家搬了个木桩当板凳。

  流珠也不与他们客气,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边看诊边记录,只是,她都没带什么药和纸笔,大家都疑惑地看着她。

  有个胆大一点儿的小兵问道,“姑娘,不需要纸笔写方子什么的?”。

  流珠正准备告诉他们,她都是用脑子记,然后直接用药的,看完了就会去采药来研究。

  正在这时,骆斌抱着小云朵,笑得如沐春风地来了,今天大家对他的态度都友好了不少,所以,他很顺利地就走到了流珠的面前。

  放下流珠的医疗包和纸笔,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也就是因为出门急,忘记带来自己的吃饭家伙,刚刚她和这些官兵交涉,表示自己要为这些村民看病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甚至还想赶她走呢。

  后来还是她好说歹说,表示这些人反正也没人救,一直在等死,还不如让她看看呢。

  大家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说不定还能借这姑娘的手立功呢,解决了瘟疫可是大事,大功德呀,这才答应流珠的请求。

  流珠见求来看诊的机会,这才高高兴兴地投入工作没多久,又被怀疑自己的专业素养了。

  好在,骆斌来了,流珠感觉心里暖暖的,牵了牵嘴角。

  诊了些脉之后,察觉到这些人的病症都是差不多一摸一样的,只是有些病重些,有些病轻一些。

  遂给大家简单解释了一下,目前能完全解救他们的解药暂时是没有的,但有让他们减轻一些痛苦,延长等待救治的时间的方法。

  因为是在穷苦的乡村,所以,她研究的药,多半是以药丸或者粉末状的形式给到病患的。

  她数了一下人数,让他们都不许争抢,伸出手来,然后用自己精准的小功夫,一颗一颗投到那些人的手里,让他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吃下去。

  救命的药或者是粮食,都是很容易引起哄抢的,所以,她还是很聪明地作了一些命令。

  大家见小姑娘手段不凡,且医者一向都是很值得所有人尊重的一个行业,遂大家都很听她的。

  流珠发完药之后,就想和这些病人聊天了,医生看诊是需要望闻问切的。

  但是因为这病特殊,且所有人都很虚弱,她不能凑近,只能让这些患者吃了自己的药一刻钟左右之后,有点体力了才开始回答自己的问题。

  和这些村民聊了许久之后,要求那些村民把他们的水井饮用水打一点来给自己看一下。

  流珠测了许久,发现水中只有少量的会让人得瘟疫的病,且还需要长期饮用,至少半个月以上才会开始有一点点不适。

  那就奇怪了,肯定不止是水的问题,还有其他的,具体是什么呢?一时难住了她,就在她若有所思的时候。

  领头士兵小声道,“姑娘,我们这附近的村庄,都有一条河连着,大家打的水井抽上来的水,也许我们的这条母亲河有关!

  可这些天,因为村子里的水都不给用了,大家都是用的河水,所有人都没事儿啊。

  那如果是水井的问题,不会每村都有吧?可附近我们知道的,所有村庄的人,都染病了!”。

  小兵说话的逻辑和可用的信息也是非常少,只是单纯地想和流珠这个大美女多说说话而已。

  流珠闻言蹙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他们负责做饭的小兵来禀,可以吃饭了,今天的荤菜是烤蛇肉。

  关在村子里老百姓,家里的余粮都吃光了,想着出去淘野菜又出不去,也没力气爬出去,最夸张的没死的人,饿的最多的天数都有两天多了,一直靠井水续命。

  看到外面的人说吃饭,他们一双双渴望吃食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想要又不敢讲话乞讨。

  流珠正好看到这一幕,直接凶巴巴地道,“本姑娘就算有药救他们,让他们饿着等药的话,估计还没病死就先饿死了,你们这里的父母官是怎么办事的?染了瘟疫的病人,就连吃饭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不打算管了是吗?”。

  大家不知道流珠会为这些病苦的百姓叫屈,一时愣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领头小兵被问十分尴尬,刚刚听到下属来汇报,本来还想请流珠一起吃一点的呢,现在被流珠这么一呵斥,请人吃饭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但这是上级的命令,他也是按工办事,自己官小,人微言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好不?

  且,由于官职卑微,许多事他们都不会多加思考的,心思特别单纯,该上班的时候,就好好地上班,领导说什么就怎么做,巨乖的那种,还被领导表扬过呢。

  现在却莫名其妙被不知哪里来的小丫头数落,领头小兵尴尬地涨红着脸低下头去。

  流珠可没打算放过他们,也正恼着怎么多管闲事儿,从这些官兵的口粮里掏出一点吃的来给这些百姓。

  :。:

看过《扶危天下之造梦君》的书友还喜欢